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9章 滚
    ,精彩小说免费!

    滚?

    仇昕锐愣住了。

    因为这辈子,还没人敢对他说过这个字!

    仇昕锐承认,论实力,他确实不如沐元明和素华,但他也是玄女宗排名前三的弟子,顶尖天才!

    什么时候,被人当面呵斥‘滚’字?

    仇昕锐的脸色逐渐扭曲,心底的嫉妒,更是因此转化为恨意!

    他不敢责怪素华,但却恨不得杀了云千秋!

    要不是因为这小白脸,自己怎么可能会被素华师姐冷落?

    论天赋,自己胜过李画竹百倍,论身份,自己更是高高在上,这小白脸不过就是当初宗主大人可怜,才收为侍奉弟子的。

    在仇昕锐看来,这分明是凭借狗屎运,才能凑到素华师姐身边的!

    若非如此,李画竹算个屁?有资格坐在这里?

    至于去神武阁找沐元明报仇?

    他有那个实力么!

    沐元明动动手指就能捏死他,分明就是自寻死路,这种白痴行为,为什么能把自己比下去?

    长久的自傲,让仇昕锐心性偏激,他可以不如沐元明,也自认与素华略有差距,可绝不是李画竹能比的!

    也正因为如此,仇昕锐才不会明白,在他眼中和找死无异的行为,偏偏是他输给李画竹的败笔。

    “好,素华师姐,那我就先行告退了,你好好养伤……”

    面对那双杏眸中的不耐烦,仇昕锐最终只能咬牙隐忍,拱拳扭身,目光森然地剐了眼在旁的少年。

    走出竹屋之时,他已在心底暗暗考虑,明天如何当着全宗上下踩死这可恶的小白脸!

    正当此时,却听素华又冷声道:“把你的东西拿走。”

    仇昕锐闻言,浑身一颤,奈何还不待有所动作,就听耳边传来极其欠扁的笑声。

    “仇师兄那么有钱,怎会在乎这一朵天山寒雪花呢?不如就当送我吧。”

    送你!?

    仇昕锐闻言,险些气炸。

    你特么哪来的脸要!

    要知道,他刚才身形颤动,是真的想回头拿,只是碍于颜面,不好意思伸手。

    涅渊阁底蕴不凡,可并不代表能随意给他成百近千灵石来送礼物泡妞啊!

    甚至涅渊阁之所以肯出这笔灵石,就是因为仇昕锐保证,可以拉近与素华的关系,甚至让后者弃暗投明,归于涅渊阁!

    但是现在,别说阁主交代的任务,他连一句话都还没说,就被下了逐客令。

    最可气的是,关那小子屁事?

    扭头看去,正巧迎上少年那人畜无害的笑容:“仇师兄放心,我肯定不会私吞,浪费你一番心意。”

    “你!”

    老子花费近前灵石买来的奇珍,你丫好意思借花献佛?

    云千秋的确好意思。

    这可是能让他略微动容的天山寒雪花啊。

    不要白不要。

    反正梁子已经结下了,哪怕他现在毕恭毕敬地送仇昕锐离开,后者就肯放过自己?

    答案不言而喻,那自然是能坑则坑,绝不手软!

    仇昕锐只感觉胸腔一阵甜热,气血翻涌,俨然到了暴怒的边缘。

    但奈何,他实在拉不下脸当着素华的面,把送出去的礼物强抢回来。

    事实上,仇昕锐完全高估了自己,他以为素华只是一时生气,等一段时间,最迟宗门大比,宗主阁之位丢掉时,后者绝对回心转意,所以才故作风度。

    只是却不知,自己的这番想法,白白便宜了云千秋。

    “仇某告辞!李画竹,咱们明天四象峰见!”

    咬牙过后,仇昕锐站在门口筹措一阵后,最终想到了此行的目的,讪讪道:“师姐,当日在战凰山算我负你,可你想好,三月之后,宗主阁会落得何等下场?”

    “你若回心转意,随时可来涅渊阁找我,沐师兄那边,也要给仇某几分薄面。”

    说话间,仇昕锐眸光炽热。

    自己为了师姐连沐元明都敢得罪,他李画竹能做到么?有这个本事么?

    尤其是想到涅渊阁这层依仗,仇昕锐更是忍不住嘴角微扬,暗含得意。

    最多三月之后,风雪月都自身难保,更何况是你这首席弟子!

    到时候,我到要看你如何求我收留!

    说来说去,你素华最后还不是得落入我掌心当中随意玩弄?

    对此,素华根本不屑理会,但在旁的云千秋却一脸惋惜道:“仇师兄,慎言啊!”

    那副我这是为你好的模样,让仇昕锐恼火无比,冷冷道:“闭嘴!我和素华师姐说话,与你何干!”

    面对这般呵斥,云千秋也不动怒,长叹口气,悠然起身,对着不知何时站于仇昕锐身后的老者拱拳行礼道:“见过长老……”

    长老!?

    仇昕锐闻言,眼皮一跳,随即却笑了。

    “白痴,这种哄小孩的把戏,也好意思拿出来卖弄?”

    你咋不说宗主大人驾临呢!

    仇昕锐越发张狂,却见尹琴也匆忙起身,就连行动不便的素华都玉拳拱起:“见过程长老……”

    “师父!”

    尹琴婉音未落,仇昕锐便嘴角抽搐,浑身如遭雷击般,脖颈僵硬地缓缓扭头。

    要说这小白脸吓唬自己还有可能,但素华师姐……

    “仇师侄,你还真够胆啊,敢来我栖凤山离间首席弟子!”

    充入仇昕锐视线的,正是鹰眉长老怒极反笑的面孔。

    “程,程长老……”

    虽说仇昕锐当时暴怒,可老者能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身后,就可见实力之强!

    云千秋只知这鹰眉老者能够信任,但仇昕锐却清楚,这位程长老可是宗主阁排名前五的存在啊!

    自己不过声音大了点,怎么把这老东西招惹过来啊!

    任凭仇昕锐脸色再怎么惊恐,可鹰眉长老也丝毫不给他求饶解释的机会。

    就如老者所说,挖墙角都挖到首席弟子身上了,这让他如何能忍?

    前两天本就被方振那三个老杂毛弄了一肚子火气,正愁没处发泄呢!

    “哼,就算是封老鬼在这,都不敢说这话,你算什么东西!”

    封老鬼,指的便是仇昕锐的师父,现任涅渊阁阁主。

    在栖凤山,鹰眉老者确实有说此话的底气!

    “程师叔,听我解……”冷哼未落,便见老者扬起手掌,不待仇昕锐再多聒噪,一记掌刀便赫然落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