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7章 势大如天
    ,精彩小说免费!

    “来人,给诸位看座!”

    风吟天的一声高喝,直接令沐鸿天跌落瘫软。

    而在旁的韦南天见状,更是当即喝道。

    “我等,恭迎少宗主!”

    “恭迎少宗主!”

    此时,就算再傻,也知道眼前少年的身份!

    道道高喝,几欲冲天,震碎云霄,直令宗主阁每一位弟子脸上洋溢着喜悦狂热,甚至……崇拜!

    沐霸雄脸色铁青,身旁的方振,却早已抖如筛糠,面如死灰。

    这,这怎么可能!?

    风雪月何时有后人的?

    云水柔,云千秋……

    同是云姓,为何他们就没想到!

    他们没想到,与愈神丹一样名震两域的少年,竟是风雪月之后!

    更没想到的,今日,少年能请动两域上下几乎所有强者前来!

    这是何等的面子!?

    沐霸雄想象不出,究竟是何等地位,才能有如此面子!

    或许,这已经不是面子的问题了……

    神武阁上下,噤若寒蝉,无人胆敢出声。

    “吟天兄,实在不好意思,刚才有两位不开眼的小辈想要阻拦,我们只好先破了护宗大阵,改日老夫亲自给你重铸。”

    阵法师会长毫不客气,一把坐于风吟天身旁,谈笑风生。

    诸多强者的到来,竟令原本广阔的四象峰显得拥挤不堪。

    正当此时,却见云水柔美眸含泪,冲过人群,扑入了那道白袍怀中。

    “云弟……”

    短短两个字,却听得云千秋心神一颤。

    轻抚玉背,两个月不见,水柔姐瘦了呢。

    “放心,我回来了,就不会再让人欺负你。”

    片刻过后,才见云千秋紧楼娇躯,拱拳道:“劳烦封前辈送我这位师姐先去救治。”

    封世点了点头,没有多说,闪身而去。

    至此,数百强者,竟将神武阁团团围住。

    至于涅渊阁与断月阁?

    趁着两人重逢相拥的时候,早就让出一条立场分明的道路了!

    开什么玩笑,两宗强者面前,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怎么站队。

    “云客卿,你尽管说吧,今日之事,想要如何解决?”

    萧泰然站于沐霸雄面前,丝毫不遮掩冷笑。

    同样是一宗之主,同样是被人夺位,萧老宗主的心情可想而知。

    况且,萧泰然与其他强者不同,他这条命,是云千秋救的。

    今日只要少年一声令下,烟雨阁上下,定会与神武阁鏖战到底!

    云千秋闻言,并未决定,而是将目光看向了风雪月。

    擦掉美眸的泪水后,风雪月银牙紧咬,虽已经尽力压抑心底的激动,但清冷的声音中仍带着颤抖。

    “武有武道,宗有宗规,沐霸雄,十八年前你在战凰山偷袭本宗主,可曾想过那一掌,正注定了你今日的下场!”

    “十八年前……”

    沐霸雄身形猛颤,好似想到什么,只感觉晴天霹雳,肝胆俱裂。

    难不成,就是在那时候,风雪月有了后人?!

    当年那一掌,他本以为奠定了今日的野心,却没想是为了自己埋了坟墓!

    “扑通……”

    这种时候,什么野心,什么阁主风范?早已消散全无!

    片刻前,沐霸雄傲笑戏谑,谁知此时,竟双目涣散,瘫软在地。

    公孙傲穹见状,银眉一挑,勃然大怒。

    “原来是你!”

    怒吼过后,那张老脸上更满是愧疚,望向风吟天:“师兄……”

    “不必说了,此事与你无关。”

    挥了挥手,风吟天双目如电,死死锁视着沐霸雄:“依照宗规,历练之时,袭杀同门,罪责……当诛!”

    “杀!”

    韦南天带头,诸多强者,举臂高喝。

    “杀!”

    “此等武道败类,连同门都能痛下杀手,如何能留他!”

    “冥冥之中,自有天佑,今日我等受风客卿之邀,来助贵宗清理门户!”

    “沐霸雄,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杀字震天,义愤填膺。

    望着那不断向前的数百强者,沐霸雄除了如同死狗般向后爬着,竟连半句话都说不出口。

    那些人当中,甚至还有平时与他私交不错,答应等神武阁登临宗主后,一同结盟的强者。

    可是现在……

    往日为其左膀右臂的方振等长老,更是唯恐惹祸上身,四散逃去。

    开玩笑!这种场面,稍有不对,怕是连具全尸都留不住!

    杀喊声中,少年立于众首,冷眼以对,愣在擂台上的沐元明此时回过神来,望着那众星捧月的修长身影,一种莫名的无力涌上心头……

    这种无力感,他很熟悉,那都是曾经倒在他脚下的对手该品尝的。

    “师父,救我啊……”

    沐霸雄慌了,这种时候,只有出于本能的拽过沐鸿天的衣角,连连磕头。

    沐鸿天踹了两脚,却还是死死不能挣脱,最终,在无数怒目之下,只能颤抖着直起身形。

    同为沐姓,沐霸雄是他的后人,他自然不能见死不救。

    更关键的是,今日若是沐霸雄死了,他又岂能善终?

    尽管沐鸿天现在宁可没有这个儿子,或者十八年前就该将其拍死,可是现在,身为太上长老的他,只能迎着众人的目光,强撑出一抹可怜的威严。

    “诸,诸位,这……这是我玄女宗之事,就不劳诸位插手了。”

    话从口出,沐鸿天自己都感到可笑至极。

    更不用说风吟天闻言,当即怒斥:“沐鸿天,事已至此,难道你还想包庇不成!”

    “当年若非你父子二人求我,老夫念这败类尚且年轻,才饶他一命!谁成想,你不知悔改,还逼位夺宗,天地间,何理能容他!?”

    墙倒众人推,此话可谓至理名言。

    以沐鸿天的实力,在场没几人能阻拦,可那又如何?

    “哼!这败类十八年来不知悔改,让他苟活多年,已是便宜他了!”

    “不错,今日你沐鸿天一人,是想与我一域宗门为敌么!”

    面对众人那渐起的杀意,就连沐鸿天都不禁连连后退。

    然而正当此时,却听擂台之上传来一道冷喝:“等一等!”众人目光看去,只见迎视着数百强者的质问目光,沐元明虽脸色苍白,可还是咬牙道:“云千秋,你敢不敢与我一决生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