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5章 心意为重
    ,精彩小说免费!

    仇昕锐到底哪里心术不正,云千秋不知道,但他可以肯定,前者现在很不耐烦。

    因为仇昕锐没想到,这区区守门弟子,竟然敢搬出宗主大人来压自己!

    全玄女宗,谁不知道他喜欢素华!

    而且怎么看,自己和素华都是金童玉女,般配至极。

    若非那可恶的李画竹仗着侍奉身份近水楼台,自己早就将无数同门心中的女神追到手了!

    宗主大人的命令,换做平时,确实分量很重。

    但现在显然不是平时。

    在仇昕锐看来,说好听了,宗主大人是日理万机,无暇理会这些琐事,说难听了……风雪月自身都难保了,还敢管自己?

    别说是风雪月,就算是沐霸雄,当时为了取得自己师尊的支持,都是好话说尽,又许诺诸多好处,换句话说,连风头正盛的神武阁都不敢加以颜色,更何况是岌岌可危的宗主阁?

    “仇师兄……”

    守门弟子一脸为难,想要推脱,却忽然间眼前一亮,扬手喊道:“云师姐,你怎么来了?”

    云水柔来了,这麻烦差事就甩出去了。

    顺着目光看去,便见一男一女两道身影缓缓朝自己走来。

    女子婀娜清丽,端庄当中还带着抹不容亵渎的高贵,正是半年前来到宗门,以后起之秀的姿态,动摇素华女神地位的云水柔。

    而身旁的青年,面色俊逸,身形略显单薄,自然是李画竹。

    若放做平时,李画竹的颜值还算不错,毕竟要跟在风雪月身边,但此时与云水柔并排而立,就显得犹如衬托鲜花的绿叶般。

    见两人走来,仇昕锐眸中闪过抹诧异,但对于两人不符身份的并排而立,并没有多想。

    在他看来,无非是云水柔不拘小节,让身边那小白脸忘了身份而已。

    对守在洞府外的弟子颔首回礼后,云水柔还未开口,却见仇昕锐拱拳道:“云师妹,真巧啊……”

    按身份,仇昕锐乃是首席,而云水柔是宗主的真传,不相上下,但前者宗主早,确实有资格称呼一声师妹。

    行礼之余,仇昕锐眸中闪过抹不易察觉的贪婪。

    不愧是最近芳名流传的玄门女神啊!

    可惜,被沐元明看上,他就算再贪心,也不敢表露。

    “仇师兄,刚才我见你和这位师弟在争执,所谓何事?”

    云水柔仍旧是那个心思善良的女子,哪怕被培养出了凤仪天下的高贵,可却并非高傲,虽然很不想这时候见到仇昕锐,但却并未表露,婉音平淡又悦耳。

    “噢,没什么,仇某今日正好有空来看望素华师姐……”

    说话间,仇昕锐瞥了眼在旁沉默不语的李画竹,看到对方手中的餐盒时,不由闪过抹戏谑和愠怒。

    他气的是,这小白脸自从上次登门神武阁要找沐元明算账后,就狂妄无比,连云水柔都得尊称自己一声师兄,你敢无视我?

    戏谑的是……

    “李师弟,你又带了枣花糕啊?”

    话语中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在讥讽少年出手磕馋,穷 逼 也配和我抢女人?

    枣花糕这种东西,金币都能买到,亏这家伙也好意思拿出手。

    更让仇昕锐嫉妒的是,每一次素华都会欣然接受,心情好时,还会夸赞几句枣花糕好吃!

    这就让仇昕锐很是不爽!

    自己花费不少灵石,精心准备的各种宝物,有时还会被拒绝,凭啥这小白脸就能讨得素华开心?

    仇昕锐没有想过,李画竹送礼,送的不是贵重,而是心意。

    或许他想过,但涅渊阁首席的高傲,却不容仇昕锐抄袭情敌的手段。

    枣花糕再好吃有屁用?敌得过哪怕一枚灵石?

    对方的敌意很明显,情敌这等关系,虽不是杀父之仇,但仇恨值却相差不多,云千秋很理解。

    但他并未退缩,而是上前一步,煞有其事地打量着仇昕锐:“真是奇怪,你空手登门,哪来的脸面笑话我?”

    三阁逼位,云千秋没必要无故树敌,尤其对方还是地位不轻的涅渊阁首席。

    但他现在的身份,是李画竹。

    李画竹感激母亲,忠于宗主阁,所以少年把他当成朋友。

    仅仅是为了朋友这一个理由,云千秋便不会退缩,当即反驳。

    更何况,仇昕锐刚才看水柔姐的眼神,就足以让少年十分不爽!

    “你!”

    望着对方眸中的嫌弃,仇昕锐当即脸色阴沉下来,这小白脸敢嘲笑我空手?

    老子随便一次送的礼物,都能完爆你这些年送素华师姐的全部礼物!

    仇昕锐不是没带礼物,他并不傻,相反这次还精心准备了一株价值昂贵的灵药,只是谁会闲着蛋疼拿出来显摆,都是放在灵戒里好么!

    说实话,仇昕锐现在很想拿出那株价值李画竹积攒半辈子都买不起的灵药甩在其脸上,但这里毕竟是栖凤山,他还不敢太造次。

    “哼,仇某自然为素华师姐准备了礼物,只不过没必要让李师弟过目吧?”

    师弟二字,咬牙极重,好似在强调两人之间的天差地别。

    说罢,仇昕锐得意一哼,随即对云水柔拱拳道:“云师妹,宗主大人日理万机,仇某不敢因这点小事叨扰,还请通融一下……”

    诚然,就算没有三阁逼位,风雪月也懒得去管这些琐事。

    虽然暗地支持李画竹,可为了弟子间的争风吃醋而出面,那和寻常孩童打架叫家长有什么区别?

    此话一出,云水柔脸色犹豫,灵识传音:“云弟,别让这家伙进去了。”

    守门弟子见状,看向李画竹的目光中还带着几分同情。

    大家都是同门,胳膊肘自然不可能往外拐。

    更何况李画竹当初只身一人登临神武阁,那等举动堪称男人,赢得了同门上下的钦佩,虽然被方振拎着扔回来的下场有些丢人……

    但两天前在藏经阁,李画竹直呼方振姓名,又狠狠抽了三阁的脸,更令诸多同门大快人心,虽说是仗着宗主大人,但这感觉,就是爽啊!可反过来说,李画竹和仇昕锐之间的差距,确实大到惨不忍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