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0章 紧迫
    ,精彩小说免费!

    偏殿内的气氛,前所未有的沉重。

    风玉两女神色复杂,她们今天才知道宗主大人从未提起的一段辛密和情愫。

    在旁始终沉默不语的云水柔却紧咬着樱唇,忽然间婉音无比的倔强:“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嫁给沐元明的!”

    万般决心,只需刚才那一句话足矣。

    就如云千秋万里迢迢赶来相见母女,一路遭遇的生死磨难,为了不让母女担心,选择轻描淡写的带过一般,云水柔亦是如此,有些事情,她也会选择去默默承担。

    “好一个神武阁啊!不仅 逼 位,还想抢我云千秋的女人!”

    少年的这番话,并未瞒着母女。

    语气中的滔天怒意,让云水柔听得俏脸一红,最终,却未反驳什么。

    早在半月以前,云水柔便坦然接受了这份感情……

    她和云千秋,不再是相依为命的姐弟,而是经历过千难万险的伴侣。

    “耀火战体是吧?神武阁,三月之后,我定让你喜事变丧事!”

    少年拳锋紧握,要说他此生最在意的人,肯定是水柔姐无疑!

    而神武阁摆明逼婚的态度,何止是触碰到了他的逆鳞?

    可以说,从得知这则消息时,云千秋便将沐霸雄父子视为了不死不休的仇人!

    就算沐元明拥有耀火战体,也是一样!

    若他这辈子连心爱的女人都无法守护,那也就妄称云皇了!

    感受着少年浑身暴涌的恨怒,风雪月欣慰之余,看向云水柔的目光竟还带着几分羡慕。

    她羡慕有人能为云水柔冲冠一怒为红颜,这是天下每一位女人都羡慕的。

    羡慕归羡慕,可风雪月必须让少年认清事实:“秋儿,娘亲知道你对水柔的一片心意,可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不是沐元明的对手。”

    在风雪月眼中,云千秋境界提升如此之快,很可能是用灵石推出来的,就算没有根基不稳,但战力肯定不同阶武者。

    毕竟,在所有人的认知中,灵药师本就代表着战力略弱,就连风雪月也不例外。

    实际上,风雪月已经说的很委婉了。

    正常情况下,武炼中阶在半步武王面前,最多撑不过十招,更何况还是耀火战体?

    如此悬殊,短短三月时间,如何能弥补?

    况且现在距离宗门大比,已经不到三月了。

    若能有半点转机,风雪月又怎忍心让云水柔离自己而去?

    在旁的云水柔见状,不禁有种无力和失落,樱唇紧抿:“云弟……”

    她确实很想和云千秋在一起,可并非是以牺牲母亲为代价。

    但沐元明的强横,就如山岳般压在少女的心头,令她每次呼吸都感到难受。

    这一切,本不该由云千秋来承担。

    从十八年前沐霸雄偷袭的那刻,仿佛就已经固定了会有这样的结局。

    耀火战体的觉醒,不过是令形势越发雪上加霜。

    但是……

    “娘亲,水柔姐,孩儿既然回来了,就绝不会袖手旁观,也请你们相信我,宗门大比之前,定能逆转乾坤!”

    少年眸中精锐闪烁,他沐霸雄能生出一个耀火战体的儿子,娘亲也有无上神体的自己!

    此时,风雪月也知道无论再说什么,也难以动摇少年的决心,最终,只得轻咬红唇,语气一改先前的伶爱关怀:“秋儿,你若想放手一搏,娘支持你。”

    “但你也必须答应娘亲,若两月之后,你的实力追不上沐元明,哪怕差上一丝一毫,也必须和水柔离开,决不许犯险!”

    这番话,已不再是恳求,而是命令!

    风雪月脸色冷然之余,还带着抹不容抗拒的霸道。

    这,是她居于凤椅上,面对全宗上下才会展露出的一面。

    婉音落毕,那抹坚强却又一软,就好似轻抚少年墨发的力道:“秋儿,娘亲不能再失去你们了……”

    “嗯!”

    云千秋重重颔首,怎能不明白,风雪月是宁可自己被神武阁欺压,也不容许自己有半点闪失。

    可怜天下父母心。

    偏殿内,又陷入了沉默。

    甚至见少年答应后,风雪月还感到抹如释重负的欣慰。

    只要秋儿能活着,足矣。

    她虽知道云千秋的潜力,可所谓的两月约定,就是为了保护后者。

    至少现在,风雪月不相信,少年能在两月时间内拥有和沐元明抗衡的实力。

    不只是她,知晓内情的风玉等人,对云千秋也提不起信心。

    两月时间,提升三阶实力,算下来二十天就要突破一阶。

    就算倾注宗主阁的所有资源,恐怕都难以做到!

    别说三阶,两月能突破一阶,已经惊为天人了!

    本该满怀喜悦的重逢,却悲伤酸楚,神武阁三字,萦绕在云千秋心头,令他那双剑眉久久不能舒展。

    即便是身为云皇的他也不得不承认,想要翻盘,机会渺茫。

    “哪怕有生生造化功,灵石又充足,可两月时间也绝不可能突破至半步武王。”

    生生造化功,是需要耗费精神力的。

    不像寻常武者,只要身处灵脉,修行速度就能提升数倍,云千秋就算再强,可如今不过是武炼境的精神力而已。

    况且,灵脉灵气充裕,但却对精神力没多少增益效果啊!

    还有母亲的功法,《玉女素心功》现在已经不是她的助力,而是累赘。

    云千秋是有比玉女素心功更强横的功法,但风雪月如今早已是武王境之上的强者,灵纹大成,举手投足间灵力运转,根深蒂固,难以改变。

    在如今这种危难情况下,他怎敢贸然更改功法?

    实际上,这并非少年无能,而是功法对武者而言太过重要。

    要知道十八年前,才只是武炼巅峰的风雪月与云天龙一段缠绵后,前任宗主便有心想改变功法,可却为时已晚,无能为力!

    退一万步讲,就算能没有任何变数的更换功法,可就算是天阶功法,也并未无敌啊!

    十八年日积月累的差距,怎可能短短三月不到弥补回来?

    云千秋对此也只能束手无策。

    “看来,只能等此事解决后,再考虑娘亲的功法问题了……”扫视一眼几女,少年张了张嘴,还有一处疑问,他已经憋在心底很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