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5章 反讽
    ,精彩小说免费!

    “方长老,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

    被风雪月用俯视而又冰冷的目光盯着,脸色阴沉的方振嘴角狠抽,却说不出半句话来。

    他还能说什么?!

    眼前的一切,无疑不是狠厉的耳光,重重抽在他的脸上。

    只是他总觉得,为毛宗主阁的逆转有些太梦幻了啊!

    当时风雪月不都被自己逼得悲愤心伤么?还祝这些弟子武道昌隆。

    昌隆个屁啊!

    这女人的演技何时这般逆天了?

    在方振看来,风雪月就是故意等李画竹回来,将耻辱加倍奉还给自己。

    不只是他,除了知晓少年身份的寥寥几人外,所有人都是这般认为的。

    可笑方振运气背到极点,若是少挤兑几句,趁云千秋没回来之前趾高气昂的离去,哪会有现在的下场?

    正可谓自作孽,不可活。

    低落和昂然的情绪,明显调换。

    “哼,宗主大人深藏不露,倒真是方某失算了,不过不要紧,三天之后,四象峰见!”

    对于这等给自己找台阶的场面话,风雪月都不屑理会,倒是程武咬牙切齿:“放心,三天后,定把你们这帮叛徒打到落花流水!”

    程武斗志昂扬,丢尽颜面的方振却无法反驳。

    三阁联手,长老出面的第一次发难,就这么以方振的落荒而逃告终。

    而逆转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也就是云千秋,望着方振狼狈的背影,嘴角勾起抹戏谑弧度。

    得罪了娘亲还想走?

    哪有这么容易!

    “方长老,请留步。”

    突然,少年开口了。

    此话一出,又引来在场众人的目光。

    众人不知这梦寐以求的武技,乃是眼前的‘李画竹’所赠,只是觉得,这种场合,侍奉弟子贸然开口有些不合适吧?

    “你小子还有什么事?!”

    方振犹豫再三,终究还是咬牙扭头,沉声问道。

    他当然知道这家伙没安好心,定要嘲讽自己。

    可是……区区一个侍奉弟子叫你,身为长老却不敢理会,也很丢人啊!

    尤其是那个咬牙极重的请字,让方振气愤之余,还有种左右都被李画竹讥讽的郁闷。不过少年迎视着那恨不得将自己千刀万剐的目光,却丝毫不慌,悠然道:“没什么,就是劳烦三位长老回去转告下阁内弟子,若想归顺我宗主阁,可先来当几年杂役,若是表现的好,可以考虑赏一本武技…

    …”

    “你!”

    方振暴怒,若不是风雪月就在身旁,而且还微微颔首默许,他早就一掌把这小子拍死了!

    今天之所以丢尽颜面,全是拜这嘴欠的小小侍奉所赐啊!

    本来是想挖宗主阁的墙角,怎么反过来还被宗主阁挖人了?

    发难不成反被打脸就算了,关键当杂役算怎么回事?

    我神武阁的内门弟子到来宗主阁,只能当杂役?

    这话不止让方振难堪,还有那些叛出宗主阁的弟子们,更是敢怒不敢言,纷纷低头不语。

    最让方振吐血的是……

    这话他还真不敢转告神武阁的弟子啊!

    因为如此诱人的条件,没准真有弟子抛弃身份来当杂役!

    为了一本半步地阶武技,当几年杂役算什么?

    “小子,本长老任你今天牙尖嘴利,就是不知你还能笑几天!”

    冷喝之余,方振更加坚定将风雪月赶下凤椅,第一件事就是捏死李画竹的念头。

    然而对于这番威胁,少年却好似没听到般,故作恍然道:“对了,还有三阁的其他长老,若想弃暗投明,我们也可以接受的!”

    “卧槽……”

    方振这次是真感觉喉间一甜,差点吐血。

    尼玛!

    风雪月今天能拿出几十本半步地阶武技,谁知道是不是还藏着几本地阶武技?

    若真是如此,挖走他神武阁的长老也并非没有可能啊!

    最终,方振走了。

    来时仅有三人,却趾高气昂,鼻孔朝天。

    离去时身后跟着几十位投奔神武阁的内门弟子,反而脚步踉跄,脸色铁青。

    走出宗主阁的速度,不说被仇家追杀,但起码能和躲债相比。

    望着那些人的背影,众人再没有手足叛阁的悲愤和苍凉,反而满心喜悦,斗志昂扬。

    “宗主大人放心,三天后的武道大会,绝不会给宗主阁丢脸!”

    “没错,我早就看神武阁那帮家伙不顺眼了!”

    “宗主大人威武!”

    “宗主万岁!”

    望着那举臂高挥的诸多弟子,风雪月眸中止不住的欣慰。

    这抹欣慰,一方面是因为众人誓死追随宗主阁的热血,更多的,则是因为身旁的少年。

    今天若没有秋儿,她简直不敢想象会是怎样……

    这些尊崇,本该是属于云千秋的。

    可他就如同李画竹似的,垂首站于自己身后一步,脸色不悲不喜,不骄不躁。

    除了欣慰外,风雪月还有种一位母亲想要告诉世人自己的儿子乃是天骄,却不得不憋在心里的无奈……

    百感交集,最终,却化为温和一笑。

    “本宗主期待诸位三天后的表现。”

    下午时分,宗主偏殿。

    韦南天亲自镇守在殿外,而本该侯在殿外的李画竹,却正立于殿中。

    这里,再无外人了。

    刚刚入殿,风雪月便褪掉了宗主的高贵,取而代之是一位慈母。

    “秋儿,今天……多亏了你。”

    四目相对,云千秋乖巧一笑:“母亲言重了,这是孩儿应该做的。”

    少年的声音极为真挚。

    身为人子,尽孝道乃是分内之事。

    既然是分内事,自然也谈不上感激。

    饶是如此,风雪月轻抚着少年的墨发,想要说些什么,却无从开口。

    她很想知道,那几十本价值连城的地阶武技,是从哪来的。

    风雪月更想知道,离别半年,少年是如何从雷炎帝国打拼到丹城客卿的。

    当然,她最想知道的,还是云千秋能走到现在,究竟吃了多少苦。

    终究,风雪月玉臂微揽,将已和自己同样身高的少年搂入怀中。

    “秋儿,这些年……娘亲让你受苦了。”

    泪水浸湿了两人的衣衫,也触动了云千秋心底的那片净土。

    那片,只留给亲人的净土。

    “娘,孩儿不苦,孩儿这些年,过的很好。”少年的安慰仍旧是那般温煦,让人如沐春风,但风雪月却还是和在宗主阁那般,清泪更加酸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