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2章 扬威
    ,精彩小说免费!

    断月阁就不用说了,本来就不关自己的事,何必出头?

    方振有心刁难,奈何以他的脸皮厚度,也有几分心虚。

    毕竟,这一战,仇昕锐本就占尽优势,输的不可思议。

    最后关头还违背约定,做出令天下武者不耻的偷袭……

    最关键的是,这跟神武阁也没关系啊!

    虽与宗主阁不合,但没人会蠢到这种时候挑衅。

    最关键的是,风雪月眸中的冰冷,甚至杀意,让方振一阵后脊发凉。

    风雪月是真动了杀心。

    少年离去不到片刻,她便坐立不安,决定赶来四象峰。

    可以说,刚才若是她没来得及阻止偷袭,那一掌定会直接让仇昕锐陪葬!

    幸好,她出手及时。

    饶是如此,风雪月心底也百味陈杂,但现在不是表露的时刻。

    沉默片刻,鲁鸿终于低下了头。

    “带仇师侄回阁疗伤!”

    风雪月闻言,这才流露出一抹满意,但婉音仍旧冰冷。

    “鲁长老,这一战,怎么说?”

    迎着那犹如寒霜的双瞳,鲁鸿心底一颤,却不敢有丝毫怒意。

    “当然是李画竹胜。”

    “你涅渊阁可有人不服?”

    “……,无人不服!”

    “仅此而已?”

    柳眉一挑,风雪月脸色渐冷。

    鲁鸿见状,有几分惧意,又有几分尴尬心虚,更多的却是茫然。

    宗主她还想怎样?

    如今的局势,她难道还能废掉仇昕锐?

    当然,按照宗规,武道大会上手段卑鄙,出手偷袭,轻则掌刑殿责罚,重则……废其修为,逐出师门。

    而仇昕锐的情况,当然能按最重的来惩罚!

    事实上鲁鸿如此激动,也是担心刚才风雪月一掌将仇昕锐直接拍死。

    但现在,只是晕死过去,当然,风雪月出手很讲究,没个几月时间,仇昕锐休想下床。

    宗主阁众人又怒又气,今日他们太憋屈了,也更为少年感到不公!

    若非诸多长老在场,怕是早就高呼废掉仇昕锐了。

    可惜,此时非比寻常,鲁鸿犹豫良久,最终也只咬着牙道:“从今往后,仇昕锐决不再踏入宗主阁半步!”

    “就这!?”

    韦南天顿时就忍不了了。

    这算个屁惩罚?

    “鲁鸿,你敢再不要脸么?这样就想糊弄我宗主阁么?”

    “哼,没你鲁鸿这句话,仇昕锐那劣子也别再想踏入我宗主阁半步!”

    “少废话,今日之事,休想轻易罢休!”

    少年是宗主阁弟子,更是今日的功臣。

    所以韦南天等人,会不留余力地护短。

    望着诸多实力不亚于自己的长老怒目相视,鲁鸿微微垂首,脸色很是为难。

    他也很难办啊!

    总不能让我说当众废掉仇昕锐吧?

    想护短,又偏偏理亏,奈何宗主阁不像往日,这让鲁鸿很是纠结。

    方振见状,嘴角流露出抹阴羁,上前一步:“我看仇师侄也是含怒使然,出手过重,不如等他伤好之后,登门道歉,此事……”

    虽不关他的事,但能看宗主阁吃亏,当然是喜闻乐见。

    但话音未落,便被鹰眉老者喝骂道:“我宗主阁和涅渊阁的恩怨,关你这老杂毛屁事!”

    登门道歉,亏你也特么说的出口!

    方振闻言,脸色一沉,刚欲争执,却见韦南天目光冰冷地站了出来:“怎么,你是想染指我宗主阁的事宜了?”

    此话一出,方振脸色骤变,身旁一位神武阁长老拽了拽其衣角,微微摇头。

    “今天风雪月都已到场,宗主阁势大,没必要惹火烧身。”

    被数百双几欲杀人的目光直视,方振才终究讪讪闭嘴,但目光却显得戏谑。

    又是一阵沉默过后,才见风雪月开口:“仇昕锐心性恶劣,违背切磋之约,偷袭同门,痊愈过后,来我宗主阁掌刑堂领罚!”

    虽无先前的杀意,可仍旧充斥着不容置疑的冰冷。

    而鲁鸿闻言,脸色顿显为难。

    偷袭同门是什么惩罚,他如何不清楚?

    可以说等仇昕锐养好伤,又得到杀威棒打到惨不忍睹。

    而且,送去涅渊阁掌刑堂,和宗主阁掌刑堂完全是两种待遇。

    最关键的是……

    等仇昕锐养好伤,那也是宗门大比之后,你风雪月还是宗主么?

    想到此,还没待鲁鸿多说,却见风雪月浑身冷意更甚。

    “你若不愿答应,那本宗主到时就亲自去涅渊阁要人!”

    说到底,风雪月也是一宗之主,论其手段,绝非外表那般纤弱柔雅。

    无论如何,她要为云千秋讨回公道,也要给诸多弟子一个交代!

    这无关于风雪月是不是宗主,只是身为母亲的底线。

    婉音中带着久居高位的威严,不容鲁鸿抗拒。

    更何况,望着目光不善的韦南天等人,鲁鸿忽然明白,三月过后,风雪月可能不再是宗主,但宗主阁定然还是宗主阁。

    虎落平阳,依旧是虎。

    “谨遵宗主大人之意……”

    鲁鸿终究退让了。

    不退让,怕是他也别想轻易离开四象峰。

    况且,风雪月的惩罚已经很宽容了。

    日渐夕阳,武道大会,拉下帷幕。

    然而三阁弟子脸上,却找不出挫败宗主阁的喜悦,以及被赏赐灵石的得意。

    众人脑海中,都不断浮现着那道身影。

    那道修长,却如浴血修罗的身影。

    今日一战,少年名声大振。

    当然,振的是李画竹的威名。

    但无论如何,侍奉战胜首席,足够让宗主阁上下一片欢腾。

    夜晚,宗主阁灯火通明,武道大会无论胜负,凡出力者,皆有赏赐。

    那在栖凤山喧闹欢腾的身影,好似捷战一般。

    这一切,皆是拜少年所赐!这并非云千秋自吹自擂,而是全宗上下一致认为。

    当晚,被人搀扶的陈珂等同门,就想为少年欢庆,但可惜宗主殿门紧闭,对外宣称——疗伤。

    “云弟,你真的没事了么?”

    云水柔婉音关切,望着少年那恢复白皙的肌肤,还有些不放心,玉指又涌出一道灵力,令云千秋感到舒畅。

    “水柔姐,早就没事了,你就别浪费灵力了。”

    对于少女的好意,云千秋一阵心暖,甚至还有些不舍让那轻抚自己心口的玉手离开,但望着云水柔额头上升出的香汗,最终才算作罢。“今日一战,云弟可吓死姐姐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