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9章 怎么,不服?
    ,精彩小说免费!

    唯一一次,还是前些天李画竹登临神武阁,想要为素华报仇。

    可奈何被方振一掌拍晕,最终不了了之,毕竟长老与弟子的境界差距,足够碾压一切。

    所以众人不约而同的将少年视为藏拙,等的就是今日一战扬名立万。

    毕竟,现在不仅关乎着宗主阁的颜面,而且还有男人的尊严,少年藏剑出鞘,没人会多想什么。

    “靠!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李师弟如此厉害!”

    “是啊,会不会是宗主大人偶尔传其武道,但碍于身份,所以平时不让他展露?”

    这番分析,头头是道,但望着众人那又羡又喜的目光,韦南天却嘴角微抽,差点生生揪下一撮白须。

    哪有什么宗主偷偷传功啊!

    旁人不知真相,他可再清楚不过!

    若真换做李画竹,现在怕是已经被踩在脚下蹂躏了!

    韦南天更意想不到的是少年的武道实力!

    他不是丹城客卿么?他不是精通医道么?

    这两种和拳脚明显毫不沾边的领域,云小子走的理应是修神路线啊!

    可是现在……

    这分明是神武双修啊!

    神武双修就算了,而且样样都如此妖孽!

    丹道就不说了,丹城客卿的分量可不是儿戏。

    医道就够夸张了,关键这武道造诣是怎么回事!

    韦南天可以肯定,自己最骄傲的弟子程武,上去都不是仇昕锐的对手,可少年呢——当众狠抽涅渊阁首席耳光!

    云小子不是从夏国那犄角旮旯出来的么?

    然后在玄天宗待了多久?三个月?

    区区九品宗门,就算是太上长老亲传,也不可能如此厉害啊!

    韦南天怔住了……甚至任凭目光再如何锐利,也有几分琢磨不透那道修长身影。

    但有一点无可否认,那就是刚才那一记耳光,真特么解气!

    与此同时,望着台下躁动不已的人群,仇昕锐恨恨立在原地,双眸充血,几欲杀人。

    那张原本英俊的脸上,从一开始被少年躲过杀招的惊错,都被抽耳光的骇然,以及感受到那抹掌印火辣疼痛的羞恼气急,交错充斥,狰狞扭曲。

    自己竟然被人抽了耳光!

    从小到大,就算被涅渊阁主责罚,都没被抽过耳光!

    而且涅渊阁主是什么身份?眼前这少年是什么?

    一个随手就能捏死的侍奉小白脸,竟然敢如此冒犯自己!

    而且还是当着全宗上下的面!

    可想而知,仇昕锐心底的杀意有多强烈!

    身为涅渊阁首席,他不是傻子,此时也隐约猜到少年平时藏拙。

    但滔天的恨怒,却蒙蔽了仇昕锐的理智。

    他此时只知道,若不将所受之辱奉还回去,那自己就会沦为全宗上下的笑柄!更遑论得到素华师姐的芳心。

    “今日,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嘭!”

    猛然一踏,暴怒之下,仇昕锐的身影比刚才越发凌冽。

    如果说他刚才只是想碾压少年,有所轻敌,现在就是真正的不死不休!

    然而瞳孔中的倒影疾冲而至,云千秋的脸色依旧平淡如常。

    “刚刚那一掌,是替陈珂还的。”

    “嘭!”

    话音落毕,少年掠起,犹如离弦之箭,势如破竹,不避不退。

    擂台上,拳影肆虐,道道气浪席卷四散,两道身影,可谓针尖麦芒,难分伯仲。

    但不同于仇昕锐的狰狞,云千秋脸上的轻笑中甚至还藏着抹不屑。

    没错,就是不屑!

    区区涅渊阁首席,不过如此!

    般若奔雷掌在旁人眼中或许刚猛无匹,小成巅峰更让无数人怯战畏惧,可对云千秋而言,简直就是破绽百出。

    论武道造诣,在无数次厮杀中磨砺而出的少年面前,首席弟子算个屁!

    别说不用灵力凝眸,从仇昕锐出手的刹那,他都能猜出前者真正的杀招是攻向何处。

    甚至毫不自夸的说,若云千秋执意羞辱,他站在原地不动,就能把仇昕锐的脸抽成猪头。

    这无关于力道境界,而是武道造诣的高低。

    当然,云千秋愿意将其视为真正的实力。

    这就犹如一位武道高人和一位莽汉交手,哪怕让那莽汉力大无比,可却连前者的衣角都摸不到,又有何用?

    此时的情况,便是如此。

    在云千秋眼中,仇昕锐的力道虽猛,可就好似孩童撒泼的胡乱挥拳没什么区别。

    当然,就算能随意碾压,可少年却并未如此,而是选择与其鏖战,慢慢建立优势。

    原因很简单,若真站着不动便将仇昕锐抽成猪头,自己也就暴露了。

    饶是如此,望着两人鏖战的身影,方振的脸色也越发阴沉。

    “区区侍奉,竟有如此实力,风雪月,你还真让本长老大开眼界啊!”

    显然,精明如方振,也和宗主阁弟子的想法一样,李画竹表现如此惊艳,全是拜风雪月所赐。

    尽管这种猜测,在方振看来很不靠谱,毕竟就算是风雪月的首席弟子素华,都未必能有此等武道造诣啊!

    更何况是偶尔传功的一介侍奉?

    但不靠谱归不靠谱,可事实就摆在眼前!

    方振不傻,相反还极其精明,但这并不代表他就要去怀疑少年的身份。

    毕竟,仇昕锐叫嚣良久,李画竹忍无可忍,才决然出手,怎么看,都毫无疑点。

    也正因为如此,方振脸色阴沉如墨时,眸中终究闪过抹杀意。

    “此子,决不能留!”

    不动用灵力,这一战,公平至极。

    可少年能狠抽仇昕锐耳光,只能说明,他与后者差的,仅仅是享受的资源和身份地位。

    换句话说,假以时日,此人便会成为神武阁的威胁!

    甚至,比素华还要难以对付!

    “宗门大比之时,就让你给风雪月陪葬吧!”

    尤其是想到前些天在藏经阁的狼狈,方振眸中的杀意更是浓烈到极点!

    与此同时,擂台之上的交锋,早已百招有余。

    仇昕锐赫然凝拳,竟将空气生生震退,爆裂的骨鸣中,隐约形成一道猛虎头颅!

    “白虎灭狱杀!”杀字落毕,台下骤然一阵噤若寒蝉,就连少年那不悲不喜的眸中,都被惊起划过抹精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