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7章 乌龙事件
    ,精彩小说免费!

    “你!”

    谁要你的第一啊!

    你当老子想跪啊!

    还不是因为炼神塔!

    还有,你丫站着说话不要停,扶我一把会死么?

    然而,惊喜远不止如此。

    恼怒之余,苏弘全然没注意到,自己刚才被云千秋呛到的握拳,竟然……把玉牌捏碎了!

    “咔嚓……”

    炼神塔上,静的出奇,唯有一道宝玉碎裂的声响,是那般突兀。

    没待众人反应,便见苏弘的周身萦绕出一道湛蓝色的光耀。

    那,正是传送阵激活的征兆。

    “卧槽!”

    苏弘再不能淡定了。

    贵为灵药师的他,甚至当众爆了粗口。

    他完全淡定不了啊!

    玉牌捏碎,也就代表着,这次的炼神塔,他被淘汰了啊!

    苏弘见过有人苦撑不住捏碎玉牌的,还有来不及反应,最终还得依托同伴帮其捏碎玉牌的。

    但他还没见过谁因为被人抢了所谓的二层第一就捏碎玉牌的啊!

    他也很绝望啊!

    这才是炼神塔开启的第一天,准确的说才开启一个时辰!

    想他堂堂五阶灵药师,现在就要被淘汰?

    这一切说来漫长,实际上仅仅片刻,当苏弘面如死灰想要挣扎时,最终却放弃了。

    妄动传送阵,出现差错,那可不是被淘汰那么简单了。

    光耀遮住了他的视线,却挡不住赵天匡两人惊诧嘲讽的声音。

    “我去,这家伙疯了吧?说他两句,干脆直接溜了?”

    “不是吧,苏药师可是堂堂五阶灵药师啊,连两句嘲讽都承受不住,早点出去也好……”

    不仅如此,望着眼前那幕,刚登临二层的众人亦是满目错愕,甚至还有几人,嘴角已经隐隐抽搐……

    众人犹如送终般的目送,将苏弘和他所有的骄傲都碾为泡影,不复存在……

    “嗖……”

    终究,光耀消失,只留下一句带着哭腔的怨毒呼喊。

    “你们,欺人太甚!”

    呼喊久久回荡,好似苏弘用自己的骄傲为祭的诅咒一般。

    当然,诅咒的影响,仅仅是一阵或唏嘘或感慨的议论而已。

    赵天匡怔怔出神,到现在还有些不敢相信。

    堂堂五阶灵药师,自己避之不及的丹道天才,这就……被淘汰了?

    “凯安,这事你怎么看?”

    “额……苏药师以身示范,深明大义,用血淋淋的事实告诉我们——别闲着蛋 疼玉牌捏在手上!”

    赵天匡闻言,重重颔首,俨然很认可王凯安总结经验的能力。

    不仅如此,众人唏嘘过后,对视之余,很有默契地将握在掌心随时防止意外的玉牌收入袖中。

    短暂的沉默,好似在为苏弘默哀。

    很快,识海传来的轰鸣,便让众人意识到,现在不是给那蠢货默哀的时候啊!

    “不愧是第二层,这等压力,太可怕了!”

    “谁说不是,不过对识海的增益也极强!”

    “没错,在第二层每修行一天,相当于外界修神的七天。”

    七天!

    比起第一层的增益,翻了整整一倍!

    若是能撑过七七四十九天,那就相当于外界修行了三百多天!

    一年!

    试想,别人苦苦冥想一年,结果自己来一趟炼神塔,就能追赶上,这是何等爽快?

    然而那道道无形亦无情的锤炼,让众人很快便从幻想之中惊醒,更有甚者,脸色已然苍白,满是不甘地捏碎玉牌。

    当然,也有懂得变通之人,望着那刚费劲力气爬上来的台阶,狠狠咬牙,好似为了咬碎自己所谓的尊严与骄傲,然后……原路返回。

    临走之时,众人还不忘留下几句诸如‘我等循序渐进,先去适应第一层’的声音,试图挽回些许丢掉的尊严。

    留下的众人全部心神紧绷,抵御锤炼,就连赵天匡两人都面容凝重,不再互贫,随意找出地方盘膝而坐。

    至于苏弘那句满含血泪的‘欺人太甚’,早已被众人抛之脑后。

    就算偶尔想起,也不过是同情几句,然后露出抹心领神会的嘲讽。

    堂堂五阶灵药师,一代丹道天骄,出场高调,收场却黯然狼狈,不得不说,造化弄人,世事无常。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早在苏弘捏碎玉牌,众人发愣时,便找了处角落,甚至一边修神,一边改变自己的容貌。

    事实上,云千秋并不觉得苏弘是因为自己才被淘汰的。

    因为自己啥也没干啊!

    不就是轻飘飘的一句调侃么?至于如此激动?

    再说也是他自己跪的……谁能拦得住啊!

    况且仔细算来,两人在丹城大比时还有一段恩怨,当时没趁势给苏弘一脚,云千秋觉得自己的心胸已经很宽广了。

    就如王凯安那句总结,别闲着蛋疼把玉牌捏在手里,不然怎么出去的都不知道。

    收起勋章,再次易容,趁人不注意时,换上一身衣衫,少年改变身份如行云流水,毕竟前世无数次的经验摆在那,怎可能不轻车熟路?

    感受着二层的锤炼强度,云千秋此时易容到略显消瘦的脸庞,比起刚才更加凝重。

    识海的压力是一回事,重要的是……

    “第三层可没办法第一个登上去了啊!”

    刚才苏弘虽是个意外,但却给少年提了个醒。

    要知道,第三层现在应该也空无一人,除非有第四层的人承受不住,退而求稳。

    但敢于直接踏入四层的,那都是一方公会的长老执事级别了,就算退,那也才寥寥几人。

    此行非比寻常,若单单是为了修神,云千秋早在炼神塔开启时便直接飞上四层,可生生造化功决不能暴露。

    “看来,只能等人先登上去,到时随波逐流才行了。”

    少年心底轻喃刚落,便见二层入口又跌跌撞撞闪来几道人影。

    为首之人,脸色虽有几分苍白,可却无法抹灭眸中那抹高傲。

    那抹高傲云千秋很熟悉,灵药师当久了,或多或少都有了。

    不仅如此,那双目光的主人云千秋也认识。

    正是为自己办理玉牌的丹城学员——朱涛。

    “诸位,咱们就别在第二层浪费时间了,抓紧时间适应,准备冲击第三层吧。”朱涛的出现,并未引起云千秋的过多注意,但前者与人交谈的话,却让其剑眉一挑,暗道机会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