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4章 蜜月
    ,精彩小说免费!

    星眸中闪过抹无与伦比的柔情,少年将那糕点半咬在嘴中,然后,凑到那抹红唇嘴边……

    两人之间,仿佛只差一身婚纱的距离。

    终究,松软的糕点上,染上了一抹如火的殷红……

    这一夜,水乳交融,鱼水之欢,**曼妙,回味无穷。

    曾经纤弱之下却隐藏着坚强的少女,成长为了女人。

    云千秋的女人。

    同样,那个一袭白袍纤尘不染,淡笑整日挂在嘴边的少年,也成为了真正的男人……

    天色渐明,愉悦过后的两人却紧拥在一起入睡。

    只是云千秋的肩膀,多了一道仿若因为疼痛,而留下的牙印。

    那是两人相爱的见证。

    随后的几日,就算不用少年吩咐,也无人胆敢惊扰。

    两人直到正中,才换上一身崭新衣袍,十指相挽,化作两道流光,游历山间,尽显二人世界,只留下无数道羡慕的仰望……

    半月的游山玩水,是云千秋重生以来最惬意的时光。

    玄岚地域的名胜古迹,山水庙宇,遍布两人的足迹。

    但时光匆匆,日出日落,终归要有回去的一天。

    “云弟,咱们先去把佛珠给爹娘送去吧,那可是住持亲自开光的呢。”

    “嗯,还有你我亲手挖的山参,给吟天爷爷和老祖送去。”

    一日,玄女宗外,两道恩爱有加的身影走来,女子一瞥一笑,足以令路旁鲜花黯然失色。

    镇守宗门的弟子见状,当即面色一肃,想要躬身行礼,却被少年阻止。

    佛珠不贵,山参也不贵,但偏偏收到礼物的几人很是欣喜,高兴不已。

    “吟天爷爷,这山参可是我们亲手挖的,你可不能送给别人啊。”

    栖凤山巅,少年一脸笑意。

    对待风吟天,先前虽无交集,但一日为父终生为父,况且前者对于风雪月的照顾,亦如父亲般慈祥。

    “好说好说,千秋挖的山参,老夫怎么可能舍得送人?”

    风吟天笑容和煦,捋着银须,又与少年谈笑片刻,过问了一番两人蜜月过得如何,才见云千秋笑容收敛,略显正色:“吟天爷爷,一个时辰过后,还请你去趟宗主正殿,千秋有事商议。”

    “噢?”

    风吟天没想到,少年刚刚回来便召集自己,但望着后者的脸色,最终点头同意。

    告别云水柔后,云千秋奔波在玄女宗各处。

    蜜月时光,着实让他惬意,但正经事不能懈怠。

    实际上,在游山玩水时,少年便已经筹备起自己的计划。

    当然,这计划实行起来,他得先找一个人。

    “文良会长么?他们还在贵客殿,少宗主用我带路么?”

    “不必了。”

    谢过值守弟子后,望着贵客殿的方向,云千秋扬起抹笑意。

    文会长啊,半个月了还不肯走,不可能是看上玄女宗的饭菜可口了吧?

    与此同时,贵客殿内。

    “文兄,你确定咱们还要再待上几日么?这都半个月了……”

    说话之人,正是古明。

    两人曾受邀来参加婚礼,已过半月,却还不曾离去。

    此时的古明脸色为难,甚至还有几分忐忑。

    哪怕他贵为灵药师,但在玄女宗仍不免有些拘束,原因无他,玄天宗和玄女宗之间的差距太过巨大。

    虽说与少年有一段交情,可这并不是得寸进尺的筹码。

    文良若有所思,捋着银须:“再等等,云客卿再怎么说,也出身于我玄天宗,这点面子,终归还是要卖的。”

    文良此话不假,在圣武大陆,传承观念极强,也正因为如此,在诸多强者当中连一席之地都勉强的玄天宗,才会被奉为贵宾。

    话虽如此,可古明却仍满布愁容。

    有交情是不假,但如今的云千秋,岂是当年的寻常少年?

    贵为一方客卿,名震两大地域,甚至按照灵药师的规矩,见到云千秋,两人都要主动行礼才可。

    “虽与云客卿接触不长,但此子极重感情是不假,可你觉得……以他的眼界,能看上那俩不成器的小子?”

    此话一出,文良的脸色也略显阴沉。

    是啊。

    半月时间,两人游山玩水,可丹城方面,云千秋的名声却更为赫起。

    原因无他,自然是因为钟无锋突破塔巅。

    可以说现在,不知多少灵药师想投奔玄女宗,只求得到少年一番指点,换来的却是鞠躬尽瘁。

    至于赵天匡与王凯安……

    两人的天赋,在玄岚地域只能说勉强还行,可在云千秋眼中,算的了什么?

    “成与不成,也只能看云客卿的心情了。”

    说话间,却见殿外走来一道修长身影。

    “文会长,古前辈,近来可好啊?”

    望着少年的笑容,文良不禁一愣。

    云千秋竟然回来了?

    他不会是亲自来撵人的吧?

    微微摇头,才见文良笑道:“劳烦云客卿,我等厚颜居住贵宗半月……”

    话未说完,便被云千秋打断:“文会长,你之前不就答应过小子,不已客卿相称么?”

    少年的话极为真挚,令文良一阵感激。

    当初云千秋确实说过不必拘礼,但那是在玄古丹城啊,今非昔比,他怎能不受宠若惊?

    “好吧,千秋,你既不见外,老夫也就开门见山了……”

    轻呡口香茗,文良才缓缓道:“你也知道,我与老古天赋有限,虽得你指点,能有所突破,但今生成就,也就止步于此……”

    “但我们俩那不成器的徒弟,虽天赋拙劣,但好在还不算笨到家,千秋,你我不算外人,至少我与老古未拿你当外人。”

    说话间,古明也脸色凝重道:“坦白说吧,我想将王凯安托付给你,此子出身贫寒,心性当中难得勤勉,跟在你身旁,哪怕只做个学徒,也比跟着老夫有前途。”

    “还有天匡,他虽与你有过矛盾,但看在文某这张老脸,能否不计前嫌,让他跟在你身旁,什么粗活累活,尽管使唤便是!”

    两人说到此,唯有目光期盼地望向云千秋,等待着答案。

    反观少年,不免有些错愕。

    他没想到,自己和两人想到一起去了!如今虽贵为少宗主,但也需培养一批自己的班底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