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4章 如何报答
    ,精彩小说免费!

    他之所以会敬畏,自然是云千秋给的那枚灵丹!

    原本御悬世只以为少年身为灵药师,随手给一枚而已。

    可此时细细感觉,却发现绝非这么简单!

    御悬世很清楚,但凡有点身份的灵药师,通常自己服用的灵丹,势必是亲手炼制的。

    而若是服用他人的,那说明自认丹道造诣不如炼制者!

    那枚灵丹品阶并不高,只是四阶而已,若云千秋能请钟无锋出手炼丹,肯定不会是能随意送人的寻常丹药。

    况且,在从炼神塔出来前,两人完全没有交集!

    如此说来,那灵丹定是少年亲手炼制!

    “优质成色?不止!区区四阶灵丹,能让我的丹田恢复如此之快……”

    若非名医对各种灵丹灵药也极为熟悉,御悬世甚至会怀疑,这真是四阶灵丹?

    功效之强,完全出乎自己的预料啊!

    “这真是他随意炼制的?还是故意展露给老夫看的?”

    御悬世想不通答案。

    可少年那递灵丹的动作,若非他发现功效不凡,甚至都懒得回想细节!

    况且自己是名医啊,又不是灵药师,云千秋有什么理由显摆丹道造诣?

    最关键的是……

    能不显山不露水地登临炼神塔八层,还用得着玩这种小心思来彰显优越感?

    “此子的丹道造诣,真的是一介少年所能钻研出的?”

    云千秋并不知道,自己随手递去的灵丹,会引来御悬世好一阵惊诧。

    他只知道,必须要抓紧时间赶回玄女宗!

    阁楼内,时间流逝,祛毒又一次开始,只是比起先前的满眸担忧紧张,萧洛颜此时却嘴角勾笑,甚至望着少年凝神专心的侧脸,丹凤眼中还泛起一抹从未有过的迷离……

    “臭流氓这次,会让我如何报答呢?”

    小小的阁楼内,已不复先前的悲愤,众人的脸上挂着由衷的喜悦与感激……

    与之相比,栖凤山,却显得愁云满布。

    山巅,石亭前,清茶已凉,老者的身影却好似从未动弹过。

    站于山巅,能将整个玄女宗尽收眼底,颇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迈睥睨。

    山巅的风景,老者已经看了整整十八年了。

    十八年来,玄女宗变化不大,可在老者眼中却有种物是人非的苍凉。

    老者一袭灰袍,朴实无华,但身形却犹如利剑,笔挺矗立,眉目间因岁月而泛出的银白,非但没让他的气质显得迟暮,反而平添了几分不怒自威。

    不怒自威,自然不是因为眉目渐白,而是老者矗立在这山巅多年才能养成的压迫感。

    “十八年了……”

    一声轻叹,在夜空下显得平淡无奇,却好似又能传遍整座玄女宗般惊天动地。

    山下,一位老者缓缓走来。

    同样是灰袍,同样是眉目坚毅,气息浑厚,可比起立于山巅的风吟天,却仿佛差了些什么。

    这种差距很难形容,但却偏偏存在,而山下走来的老者却是因为眸中闪过的愧意,才肯微微垂首。

    老者的境界不低,至少心念一动,便可闪至山巅,可他却选择一步步登临,风吟天看在眼里,亦没起身相迎,亦没流露出丝毫不岔,就这般静静地望着前者走近。

    终于,近到风吟天不动用灵力,亦古井无波的声音能清楚的落在老者耳中时,他才缓缓开口。

    “你来了。”

    短短的三个字,实在让人听不出几十年的同门情谊在里边。

    “我来了。”

    老者的声音平缓,中气十足,可微微垂下,风吟天看不清的眸中愧意更甚。

    “当日你同意决立少宗主时都没来,今天……还有脸来?!”

    话锋陡转的怒意,好似令栖凤山都为之一颤,落在老者耳中时,却只化为了拂面轻风。

    但老者能任由这轻风迎面而不动,却无法躲避风中的质问。

    老者,正是玄女宗三大太上长老之一,涅渊阁前任阁主——公孙傲穹!

    风吟天的怒意,让他无法忽视,可却能只字不提:“仇昕锐那劣子偷袭同门,有违武道,刚才,我已经把他送到宗主阁掌刑殿了。”

    答非所问,自然无法让风吟天满意,反而令其灰袍猎猎作响,银眉飞舞。

    “小辈之间的事,也好意思拿出来搪塞老夫?”

    显然,区区一个仇昕锐,并不能让风吟天平息怒火。

    甚至,质问中不仅有不满,还夹杂着睥睨。

    睥睨并非傲慢,也并非以辈分压人,而是理直气壮。

    因为,仇昕锐该罚。

    就算是太上长老亲自将他送去掌刑殿,也改变不了什么。

    风吟天的目光似剑,好似能洞穿一切,亦能在玄女宗翻云覆雨,在这道目光下,胆敢直视或违逆的人,屈指可数。

    而公孙傲穹,却是其中之一。

    比起风吟天,他的目光并不锐利,却偏偏倔强,同样也理直气壮,与之相比,那抹愧意,就显得无伤大雅。

    “师兄,我知道此事你会恨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那种恨,但……我只是顺势而为。”

    最后四个字,公孙傲穹说的铿锵有力。

    但落入风吟天耳中,却犹如一个笑话。

    一个天大的笑话。

    一个当老者登上栖凤山时,他就猜到的笑话。

    “哈哈哈哈……顺势而为,好一个顺势而为!这四个字,不论什么事,都是再好不过的理由!”

    既是笑话,风吟天自是仰天狂笑。

    笑声肆虐,满是讽刺,却藏着抹或许只有风吟天自己才能体会的悲凉。

    因为他很清楚,公孙傲穹并没说错。

    从十八年前,无论个人实力还是运筹手段,沐霸雄都在风雪月之上。

    当然,两者之间的野心更是如此。

    但偏偏,沐霸雄有对得起那副野心的实力,并已经将其付之行动。

    这也是风吟天为何会动怒的原因!望着狂笑不止的风吟天,公孙傲穹微微蹙眉,有几分不忍,最终却还是义正言辞:“师兄,你我自在宗门祠堂,对师门先祖发誓今后所作所为,皆为玄女宗着想那刻起,十八年来,我抿心自问,从未违背过

    当日之誓!”微微迟疑,才见老者咬牙:“这一次……也是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