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0章 该嫁人了呢
    ,精彩小说免费!

    “云弟,你胡说什么呢?”

    关心的话还未说出口,便被少年这一记神转折呛到俏脸微红。

    饶是嗔怪嘟唇,云水柔也实在吓不到云千秋,因为那张倾城俏脸实在凶不起来。

    他不是不解风情,恰巧是因为解风情,才不愿意误了这风情。

    至少被自己这么一闹,离别的伤感少了些许,还平添几分欢快。

    “说来,再过几月,就该到姐姐的十八岁生辰了。”

    少女抬头望天,美眸闪亮,云千秋听的意动,正是芳华绝代之龄,在夜幕下,哪怕月光昏沉,也不影响其娇娇仙子的婀娜。

    “嗯,正好这次云弟去丹城给水柔姐挑选一份礼物。”

    话音刚落,却又惹得云水柔娇嗔:“云弟,姐姐说的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

    云千秋愣了。

    他自认情商不低,至少女孩子话里的暗示,总不会猜错啊。

    水柔姐说要过生辰,不就是提醒自己送礼物么?

    而且比起前身那个木头,自己简直就是判若云泥啊!

    要知道以往云水柔过生辰时,少年都是木讷地‘哦’一声,甚至礼物都还是云天龙帮忙准备的。

    但此时,却见云水柔微微垂首,透过发梢,正巧能看到一抹在月色下无处可匿,又让人如痴如醉的酡红。

    美眸迷离,被少年注视良久,云水柔才樱唇轻启:“十,十八岁,也该嫁人了呢……”

    婉音细如蚊呐,若不是紧盯着那张绝美俏脸,云千秋甚至会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半月前在宗主殿离别时,少年并未在场,所以对眼前这一幕,感到极其错愕。

    这仿若鼓足少女平生勇气的一句话,对他而言犹如天籁。

    水柔姐也该嫁人了呢。

    自己,也该给水柔姐一个名分了。

    一个响彻两域的名分!

    云千秋笑了笑,既没欠抽的问‘水柔姐想嫁怎样的人’,也没像寻常少年那般月下起誓,扬言要让她成为天下最幸福的女人,享尽荣华富贵之类……

    终究,笑容收敛,却见少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那粉霞的俏脸上轻轻一点。

    很软,很香,还有抹幽香。

    他这辈子都不会忘掉的幽香。

    嘴唇离开时,云水柔还如梦初醒,感受着脸颊那抹吻痕,美眸中泛出如潮的烂漫……

    那张倾国倾城的俏脸,更红了呢。

    红到好似能融化两人的心。

    再抬头看去时,却见少年立于月下,仰头感慨:“我的初吻啊,不知是谁这么幸运呢。”

    “云弟~”

    一声娇嗔,酥麻到骨子里。

    诚然,这的确是云千秋的初吻。

    但也是云水柔第一次被亲啊!

    仔细算算,顶多都没吃亏而已,怎么就跟自己占了多大便宜似的?

    “云弟你站住,现在竟然都敢轻薄姐姐了!”

    云水柔想追,却见云千秋一阵愕然:“云师姐,你说什么呢?”

    云师姐,是有外人在场时,少年对其的称呼。

    云水柔闻言,不由一怔,暗道这么晚哪个不懂风趣的讨厌鬼来打搅的同时,却有几分心虚和羞涩地打量四周。

    然而,四周空空无人,哪有同门的身影?

    在回头看去时,少年早已跑出老远,云水柔如何不知自己又被调戏了。

    “你……”

    玉足轻跺,却又好似想到什么般,温热的樱唇竟扬起抹罕见的妩媚:“让你逃,等你从丹城回来时,看姐姐如何加倍奉还回去!”

    提到加倍奉还,云千秋一愣,脑海中不禁浮现出抹唯美的画面。

    “早知道刚才就多亲几口了……”

    翌日,正午,骄阳还是那团骄阳,却被乌云遮挡,不再似火般炎热。

    四象峰,锣鼓震天。

    所通的四道山路上,四阁云集,宗主阁弟子面容冷峻,战意昂然。

    为首之人,正是大长老韦南天!

    以往,武道大会都是由宗主出面主持,三位阁主都要到场。

    但这次,四人却极有默契,或者说,沐霸雄三人压根懒得甩风雪月面子,所以场面很巧,四阁掌舵之人皆为到场。

    而更巧的是,其余三阁带队长老,正是前些日联手挖墙脚的方振、陈泽、鲁鸿三人。

    和三年前一样,宗主阁居首,可惜今天凤椅之上无人,而韦南天一旦严肃时,干脆雷厉风行到连寒暄都省了,直接率领诸多弟子拂袖而过。

    “哼,都自身难保了,还装腔作势,宗主阁也就这点本事了!”

    方振看在眼底,眸中闪过抹阴羁,然而话音刚落,却听身后弟子一阵骚动。

    “快看,那不是仇昕锐么?他怎么来了?”

    “仇师兄?他不是首席弟子么?武道大会按理说不会参加的。”

    “是啊,难道要和段师兄切磋?应该不会吧……”

    首席到场,肯定是要和首席交手的,否则输赢都不光彩。

    可如今沐元明闭关,素华伤势未愈,而放眼断月阁……陈泽身旁也没人啊!

    反观仇昕锐,刚刚入场,便是光芒万丈,器宇轩昂,下巴似乎已成习惯地微微昂起,勾出一抹傲然弧度,眸中的那抹冷酷,顿时引来不少女弟子的侧目。

    仇昕锐不愧是一阁首席,仅次于沐元明和素华的天之骄子,此时被众星捧月般缓缓走来,自然成为全场的焦点。

    然而当他扫视宗主阁的队伍时,目光中闪过抹失望与不屑:“那小白脸果然没来!”

    话锋一转,冷笑间凶芒毕露:“看来,只好先拿你们这帮废物练手了!”

    四阁就位,虎视眈眈,数百道目光凝成的战意,足以让方圆广阔的四象峰气氛凝重,犹如藏剑出鞘。

    “咚!”

    一声锣鼓响彻,却见站于凤椅台下一阶的韦南天踏出步伐,低喝肃穆,又如猛虎出笼。

    “武道大会,规矩依旧,若战者,上擂!”

    不愧是呼风唤雨的大长老,至少风雪月再怎么样,但出于宗主威严,也不会如此迫不及待地撂下句规矩依旧这么简单。

    韦南天不仅省掉了‘为武道昌隆,宗门鼎盛……’之类的场面话,甚至连‘武道切磋,同门之间,点到为止’都别有用意地省了。

    说到底,今天,就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嗖……”话音落毕的刹那,便见数十位宗主阁弟子身形化作残影,落于擂台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