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8章 娘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伏正华虽脸色难看,但事已至此,却并没有也无法后退,干脆上前一步,将岳怡萌挡于身后。

    “还能怎么办,打呗!今天我算是让你们俩坑苦了!”

    他虽是三人中境界最高者,但落入逍遥宗眼中,换来的只是轻蔑一笑。

    岳怡萌见状,忍不住拽着少年衣角:“云兄,你倒是想个办法啊,不会真让师兄跟你拼命吧!”

    然而任凭众人再如何着急劝阻,云千秋却是淡笑不减:“我不是都请人去叫执法队了么?”

    “你!”

    岳怡萌闻言,俏脸一怒,险些晕倒。

    这就是你的办法?

    那本姑娘还是指望自己吧!

    “算了,就当行侠仗义了,反正本姑娘一开始也没打算坐视不管!”

    段姓青年闻言,嗤笑中更升出深深的鄙夷:“小子,你还真是傻的可笑,待会就让你看看,执法队能不能救得了她!”

    他本以为这叫嚷最厉害的白袍少年,哪怕实力不济,但为英雄救美,亦会和自己争执到底。

    可没想到,这怕是个傻子吧?

    难道他听见到小爷刚才说的?执法队不会过多插手宗门内事!

    还是心存侥幸?以为会有奇迹发生?

    “不管怎样,小爷我记住了,进入选拔时,千万别碰到我逍遥宗!”

    对于这等威胁,云千秋却只是淡笑耸肩,毫不在意,只是目光扫视几人所站的位置时,星眸中闪过抹不易察觉的精芒……

    片刻过后,便见几位身穿天墉宗弟子衣袍的几位青年赶来,正是巡逻的执法队。

    几人虽境界不高,甚至与逍遥宗几人不相上下,但去满脸傲意,因为身上所穿的衣袍便是最大的依仗!

    为首的青年走进时,更是眉头紧蹙,很是费解。

    中品宗门派来选拔的人都是傻子么?这两天在城内闹事挑衅的人不是一般的多!

    在天墉城,任你是哪处中品宗门的首席,也得乖乖低头做人!

    “什么人在此闹事?”

    执法队刚进来,段姓青年便眼前一亮,笑脸相迎的同时,藏于袖中的掌间更是多出一枚璀璨灵石。

    “这位大人……”

    然而还没待他晓之以理,顺便诱之以利,便见眼前一道白袍闪过,紧接着便传来少年的哭喊声。

    “娘子!娘子别怕,天墉城的大人来了,一定会为咱们讨还公道的!”

    “娘子你没受伤吧?是相公的错,不该带你来参加圣地选拔的……”

    众人只见云千秋速度飞快,将蜷缩角落的女子揽入怀中,嘘寒问暖,神情激昂,甚至喊叫之余眼角还有泪水留下。

    少年开启影帝模式不需要丝毫酝酿,仅仅刹那,便令客栈内鸦雀无声……

    围观众人全然没想到,这仅有半步武王的少年会来这一出!

    混蛋,放开那妹子啊!

    伏正华两人亦是嘴角微抽,望着将女子紧紧护在身后的少年,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话说,这算不算抓住云千秋的把柄了?回头告诉水柔少夫人会不会有好戏看?

    他们如何都没想到,几月前才刚刚大婚的少年,来到天墉城第一天,便称一位萍水相逢的女子为娘子,而且如此撕心裂肺,感天动地……

    若非知道云千秋的底细,他们怕是就信了啊!

    连身为同伴的两人都一脸懵逼,更何况是逍遥宗的几人。

    段姓青年连灵石还没递去,就怔愣原地,其余几人亦是犹如石化。

    这小子,太卑鄙了吧!

    那特么是你娘子么?

    你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吧!

    她分明是我逍遥宗的人好么!

    “怎么回事?是你叫执法队的?”

    青年眉头紧蹙,却见云千秋一抹眼泪,颤声道:“几位大人千万要为我做主啊,刚才我几人去客房收拾行礼,回来便看见娘子被人轻薄……”

    “噢?”

    青年目光一寒,暗含怒意的瞪向逍遥宗几人:“几位好大的胆子啊,光天化日,在我天墉城还敢如此不守规矩!”

    段姓青年嘴角一抽,显然对天墉宗很是忌惮,同时也更气少年这混淆是非:“大人明鉴,此乃我逍遥宗的内事……”

    话没说完,便被云千秋愤愤打断:“呸!你丫要脸不要,我娘子若是你同门,岂不是说你就是欺凌同门的武道败类!”

    “卧槽……”

    段姓青年俨然懵了。

    这小子分明是在拐弯抹角的骂自己啊!

    而且那本来就是我同门好么!哪里是你娘子!

    然而听出少年话里之意的众人当即捂嘴偷笑,岳怡萌更是感到解气。

    段姓青年见状,脸色铁青,但被天墉宗几人怒视,当即汗如雨下:“大人,别听那小子胡说,那女子是我等同门,刚才与我有所争执……”

    云千秋却又打断道:“胡说,我与我娘子从小便在宗门相识,哪里会有你这败类师兄!”

    “你!”

    若眼神能杀人,少年早被逍遥宗千刀万剐。

    然而执法队却听得一脸不耐烦,挥手将段姓青年震退,走于两人面前。

    扫视几眼,女子却是梨花带雨,美眸通红,俨然受了天大委屈,而白袍少年……悲愤不似作伪。

    “他真是你相公?”

    听到青年的话,客栈内的聒噪顿时平息,段姓青年更是咬牙切齿,传音威胁:“姜妙薇,你若敢答应他,就是叛宗,信不信我现在就清理门户!”

    名为姜妙薇的女子娇躯一颤,美眸当中闪过几分惧怕,然而正当此时,却听脑海中传来一阵温煦。

    “这种师兄,不要也无妨,该怎么选,想毕姑娘已有答案了吧?”

    少年并未滥情风流,只是嘴角挂着往常的淡笑,救人纯属觉察古弓不凡,称其为娘子也不过是无奈所为。

    但他刚才听得清楚,逍遥宗几人,连姜妙薇的灵戒都抢了,俨然是赶尽杀绝。

    若他还执意跟着几人,那就当自己瞎了眼。

    然而,云千秋并非瞎子,只见女子紧咬樱唇,苍白的俏脸上浮现出抹粉霞。

    “请大人做主,他……的确是小女子的夫君!”

    此话一出,满堂骇然。尤其是逍遥宗几人,身形如遭雷击,脸色再不复先前的轻狂,反而犹如死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