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9章 共度良宵
    ,精彩小说免费!

    要说现在诸多强者不约而同的疑惑,便是……

    你俩究竟是如何生出如此逆天的后人的啊?

    为毛我们就不行啊!

    羡慕之余,还有深深的郁闷。

    为什么,为什么当年沐霸雄那一掌,阴差阳错之下令风雪月到了那穷乡僻土的低等帝国?而不是丹城,也不是名医堂,更不是他们所在的宗门!

    当然,在玄女宗一众长老面前,他们就算再如何腹诽,也不敢表露半分。

    就是不知今晚玄女宗上,有多少强者要借酒消愁了。

    “爹……”

    正当此时,却见云水柔美眸微红,比起少年,她曾在雷炎皇城时,便被风玉接来玄女宗,离别已有一年许久。

    少女想要上前,却被云千秋拉住,只见少年微微摇头,示意不要打破这美好的一刻。

    良久过后,风雪月才脸颊微红的挣脱开云天龙的怀抱,轻轻喃道:“我们……回家。”

    婉音落毕,四周尽是欢呼雀跃。

    望着那些熟悉的脸庞上洋溢的喜悦笑容,云千秋的嘴角也不禁微微勾起。

    夜晚,张灯结彩,玄女宗上下,欢庆不断。

    重逢团聚,无疑是大喜之事。

    珍肴佳酿,气氛怡然,又有家宴的温馨。

    一向不喜饮酒的云千秋也放开,与云皓毅等同辈觥筹交错。

    在旁,云霸与风吟天谈笑甚欢,酒量更是惊人,至于聊天的内容……

    一个是云天龙儿时的趣事,一个自然是风雪月初入宗门的故事。

    笑料不断,令宗主殿内欢笑声更甚,尤其得知云千秋与云水柔的婚礼之时,大殿内谈笑一滞,随即却爆发出惊天的欢呼!

    “少主要结婚了,恭喜啊!”

    云天龙更是喜出望外,暗道当年那木讷不解风情的小子,终于开窍了!

    欣喜之下,众人连干三杯,随后云千秋更是被人敬酒不断。

    对此,少年并未拒绝,任由云皓毅将月光杯塞至自己嘴边。

    如此盛宴,佳酿自然是玄女宗的珍藏,烈酒入喉,令人心热滚烫。

    以少年的境界,只要运转灵力,便可平息酒劲,但他并未这么做。

    在场也没有一个人这么做。

    今夜,就是为了不醉不归!

    直至夜色已深,宗主殿内每个人的脸上,都弥漫着醉意。

    醉意虽深,却敌不过欣慰与欣喜。

    酒宴散去,一众执事才上前搀扶,老祖云霸那双被醉意熏尽的双眸中,还泛出几抹久盼如愿的泪光。

    他们都明白,为了今日的重逢,两家究竟付出了怎样的艰辛。

    尤其是星眸微眯,醉意浓烈,却还要照顾搀扶云水柔的少年。

    “秋儿,你辛苦了……”

    云霸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想再说什么,却被风吟天拦住,才不至于让众人听到老者的哽咽。

    这一幕,令在场众人的醉意渐消,走到少年面前,说着短暂,却发自肺腑的话语。

    趁着醉意,话语很多,肩膀被拍了无数次,以至于本就被灌酒无数的少年并未听清楚。

    但那一道道熟悉的面孔,一双双或感激或钦佩的真挚目光,他都铭记在心。

    酒宴散去,风玉两人想上前搀扶少年,却被他摆手拒绝。

    直到望着母亲被父亲半推半就的拉扯进宗主偏殿的那刻,云千秋才打了个酒嗝,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容。

    殿门关上,至于里边究竟发生了什么,无人知晓,但少年还是能脑补出来。

    一阵轻风拂过,灵力运转,才令他那双星眸逐渐睁展。

    回头望去,却见云水柔正微微垂首,俏脸上的粉霞在月光的照映下,更加秀色可餐,令人忍不住想亲上一口。

    云水柔酒量不佳,虽被少年拦下大多数敬酒,但那几位至亲,却是她亲自敬酒。

    月色朦胧,那双清澈如琉璃的美眸也满是迷离,尤其是殿门关上的刹那,令云水柔娇躯微颤。

    偷偷望着少年那英俊绝伦的五官,樱唇轻启,吐气如兰,但云水柔好似想到什么,轻咬贝齿,用尽最后一丝理智,喃道:“云弟。”

    “嗯。”

    “今晚,咱们要睡在一起么?”

    少年闻言,剑眉微挑:“不然呢?”

    云水柔的俏脸更红了:“我,我想等新婚之夜,再把自己给你……”

    云千秋闻言,不由一怔,再无酒意。

    那张倾国倾城的俏脸就近在咫尺,只要自己稍微伸手,便能将她拥入怀中,无人能抢。

    但少女的心意,他能理解。

    最好的回忆,要留在最好的时候。

    至于今晚……

    明月不够圆,酒意不够浓,情窦未盛开。

    于是,少年笑了,笑的憨厚:“水柔姐,你想什么呢?咱们以前不是经常睡在一起么?”

    “你……”

    云水柔俏脸似霞,在风玉两女仿若听到什么惊天八卦一般的错愕目光下,干脆将娇躯肆无忌惮地埋入云千秋怀中,用仅有两人才能听到的轻喃道:“抱我回去……”

    “好嘞!”

    翌日,烈阳当空,少年才揉着惺忪睡眼醒来。

    他好久没睡的如此安稳过了。

    或许是数月的疲倦一夜涌上,或许是昨夜的佳酿太过醉人,更或许是,身旁共枕的那个人,让他舍不得醒来。

    一出门,云千秋便被眼前的大红灯笼吓到了。

    放眼看去,程武,李画竹,正在庭院内有说有笑,忙碌不断。

    见少年醒来,两人不由一愣,随即露出男人都懂的笑容:“少主,你醒啦?”

    “醒了,还有,把你俩那可恶的笑容收起来!”

    走在玄女宗,宗门上下,都在为即将到来的喜事忙碌着,张灯结彩,灯笼满挂,喜意盈盈。

    云少宗主结婚,定然是两大地域都要赏脸的盛世,而身为东道主的玄女宗,自然要抓紧布置,不容有丝毫马虎。

    各处细节,多是风雪月与云天龙亲力亲为,只为自己的儿女庆祝。

    少年刚用过午餐,便见钟老城主满脸笑意地找了上来。

    不得不说,老者脸上的笑容,竟和李画竹两人的模样如出一辙。

    “云客卿,昨晚睡得可好?”仅仅一开口,少年便失去了寒暄的兴趣,他知道堂堂丹城城主,绝不会是来关心自己昨夜床单是否染上一抹贞红那么蛋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