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8章 来自父亲的支持
    ,精彩无弹窗免费!

    母亲脸上那抹内疚,令云千秋看的心疼,更让他动摇。

    换做前世,孑然一身的他,无牵无挂,只为登临武道巅峰而拼搏。

    如今,他有父母,有红颜知己,有亲朋好友,多了铠甲,生了逆鳞,亦有了软肋。

    他这一走,玄女宗上下,甚至两大地域的命运,都会为之动荡。

    无相宗有赶赴圣地选拔的资格,仅剩一月时间,才被伏正华告知,先前风雪月保密,就是担心少年的雄心将自己害死。

    “秋儿,在两大地域,你要风得风,要雨是雨,待你将来继任这凤椅,我玄女宗定能一飞冲天,何必冒此凶险?”

    云天龙也劝道:“是啊,千秋,为父当年也曾浴血奋战,算是从尸体堆里爬出来的,可机缘虽重,但重不过身价性命……”

    顿了一顿,见少年星眸闪烁,他又叹了口气,竟流露出几抹刚毅:“为父虽不知圣地为何等存在,但亦知此行凶险,可若是因为牵挂我们才摇摆不定,那大可当机立断。”

    “为父无能,不能令你生而为天骄,但更不能斩你羽翼,阻你脚步。”

    云天龙的声音极为刚强,此刻一代大将的风范尽展无疑。

    云千秋闻言,目光中闪过抹惊讶。

    他没想到,父亲对这件事的觉悟,竟然比母亲还要看得开。云天龙好似也猜出了少年的心思,洒脱一笑,宽厚的手掌揉着前者脑袋:“傻小子,为父也年轻过,少年仗剑走天涯的梦想,谁没有过?但为父本领有限,今生最能吹嘘之事,便是娶了你母亲,还有你这样

    的儿子。”

    “可你不同,矫情的话咱爷俩就不说了,总之,想去,那便去!”

    云千秋温煦一笑,感谢父亲的理解,在旁的风雪月见状,却俏脸一寒:“云天龙,你当这是玩笑啊!你知不知圣地是什么?此行有多凶险?”

    “不知道又怎样,我知道秋儿想去,当父亲的不能拦他!”

    “你……”

    风雪月气急,干脆玉手紧掐云天龙的耳朵:“你什么都不知道,还敢在这胡说八道!”

    换做平时,云天龙早就吃痛求饶,但此时任凭玉手如何狠掐,亦脸色不变:“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我云家是靠军功从马前卒走到现在的,云家的男人,会死,但从不怕死!”

    云皓毅的声音很大,竟震得风雪月都娇躯一颤,怔愣当场,迎着前者那坚毅的目光,她竟一时间美眸通红……

    少年看在眼里,叹了口气,父母都是为他好,可抉择,终究要面对。

    云千秋起身,一人走在玄女宗内。

    他走的很慢,想了很多。

    圣地选拔,若再给他一年半载的时间,他不敢保证脱颖而出,但能保证活下来。

    可是现在……正如伏正华所说,人生能有几个六十年?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少年轻喃,品味着话里之意。

    圣地选拔,说起来其实并不公平,就算都是中品宗门,但实力却相差极大。

    可天底下哪有那么多公平?

    你想从一众天骄中脱颖而出,选入圣地,那自然要承担比其他人更凶险无数倍的搏命。

    圣地,俨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

    作为守护人族的滔然势力,圣地需要的,不是只知脚踏实地,一遇困难便退缩之辈。

    而眼下,想要登临更广阔的天地,貌似只有前往圣地才行。

    至于上品宗门?

    宗门之间,师承观念极重,除了少年这种特例之外,哪怕是无相宗首席的伏正华,想投奔五品宗门当一名内门弟子,后者都不会拒绝,甚至根本不允许叛出宗门。

    这也是为何当初云千秋刚到玄天宗时,柳如烟两人对其极为照顾的原因。

    踏入宗门,便烙上了师承的印记,他们本以为少年会在玄天宗待上十数年甚至更久。

    而且,风云拍卖行以及愈神丹,势必会传到其他地域。

    若是被上品大派盯上,那愈神丹以及诸多改良配方,定然会心动!

    那时候,云千秋拿什么守护这一切?

    唯有实力!

    道理,少年都懂,比圣地选拔更凶险的机缘,他也经历过。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轻喃间,云千秋星眸间的犹豫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往无前的决然!

    前世,他能披荆斩棘,登临云皇,今生,若连区区圣地都不敢去,还配谈什么重回巅峰么!

    不知不觉间,少年登上了栖凤山巅。

    山巅,风吟天正吹着清茶,神态怡然。

    见到少年,老者只是抬了抬眼:“想去了?”

    云千秋星眸一振,随即却又笑了。

    太上长老立于山巅,这玄女宗的一切,怎能逃过他的法眼?

    “想去了。”

    云千秋坦然点头,目光清澈。

    风吟天呡了口茶,捋着银须:“千秋,希望你不要怪你母亲,她已经差点失去你一次,不想再有第二次。”

    “倒是你父亲……”

    好似想到什么,老者洒脱一笑:“好一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先前是老夫小觑他了!”

    俨然,就算嘴上不说,但若没少年的话,云天龙却是难以配上风雪月。

    可是今天那一改先前的刚强,却令其刮目相看。

    “想去,便去吧。”

    终究,老者开口了:“更何况,老夫现在拦得住你么?”

    虽听出了话里之意,但云千秋仍然感激一笑,对风吟天郑重行礼。

    接过一杯清茶,才见老者缓缓道:“不过我要提醒你,如今,断月阁乃是四阁之末,但当年却是四阁之首,其底蕴之强,令三阁联手都只得望其项背。”

    “可是,当年断月阁最强的两位弟子前去,却落得青黄不接,到如今,已经接连数代没有出过一位太上长老了。”

    云千秋品着清茶,更品着风吟天此话之意。

    若自己陨落,那今日这一切,都将如断月阁当初那般,随之陪葬。

    双肩很重,那是少年所背负的压力。

    但他仍旧义无反顾的饮尽清茶,赫然起身,只留下一道潇洒的背影。风吟天看在眼里,笑容和蔼,压抑许久的泪水却再也遮掩不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