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2章 前世种种
    ,精彩小说免费!

    数百年的了无音信,哪怕身为挚友的云千秋也不知他经历了什么。

    但当云千秋登临云皇,叱咤万界时,终于与那位挚友重逢了。

    身旁,还有一位如九天仙子的女人陪伴。

    数百年究竟经历了什么,云千秋不知道,也没问,挚友也未说,只是留下两册卷轴。

    “云兄登皇,普天之下怕是无宝物可入云兄神眼,但此功法云兄收好,愿云兄,也能早日找到有情人……”

    那位挚友,是前世少数几人知道云千秋身怀生生造化功,也是唯一一位少年主动告知的人。

    这双修功法,云千秋用不着,但心意却重过泰山,令他两世难忘。

    之后,那挚友便踏云离去,过的,怕是云千秋最羡慕的眷侣生活……

    日月若未枯,伴卿不离弃。

    当初,甚至有那么一刻,云千秋都想过放弃生生造化功,与女帝共同修行《日月情辉决》。

    但之后发生的一切,却令少年万念俱灰。

    “秋儿,秋儿,这功法,究竟是什么品阶?”

    脑海中尽是回忆,令云千秋嘴角的笑意渐僵,直到被风雪月呼唤,他才得以走出那撕心裂肺的往事……

    “啊,这功法么……”

    揉了揉眉头,少年仍感觉唇间苦涩,胸膛偏左的地方隐隐作痛。

    这功法,曾经挚友交给他时,并未提及品阶。

    或者说,以他当时的境界,所谓的品阶,已经成为阻碍自身的桎梏。

    没有品阶,并不代表难登台面,恰恰相反,云千秋所修的生生造化功,同样没有品阶。

    挠了挠头,才见少年笑道:“没有品阶,不过孩儿可以保证,绝对要胜过玉女素心功。”

    其实云千秋已经很低调了,日月情辉决的阳卷他曾看过,何止是胜过地阶功法,拿它和地阶功法相比简直就是种侮辱!

    弃剑冰封,以情入道,数百年光阴,实力竟还超越当年,可想此功法之强!

    说实话,若非至亲之人,亦或者只有父母名分,并非血浓于水,云千秋也断不会将这功法拿出来。

    甚至若不是拥有生生造化功,当初他绝对会选择日月情辉决与水柔姐一同修行。

    “没有品阶么?这……”

    “虽无品阶,但听名字爹娘想毕也能猜出,此功法必须情投意合,不离不弃,众生相伴,绝不能有丝毫二心,否则后果如何……”

    少年未曾言尽,或者说后果怎样他也不知道,但终归好不到哪去。

    “以情为道么……”

    俨然,云天龙对于功法的认知,还停留在品阶越高便越厉害的地步。

    然而在旁的风雪月却捧着青色卷轴细细打量,片刻过后,美眸泛出前所未有的凝重。

    “秋儿,你跟娘亲说实话,这功法……究竟是哪里来的?!”

    眼界决定一切,身为一宗之主,风雪月自然能看出这功法的玄奥!

    甚至饶是以她的见识,暂时也只能端详其中的冰山一角罢了,若是修行起来,怕是千难万险!

    但千难万险换来的,却是超出她想象的强横!

    虽未看过阴卷,但云千秋也可以肯定,真正的情字,本就需要经过无数磨难,才能真正拥有。

    日月情辉决,不像其他功法,少年可以指点任何细节,只能依靠风雪月两人自己悟研。

    但两人之间,终归有十八年的长相厮守,就算无法达到当年挚友的境界,但起码能远超玉女素心功。

    望着风雪月凝重到极点的目光,云千秋轻笑着摇了摇头,出奇的没有解释。

    “功法从何而来,娘亲就莫再追问了,尽管与父亲修行便是,不过还请爹娘切记,此功法,无论是谁都不能传承。”

    说完,少年兴致索然,缓缓走出宗主殿。

    望着那修长的身影,风雪月朱唇紧抿,总感觉月光洒下,令她感到说不出的陌生……

    “难道,这也是在绝命之谷中得到的么?”

    片刻过后,才听宗主殿内传来两人的声音。

    “雪月,这阳卷太晦涩难懂了,咱们确定要修行么?”

    “废话!云天龙,你知不知道这次占了秋儿多大的便宜!这功法你若不修行,简直枉为人父!”

    “不是吧,这么严重……我炼还不行么?反正有你陪着。”

    深夜,少年一人站于殿外,望着皎月月光,星眸当中泛出抹无人能懂的深邃。

    万剑穿心之时,他就该想到,这功法,他与女帝修不成。

    只可惜,没能早点看透……

    时间推移,天色朦胧。

    李画竹匆匆走来,站于少年身后,躬身道:“少宗主,该换新郎服了,今日大喜,您这一身白,太煞风景。”

    “嗯。”

    微微颔首,云千秋扭身间,好似用尽力气眨眼,将星眸中的深邃挥散,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春风得意的喜意。

    “女帝,你那一剑穿心之时,你我便恩怨已绝,今生我云千秋挚爱的人,名为云水柔!”

    天色渐明,爆竹声打破了玄女宗的寂静。

    喜庆,从云千秋换上大红新郎袍,身披红花的那刻,洒满整座玄女宗。

    花瓣飞舞,少年春风得意,众星捧月,向着栖凤山而去。

    素华、风玉几女面涂粉胭,笑容俏皮,堵于门外,故作刁难。

    “说,你今日要娶的人是谁?”

    “云水柔。”

    “云水柔是谁?”

    “是你少宗夫人!”

    高喝间,少年嘴角一笑,趁几女来不及反应,闪入那精心布置的闺房当中。

    “啊……少宗主,你还没撒钱呢!”

    只见一身锦袍拉风的云皓毅屁颠屁颠跑来,身后的云府族人搬着几大木箱,装的是整箱的灵石。

    “哗……”

    灵石与花瓣飞舞,勾勒出一道令人毕生难忘的画面。

    闺房当中,床榻柔软,倩影身着火红凤裙,头戴喜布,遮住了那倾国倾城的容颜,却好似遮不住那秋波温柔的眼神。

    云千秋一把将娇躯搂在怀中,只听喜布下传来声令人心魂颠倒的嘤咛,随即,按照婚礼本该挣扎几下的少女好似完全忘了,两条玉臂只顾紧楼少年。

    漫天花雨,红毯直铺,通向宗主正殿。那将是两人拜堂成亲,情定终生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