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0章 正事
    ,精彩小说免费!

    “劳烦钟城主挂念,晚辈精神饱满,所以……有什么事能直说么?顺便能别笑的那么有**份么,传出去影响不好。”

    被少年明言,钟无锋不由一阵讪然,轻咳两声过后,才开门见山。

    两人谈论了很久,大致意思云千秋是明白了。

    钟老城主确实不是来问自己床单红没红的,而是代表两域强者,恭祝亲人团聚的。

    客气道贺云云之类的被云千秋抛之脑后,从钟老城主含蓄又不失拜托的语气中,他总结出一句话。

    “云客卿,您看您家人也团聚了,昨夜又睡得那么好,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所以……您是不是有空炼制愈神丹了?那么多人都等着呢……”

    少年的总结能力很不错,但脸色却不怎么样。

    你们也知道我难得恰逢喜事啊?!

    好不容易能清静几天,你们这样破坏氛围真的合适么!

    有没有公德心啊!

    面对少年不爽的目光,饶是见过大风大浪的钟无锋都有几分心悸。

    他也很不想来啊!

    奈何诸多强者联合恳求,丹城城主也没有拒绝的可能啊!

    再说,丹城当中还有几位学员与执事急需愈神丹救治呢!

    有句话钟无锋还没明说……

    你们玄女宗,这次狗粮撒的也太过分了吧!

    云千秋酒醉入睡,但在玄女宗公会与一众灵药师长老彻夜论道的钟老城主,一夜不知听到多少强者的摔杯声与心碎声……

    这还不包括少年大婚的消息一旦传开,多少宗门的所谓天才怕是要辗转反侧,彻夜无眠啊!

    要不,把愈神丹配方给我,我来炼啊?

    当然,这念头钟老城主也就自己想想,虽说少年承诺今后免费供应愈神丹,不再需要天价灵石,但这惊世奇丹的价值,就算是他也不能染指。

    对于诸多强者极其不懂事的恳求,云千秋是很想拒绝的。

    因为上午躺于床榻,一边玩弄着少女的青丝,两人都已经商量好这七天的二人世界如何过了!

    但当钟老城主拿出一张礼单时,云千秋却有些犹豫了。

    礼单虽仅有一张,却并不代表诸多宗门出手吝啬,恰恰相反,那礼单上各种琳琅满目的宝物,让少年看的一阵胆战心惊,甚至有种自己不经意间仗着惊世奇丹搜刮民脂民膏的错觉。

    “那个,钟老城主,麻烦您把滚出屋外的那部分先卷起来。”

    从两人盘膝而谈的木桌,一直滚落到屋外几近门口,可见诸多宗门出手之阔绰。

    这礼单,虽有借花献佛的意思,但不得不说,这一切的起因,都是云千秋自己啊!

    “所以,云客卿,您有时间炼制了么?”

    钟无锋说话间,眸中还闪过阵阵羡慕。

    哪怕灵药师极为富有,身为丹城城主的他更是如此,但如此多的奇珍异宝,他都不禁看的眼红。

    “这……”

    云千秋揉着下巴,有些为难。

    大婚虽喜庆,婚前却是最忙碌的。

    玄女宗上下都为此而忙碌,自己总不能独善其身吧。

    “蜜月什么的,只能推后了啊……”

    无奈地揉了揉额头,想到云水柔那理解之余还有小小幽怨的目光,少年便一阵郁闷。

    虽不为五斗米而折腰,但面对总价值五位数的灵石面前,少年不得不违背一下自己的计划。

    当然,若他没有答应愈神丹免费,仅凭炼神塔的一笔生意也能赚出和礼单相差不多的数目。

    “好吧,愈神丹我炼……”

    见少年答应,钟无锋欣喜之余,还不由暗松了口气。

    这两头得罪人的事情,再不能有下次了!

    于是,随后的几天,云千秋又将自己关进了炼丹室当中。

    期间,除了和云水柔游玩嬉闹,少年也尽到了少宗主的责任。

    宗门大比结束,自然要有一番赏罚。

    别的不说,宗主阁弟子在那种情况下,都未选择叛阁离去,云千秋不能不赏赐。

    于是,除了炼丹外,少年还顺便在藏经阁抄写武技秘术,奖励每一位宗主阁弟子。

    尤其是素华、李画竹、程武等人,更是赐予了真正的地阶武技!

    对此,宗主阁上下,可谓是一片感激。

    本来大比之时他们得知当初在藏经阁,就是少年解围,令方振三人落败而归,就已经够受宠若惊了。

    没想到,大比结束后,他们竟然又被赏赐了珍贵武技!

    短短几天内,宗主阁弟子凡是提到少宗主三字时,满满的感恩戴德,以及前所未有的自豪!

    身为玄女宗的一位弟子,足以自豪!

    有这样的少宗主,更令他们感到骄傲。

    试问两大地域哪处宗门的少宗主能如此逆天,出手如此大方?

    没有!

    地阶武技,那可是其他宗门苦修一生,呕心沥血也未必能换来的珍藏!

    可是在宗主阁?人手一卷!

    若不是修行过后威势惊天,众人甚至怀疑半步地阶武技已经成了随地可见的大白菜。

    七天时间,过的很快。

    炼丹,写武技,陪水柔姐,偶尔去找老祖与风吟天品茶谈笑,再指点一番族人的武道,这等生活,着实惬意难得。

    夜晚,玄女宗上下张灯结彩,喜意洋溢,等待着明天那对金童玉女的大婚。

    宗主殿,红布绕梁,装潢翻新,别具一番温馨。

    殿外,少年的身影缓缓走来,灯火之下,风雪月正玉手执朱笔,柳眉不时微蹙。

    “雪月,明天就是秋儿的大婚之日了,你在忙什么?”

    “批阅宗文……这几天只顾着为两个孩子的婚事忙前忙后了。”

    “这才七天,宗文就堆满桌子了?”

    “你才知道啊,一宗之主哪有那么好当的。”

    “我来帮忙,想当年为夫在御林军中,文韬武略那都是顶尖……”

    “去去去,宗门无小事,不许你胡闹。”

    郎情妾意,好不热闹,令站于殿外的云千秋都有些不忍打破这一刻。

    但想到此行目的,少年只得轻咳两声,扬起笑意道:“爹娘,这些天你们辛苦了。”

    见云千秋走来,与风雪月争执朱笔的云天龙才匆匆起身,投去抹略显不爽的目光。“臭小子,你不去找水柔丫头,来煞为父的风景作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