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6章 身世迷离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云天龙考虑的没错,灵兽当中,也有擅长迷惑人心的,模仿孩童哭声,并不难。

    “但我当时没路了啊,若是被追上,咱爷俩就得交代在那,为父心想若能让其两虎相争,再趁机逃走也行。”

    于是,云天龙便顺着哭声寻去。

    却没想遇到的一幕,令他险些惊掉下巴。

    “寻到哭声时,是在一处废墟当中,似庙非庙,又好像祭台,可破损的太过严重,已经看不出真正年代了,况且当时为父哪有心情管这些?”

    云天龙本想引出灵兽,让其相争,自己开溜。

    然而,那哭声并非灵兽迷惑人心所发出,而是一位女婴发出的!

    走投无路的云天龙差点跪了啊。

    要真碰到灵兽,他也认了,好歹还能搏一搏。

    可这荒郊野岭,碰到个女婴,说实话,云天龙甚至怀疑自己遇到鬼了!

    “然后呢?”

    听到关键处,母子两人急声问道。

    云天龙却是撇了撇嘴:“然后,你娘亲不都知道了么,说来也怪,当时我将你放下,准备和灵兽拼命的时候,那孽畜不知是抽风还是咋样,压根不敢踏进废墟半步……”

    “不敢踏入半步?”

    “是啊,而且看那孽畜当时的模样,跟被吓尿了一样,四肢趴地,我以为是有云游高人暗中相助。”

    云千秋闻言,却是剑眉紧蹙。

    “当时以父亲的境界,能逼到其走投无路的灵兽,至少是四阶,而能将其吓到趴地不起……”

    那种恐慌的表现,至少也得高出一个大境界才能做到!

    “当晚,我抱着你在废墟过夜,那一晚咱爷俩也算命大,竟然没有灵兽偷袭。”

    就这样,云天龙逃回了夏国,之后的事情,便是前身的记忆。

    哪怕时隔多年,云天龙亦是心惊胆战,但却强撑笑容:“话说,你小子天生就是个风流胚子,当时水柔丫头哭的厉害,将你俩放到一起后,她竟然不哭了,而是还拉你的手。”

    “我当时看那是个女婴,正好给你当老婆,没想到你小子也够争气的啊……”

    提到已成结发夫妻的两人,云天龙便一阵傻乐。

    母子两人见状,不由抛出道白眼。

    这都谈论正事呢,你就不能正经点?

    云千秋紧蹙着眉头,脸上尽是疑惑。

    水柔姐竟然是在灵兽森林被捡到的!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要知道,寻常武者在灵兽森林中,都得步步小心,而仅是女婴的哭声,一旦吸引来灵兽,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

    可是,逃到此处后,却将灵兽吓退,有惊无险。

    “秋儿,此事你怎么看?”

    风雪月也感觉此事不对,朱眉紧蹙。

    听到发问,少年却也难以给出答案。

    当时前身只是孩童,记忆早已忘却,根本无法追溯。

    “我也说不清,究竟是真有高人在暗中庇佑,还是那处废墟另有玄机……”

    令四阶灵兽吓尿跪服,虽说云千秋现在展露气息也能做到,可当初若不愿现身,凭云天龙的实力根本察觉不出。

    而那处废墟虽不知具体岁月,但未必没有何等玄机!

    但无论是废墟玄机还是暗中高人帮父子两人躲过一劫,这一切,都和水柔姐有关系!

    想到此,少年当即问道:“父亲,捡到水柔姐的时候,她身上可有什么东西,如玉佩玉镯之类?”

    云天龙却是不假思索,很肯定道:“绝对没有,当时她都没有襁褓包裹,哪有什么玉佩?”

    “这……”

    云千秋闻言,眉目间的疑惑更甚。

    本来以为能从父亲那得知线索,却没想结果大为失望。

    “妖族……这其中究竟有什么辛密?”

    少年无法想象。

    甚至思索间,他更细思极恐。

    在灵兽森林中捡到女婴,而且还身怀妖族神魂的概率,丝毫不比诞生一位无上神体高,都是数万年难遇之事!

    而如此惊天奇事,却碰到一起,究竟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有何方大能在掌控这一切?

    若真是后者的话,那恐怕在那等存在眼中,七品宗门也不过是他玩弄于股掌间的蝼蚁罢了!

    “但愿是巧合吧……”

    不到万不得已,云千秋真不愿和妖族扯上关系。

    虽然线索已断,可少年揉了揉额头后,却依旧语气凝重:“父亲,那处废墟具体在什么位置,你可还曾记得?”

    “这……”

    云天龙一听,顿时满脸为难。

    这都十八年前的陈年往事了,他哪还能记住?

    灵兽森林那么大,再加上他当时是在逃亡,哪还顾得上那些?

    “千秋,你是想让为父再带你去一趟?”

    以如今两人的境界,断然不会被逼到走投无路,可在一望无际的灵兽森林找寻一处废墟,和大海捞针没什么区别。

    甚至这么多年过去,那处废墟还存在与否都是两说。

    “孩儿正有此意。”

    云千秋微微颔首,虽然搜寻起来难度极大,可若不弄清楚事实,他始终无法放心。

    “这……”

    云天龙满脸为难,他虽平时大大咧咧,可也知道云水柔身份不凡,绝不是寻常弃婴,此时好似想到什么,皱眉问道:“千秋,是不是水柔这几日有什么反常?”

    “这倒没有。”

    在玄女宗这段时间,两人亲密无暇,连夫妻之间的周公之礼都已不止一次,可云水柔依如往常那般,倾国倾城,毫无异常。

    至于武魂方面,云水柔如今已能展露五道尾巴。

    可九尾天狐自从崇阳镇后山觉醒时展露过一次以外,其余时候,沉寂无声。

    云千秋想要去呼唤,却无法预料到后果。

    “那成,过几日你父子就动身,无论如何,去灵兽森林找一趟。”

    说话间,宗主偏殿气氛沉寂,唯有少年眉目间的愁云最深。

    因为也只有他才真正明白,水柔姐背后隐藏的秘密有多惊天骇地。

    正当此时,却见李画竹匆匆跑来。

    “禀报少宗主,无相宗首席伏正华前来,说有要事找少主相商……”

    无相宗?伏正华?

    云千秋闻言,本就愁云满布的剑眉,更是紧蹙成团。

    自己还正为水柔姐的事情发愁,他怎么就找上门来了?而且拍卖会已过,伏正华来此,是为无相宗出面的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