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0章 人脉无价
    ,精彩小说免费!

    此话一出,满脸紧张的执事才放下心来,笑容更加灿烂。

    与此同时,那无数双目光的主人才长舒口气,脸色舒展。

    虽说他们不缺灵石,可谁都不想被当成冤大头宰啊!

    云天虎此举,虽会让云府少赚数千甚至更多灵石,但却赢得了诸多势力的好感,一时间,就有不少强者轻笑着上前寒暄。

    “有阁下一句话,我等便放心了,云客卿高义,无论这份恩情承上与否,先在此谢过了。”

    “云客卿如此深明大义,老夫他日定登门拜访……”

    “说来,久闻丹城大比时,云客卿不到弱冠之年,便已有入微造诣,老朽真想见识一番天纵奇才呢……”

    面对众人的寒暄与交好,一开始云天虎还能够应付,但久而久之,却只能呆滞点头,因为从他身边走过的衣袍实在太炫目,让他的双眼与三观被震撼了数十次。

    这一幕,少年看的清楚,风涛陨等人却看的满是嫉妒。

    要知道,这些人当中,有不少比自己的地位还要高啊!

    任何一位,自己都得郑重对待,此时竟齐齐向云天虎示好。

    然而,任凭他再如何嫉妒,也无济于事,甚至那张老脸上还满是沮丧。

    连云千秋那小子本尊都没出现,只派来个跑腿的就能受到如此礼待,这让连客卿勋章都没勇气掏出来的风涛陨能不沮丧么?

    同是玄古地域的客卿,为何差距就这么大呢!

    当然,风涛陨更不可能想到,云千秋不仅在场,而且还把他的表情尽收眼底。

    “啧,看来牧老没忘记我的交代啊。”

    望着簇拥云天虎的众人,少年嘴角不禁扬起抹欣慰的笑意。

    他笑的不只是牧隆的态度与勤恳,还有这看似少赚数千灵石,却换来无数人情的生意!

    这些人的身份,单看衣袍,就能分辨出来。

    云千秋自己或许不在乎,可云府想要立足并且鼎盛,自然少不了盟友。

    尤其是不只是单纯因为利益而捆绑在一起的真正盟友。

    况且……

    “话说,宗门大比时,也得请些人给宗主阁助阵撑场吧?还有水柔姐的婚礼,必须要风光大办。”

    要让云水柔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这是少年许诺过的。

    况且,无论是对自己还是水柔姐,甚至天下任何一对眷侣,新婚都是最神圣难忘的时刻。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至少得等自己从炼神塔出来再说。

    少年不显山不露水,就犹如一位毫无靠山的散修,掠过人群,还能听到云天虎等人的谈笑。

    “话说,怎么未见云客卿来此?炼神塔机会难得,切莫错过啊。”

    “噢,少主他虽有此意,但忙于给各位炼制愈神丹……”

    “如此,倒是我等亏欠云客卿了。”

    这一切,对少年来说,只是段插曲,片刻过后,云千秋终于找到了领取玉牌的地方。

    地方不大,只是座庭院,或许是因为炼神塔即将开启的缘故,竟没人排队,倒让云千秋省了时间。

    办理玉牌的是一位青年,身穿丹城学员的衣袍,望着走来的云千秋,眉目间不禁升出抹傲意。

    青年确实有骄傲的资格,因为他胸前佩戴的勋章乃是四阶灵药师,而云千秋,仅有三阶。

    而且因为易容的原因,少年面容看起来较为成熟,与青年无异,自然容易让人当成天赋平庸。

    只是对方嘴角那抹一闪而过的奸诈笑意,却让云千秋有些不解。

    “想进炼神塔?”

    “嗯。”

    “姓名。”

    “云一。”

    灵药师勋章并未雕刻姓名,想要自证,只需稍微施展灵力,勋章便会散发光芒。

    打量一番后,青年没来由的嗤笑一声。

    “都是玄古地域的灵药师,还都姓云,可是完全没资格和云客卿相提并论……”

    青年嗤笑的原因不仅于此,还有要价。

    “二十灵石,一枚玉牌,方可进入炼神塔。”

    云千秋闻言,不禁剑眉一挑。

    才二十灵石?

    这也太便宜了吧!

    要知道对现在的他而言,二十灵石说九牛一毛也不过分。

    然而,少年的皱眉,却让青年看的面容一沉。

    难道这小子知道玉牌的价格?

    丹城玉牌,对外售价,只需十枚灵石。

    当然,是十枚灵石一天。

    再出炼神塔时,会有长老根据天数来收费。

    玉牌只是入场券,开启炼神塔的消耗太过庞大,就算富得流油的灵药师,也难以承受。

    而多出来的十枚灵石,自然要被青年吞下。

    这也是他刚才为何面露奸诈的原因,很明显把云千秋当成了冤大头。

    这趟差事油水很多,青年也很清楚其中的深浅,至少不敢敲诈宗门公会的天才。

    云千秋一人走来,又仅有三阶,自然被他当成了第一次来炼神塔的散修。

    见少年犹豫,他也有些犹豫,说来这家伙不过是三阶,二十灵石是不是太多了?

    但话已经说出去,青年自然不可能改口:“怎么?没有灵石,那就打道回府吧,丹城不是善堂,况且以你的实力,进到炼神塔中,也坚持不了多久。”

    青年语气很傲然,还带着几分指点江山的高高在上。

    在他眼中,这不过是刚好达到最低要求的散修,能不把自己的识海整废就已经烧高香了。

    然而,对于那隐隐的嘲弄,云千秋并没有理会的打算,而是淡然一笑:“给我玉牌。”

    说话间,二十枚玉牌极为整齐的摆在桌上。

    望着满脸淡然的少年,那人不禁嘴角一抽,仿佛被前者的财大气粗震到。

    当然,青年如何都不会想到,这十枚灵石,足够让他等云千秋走后偷笑好一阵,可对后者而言,算个屁啊!

    要知道被诸多势力交好,又被丹城方面款待的云天虎,那可都因为沾了少年的光啊!

    “哼,让你装,区区三阶灵药师,怕是连一天都坚持不住!”

    说到底是自己白赚了十枚灵石,青年才冷冷一哼,满脸不耐地将玉牌扔给少年。

    “若坚持不住,可直接捏碎玉牌,其中的传送阵会将你传出。在炼神塔中每多待一天,会额外多收取十枚灵石。”顿了一顿,才见青年似笑非笑道:“当然,后半句话对你来说,也可以无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