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9章 寻仇
    ,精彩小说免费!

    楚勋怒了。

    事情说起来,是二弟有错在先,可大家都是宗内同门,抬头不见低头见,更何况……

    当日酒楼宾客看的清楚,二弟还没如何轻薄,便被一顿教训!

    这让他如何能忍?

    汹涌的灵力将掌间的茶水化为一阵青烟的同时,楚勋嘴角扬起抹狠厉的弧度。

    “哼,若说平时你跟在宗主身边,我还真没法动你,可明日便是武道大会……我看你有何理由怯战!”

    此话一出,杀意尽显,可端坐在旁的楚家家主却有些犹豫道:“勋儿,虽说那李画竹打人是不对,可他毕竟是宗主大人的亲随,你若伤了他,今后在宗门恐怕处处碰壁……”

    楚家家主的担心不无道理。

    如今他在玄女宗确实风光,但还没到能肆无忌惮的地步。

    而且这份风光,是玄女宗赐予的,自然也能将其收回。

    在他眼中,依仗宗门之威才立足城中的豪门,怎能招惹宗主大人的弟子?哪怕对方只是侍奉弟子。

    换做以往,对于父亲的话,楚勋自然会听,可是今天却截然不同。

    “父亲难道没注意到,我今日称呼宗主时,后边已不再有‘大人’二字?”

    话语中的玩味,让楚家家主目光一颤,还没来得及品味,却见楚勋双手负背,傲然冷笑:“玄女宗,马上就要变天了,宗主阁,也快不再是宗主阁了。”

    “所以孩儿废掉李画竹,非但不会有人责怪,甚至师父还会奖赏!”

    涅渊阁,首席弟子的洞府内。

    仇昕锐正赤 裸着躺在奢华的床榻,背后一位美婢那柔若无骨的玉手正小心翼翼地替其揉着脖颈。

    身旁,几位内门弟子的模样张望四方,不愿窥探仇师兄淫 糜的生活作风。

    美婢压身,换做以往,仇昕锐自然要发泄一番欲火,就算同门在旁,也定会亲热轻薄一番,反正在此处洞府,他就是天。

    但此时,仇昕锐却脸色阴沉,哪有半点享受?

    甚至美婢撒娇似的玉手稍稍用力,换来的便是一阵倒吸凉气与喝骂:“混账!笨手笨脚的,想疼死本少啊!滚!”

    丝毫不怜香惜玉地将美婢踹走,却见后者强忍着痛楚与泪痕,急忙跪于仇昕锐脚下,瑟瑟发抖。

    “妈 的,程老鬼那一掌真够狠的,本少又没糟蹋他徒弟!”

    活动筋骨时,仇昕锐后脊的掌印仍旧暗红。

    那一掌,正是鹰眉老者的杰作。

    力道确实不小,关键仇昕锐何时受过这等羞辱?

    这笔账,他不敢找鹰眉老者算,也不管迁怒于素华,只能全部归于李画竹身上!

    要不是那小白脸,自己怎会落得如此田地?

    挨了一掌就算了,事情没办成,天山寒雪花还被借花献佛,这让他如何能忍?

    “喂,你们几个装哑巴这么久,到底有没有想出办法!”

    这几人,自然是仇昕锐的跟班,在涅渊阁内门时常仗势欺人,但此时却各个面色为难,目光古怪。

    仇少受辱,身为跟班的他们自然不敢取笑。

    可仔细说来,这一掌确实挨的活该啊!

    况且李画竹那小白脸,的确更讨素华师姐欢心,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来,只是不敢明说罢了。

    “师兄,不是我们没用,而是您完全没必要和那小白脸计较啊!”

    “就是,您是什么身份,李画竹是什么东西?何必让你大动肝火?”

    “没错,再说师兄您也不是不知道,那小白脸前些天刚让方振长老颜面丢尽,等宗门大比时,神武阁的人定会抢着收拾他,哪用劳烦您出手?”

    话虽如此,可仇昕锐却仍目光阴狠:“不行,那废物让本少在素华师姐面前难堪,不教训他一顿,本少岂不让人笑话?”

    “明天就是武道大会,你们帮我想个办法,本少要当着全宗上下狠狠羞辱他才行!”

    此话一出,几位青年顿时面露苦笑。

    拜托,历来武道大会,首席弟子很少出手,何况就算出手,也是首席与首席的切磋啊!

    你揍翻一个侍奉弟子,有什么用?

    虽然不爽仇昕锐的睚眦必报,但毕竟作福作威时还要仰仗前者,所以一位青年当即委婉道:“师兄乃是首席,名声赫赫,那小白脸若以此为借口,避而不战,还真无法拿他怎样……”

    “况且师兄若真当着全宗上下羞辱他,素华师姐那边,定会不高兴的。”

    此话一出,仇昕锐的脸色越发阴沉,开口的青年顿时冷汗如雨下,当即改口道:“师兄,不如这样,你将境界压至和那小白脸一样,再挑战他,如此光明正大,就算是宗主也无话可说!”

    仇昕锐闻言,这才脸色缓和,身旁的诸多青年也当即附和道:“不错,以师兄的实力,同等境界又如何?照样能将那小白脸踩在脚下!”

    “不错,师兄乃是我涅渊阁首席,别说压低境界,让他一手一脚又算什么?”

    众人的吹捧,让仇昕锐越发飘飘然,神色越发得意。

    这抹得意,并非空穴来风,而是煞有其事。

    毕竟,涅渊阁首席之位,不是吹出来的。

    仇昕锐虽嚣张跋扈,可实力却毋庸置疑。

    更何况在他看来,李画竹能有几分实力?

    那小白脸天天侍奉宗主,哪有时间修行武道?

    境界,只是实力的一部分,武技,功法,以及战斗经验……他都远胜李画竹!

    “好!就按你们说的,到时李画竹若不来,那本少便拿宗主阁的其他废物出气!看他能躲到什么时候!”

    一场针对少年的阴谋,就在黑夜中酝酿。

    而云千秋此时,却浑然不知,至少不知道李画竹在酒馆的那一顿暴揍,会算在自己头上。

    栖凤山上,吹着山风,少年仰望天际,目光深邃,不知在考虑什么。

    身旁,云水柔就显得怡静很多,只是那双纯洁无垢的美眸在夜色下,亦是止不住的忧愁。

    “云弟……”

    “嗯?”

    “姐姐听说,去年就有一位四阶灵药师,在炼神塔中逞能,伤到了识海……”望着那张绝美倾世的俏脸,少年却忽然一笑:“水柔姐是要我上门推销愈神丹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