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7章 八层
    ,!

    “这里,就是八层了么?”

    雷霆滚滚,轰鸣不断。

    云千秋又是一阵痛嚎过后,才终于挺直腰杆,走入密室。

    第八层的锤炼,比起第七层更加强横,但度日如年的七天都撑过来了,少年怎还会退缩?

    手腕微翻,取出灵石,少年的掌心终于升腾出久违的漆黑墨气……

    “生生造化功!”

    精神力之体已成,现在差的,就是武道境界。

    而有了炼神塔的增益,云千秋修行速度更是如虎添翼,一枚枚灵石,在他手中肉眼可见的化为齑粉……

    尽管如此,但每当一道比寻常雷霆刚强横的锤炼劈下时,少年仍忍不纂身一颤,墨气略显紊乱。

    一心二用,是要承担风险的。

    一边抵御锤炼,还要运转功法,恐怕找遍整座炼神塔,也只有云千秋能做到了。

    要知道,就算是第七层那些强者,连被封世略微惊扰到,都险些被锤炼伤及……

    用了整整一天,少年才适应了在第八层当中一心二用。

    但情况仍不容乐观。

    “以现在的速度,少说也要两月,才能勉强跻身半步武王。”

    之前为了凝聚精神力之体,他已经耗费了半个月了。

    “不管了,宗门大比之前,必须要赶回去!”

    夜幕逐渐降临。

    第一层中,封世已然满脸疲倦,原本洪亮的嗓音也有气无力:“云少侠在么?萧一姑娘找你……”

    老者的疲倦,并不是下台阶累到的,而是……

    他找遍了七层上下,也没云千秋的身影啊!

    若不是萧洛颜再三肯定,曾与少年同生共死,封世甚至怀疑后者早就把她忘了。

    高喝过后,望着周围诸多青年投来或敬畏或好奇的目光,封世摇了摇头,满心遗憾。

    云客卿再怎么,也是丹城客卿,怎么可能沦落到在第一层修行?

    实际上,从走下第三层时,封世的希望便已经动摇了。

    但找遍炼神塔上下,就是没有少年的身影!这让他怎么办?

    “难不成……云千秋在第八层?”

    光是想想,封世便断然摇头。

    开什么玩笑!

    去年来炼神塔时,他一时兴起,尝试着登临第八层。

    但光是那道入门洗礼的锤炼,便让封世止步,甚至仓皇退回第七层……

    “那种级别的锤炼,就算是我,也最多只能支撑七日而已,云千秋他怎可能会在八层!”

    至于第九层,那就更不用想了……

    满怀遗憾的走出炼神塔,透过人群,封世迎上那双写满希冀的丹凤眼,苦涩一笑。

    望着老者的笑容,萧洛颜只感觉心底的希望,再次被无情的浇灭……

    “封前辈,你没有找到他?”

    听到这则消息,萧洛颜足足待了良久,才回过神来。

    那张绝美的俏脸上,有震惊,有遗憾,还有茫然无措。

    尽管很不想承认,但封世还是点头。

    他用了整整一天,就差挨个踹开密室去里边找人了。

    可以说,也幸亏封世地位非凡,换做别人,早就被丹城禁足,永不得踏入炼神塔了。

    萧洛颜见状,娇躯一颤,只感觉天旋地转。

    怎么可能!

    封前辈,可是从第七层找下来的啊!

    一方强者所在的第七层啊!

    半月前离别时,云千秋不过才武炼中阶而已。

    就算他主修丹道,说破天也就凝出精神力之体!

    为什么……没有找到他。

    “难道,是他故意躲着我不见?”

    萧洛颜粉拳紧握,眼泪在美眸中打转。

    当初凌风城一别,少年的承诺,好似就在昨天一般。

    难道,他也听说了父亲的病状之危,所以不愿淌这浑水?

    还是说……萍水相逢的自己,对他而言,比不过母亲重要。

    无论是那种结果,都让萧洛颜心如刀绞,望向那高耸入云的炼神塔,只恨自己没用,不能亲自寻他。

    封世站在旁,脸色也很是难看。

    风雪月没理由骗自己,可是这一切,就算是他也琢磨不透。

    “哎……”

    长叹落毕,挥尽脑海的疑云,封世才调整情绪:“洛颜,现在还没到山穷水尽,或许他没听到。”

    没听到三字,老者自己都不信。

    “现在当务之急,是我先回烟雨阁,稳住老宗主的情绪,顺便以秘法提其疗伤,你就在此地等着,千万不要错过!”

    萧洛颜虽是受尽宠溺的掌上明珠,但这些天所经理的一切,让她也成长出几分坚强,听到老者的嘱咐,急忙抹去眼泪,重重点头:“嗯,有劳封前辈了,一定要让父亲坚持住!”

    嘱咐过后,封世便准备离去。

    毕竟,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不会传来萧泰然陨落的噩耗。

    望着老者的背影,萧洛颜忽然道:“封前辈,若炼神塔关闭后,还寻不到他呢?”

    “……”

    封世沉默良久,才嗓音嘶哑道:“若是如此,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日出日落,时间推移。

    广场上,人群熙攘,那道柔若无骨的倩影始终立于原地,孤单无比。

    每当有传送阵的光耀闪起,黯淡无光的丹凤眼中都泛出一抹光彩。

    但当萧洛颜看清淘汰之人时,美眸却再次陷入了一片暗淡。

    希望与失望,反复了数百次。

    每一次,都心如刀绞。

    直至最后,那双夺魄勾魂的丹凤眼,已经变得空洞。

    “两个月了……”

    两个月风吹雨打,滴水未进,萧洛颜已然憔悴到了极点。

    两个月,已经超过了以往的开启时间。

    而这,都是因为在第九层的钟无锋,未曾出关。

    不得不说,地位高,就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身为丹城城主,让炼神塔多开启几天,貌似无人敢反对。

    “老会长他,这次应该能悟透那一步吧?”

    广场上,众人好似忘记了遗憾,只等钟无锋出关的那一刻。

    话虽如此,可玄岚丹城的三位客卿目光却有几分琢磨不透,望着立于云巅的塔顶,脸色阴晴不定……

    城主他,真的能悟透么?

    尽管未见分晓,但几乎所有人,都已将心思关注在钟无锋身上,至于广场上那道格格不入的倩影,很少有人上前安慰。偶有几位萧泰然的故人见其可怜,命人送去热粥热饭,可萧洛颜依旧无动于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