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3章 害群之马
    ,精彩小说免费!

    第二点原因,还是关乎嗜灵寒炎。

    火灵一出,圣地为之心动确实不假,但那也会将他推到风口浪尖。

    在圣地庇佑下,或许没人敢抢夺,但云千秋会一辈子待在圣地么?

    这也是他为何不愿轻易展露火灵的原因。

    唯一一次,还是在玄女宗大比,可那是因为他若是死了,父母亲人都会随之陪葬,逼不得已。

    总之,能不展露火灵最好,可若实在没有选择的话,他不介意再高调一次!

    “走吧,现在咱们的目标,就是活着到达终点……”

    只要到了终点,一切便能迎刃而解!

    “嗯!”

    伏正华三人重重点头,四人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原地,只是这次,比起先前,更加不离不弃。

    两天过后,天墉城内。

    云千秋四人所居住的客栈内,一位消瘦老者面容阴羁,目光狠厉:“查出来了,那几个家伙,是无相宗的人!?”

    身旁的弟子不敢隐瞒,将从客栈老板那里得来的情报详细讲述。

    老者听完,本就阴羁的脸色更加恼怒。

    “好一个六品宗门!连我天墉宗的弟子都敢杀,若不敲打一番,还想翻天不成!”

    老者勃然大怒,区区中品宗门,一向只有仰望自己的资格,现在却敢杀他弟子,如何能不怒!

    “现在就命人赶往无相宗,该怎么做,你们心里清楚!”

    老者刚发号施令,却见另一位眉目银白,面容和煦的老者捋着胡须,俨然也是天墉城的长老。

    “师弟,算了吧,为这点小事就牵连他们所在的宗门,未免太过分了。”

    与恼怒老者不同,银眉老者的态度极为友善。

    有黑就有白,上品大派也是一样,那些害群之马终究只是少数。

    而银眉老者反对之余,语气当中还带着抹不快。

    那名内门弟子为什么会死,他怎会猜不到?

    无非就是太得寸进尺,最后无相宗那几人被逼得翻脸了呗。

    要让他说,就是活该,这种说出去有辱上品大派的渣滓,死光了才好!

    甚至对于发怒的同门,他也很是鄙夷。

    都是一方大派的长老,却偏偏用这种下九流的方式来强抢灵石,太掉价了!

    但毕竟是多年同门,就算心底鄙夷,老者也不好表露。

    况且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银眉老者此时能做的就是劝阻前者不迁怒到那几人的宗门。

    然而此话一出,却见消瘦老者怒意更甚:“师兄你这是什么意思,死的不是你徒弟,你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了!”

    “你……”

    银眉老者一听,和煦的脸上越发不快。

    这是谁弟子死的问题么?

    原本想要发怒,可银眉老者出于涵养,最终还是忍住了。

    再说了,下梁不正上梁歪,关于用玉牌来赚取过路财之事,就是消瘦老者与其他上品大派的几位一丘之貉同流合污,能做出这种不耻之事来,能指望这老东西的人品强到哪去?

    “冤有头,债有主,若找去无相宗,仇是报了,师弟你也威风了,但传出去,我无相宗的脸面往哪搁呢?”

    银眉老者虽不怒,却也一身浩然正气,说完还不用别有用意道:“而且师弟,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

    圣地选拔,又不同于其他时候,那可是诸多宗门天骄云集,你收过路财就算了,还得寸进尺,总会有报应!

    甚至银眉老者还有些不爽,怎么这么多天,才死了一个害群之马?那帮中品宗门的天骄倒是替本长老多清理门户啊!

    消瘦老者被呛到无言以对,脸色一阵铁青:“这么说,师兄是不打算帮忙了?”

    银眉老者懒得理会,冷哼道:“师弟你都说了,死的又不是我徒弟,我何必多管闲事?”

    “你!”

    狠狠咬牙,老者却无可奈何银眉师兄,只能将怒火发泄到无相宗头上:“行,师兄你不管也无妨,不就是无相宗么,老夫一人前去足以!”

    “你们几个,再去问问,还有哪个宗门,这笔账不能就这么算了!”

    玉符破碎时是四个人,而六品宗门仅有三个名额,消瘦老者俨然是想大动干戈。

    然而正当此时,却见坐于两人正中,闭目养神的褐袍老者忽然开口道:“师弟,你说……他们杀掉的是你三弟子?”

    “是啊!若非如此,我怎会如此愤怒!”

    消瘦老者如此动怒,除了死于云千秋手上的是他徒弟之外,更重要的,是他感觉自己的财路受到了威胁。

    此事若不以雷霆手段镇压,那今后谁还会乖乖交买路财?

    话音落毕,褐袍老者缓缓睁开双眸,眸光中既无愤慨,亦无同情,可以说极其冷静。

    居于两者之间,便代表了他的立场。

    关于买路财一事,他既不同流合污,却也不觉得欺凌弱小。

    毕竟,这世道就是强者为尊,身为上品大派的长老,怎会不明白道理?

    三人都有自己所奉承的信念,无非立场不同。

    “依我看,无相宗还是不必去了……”

    此话一出,消瘦老者不由惊诧:“师兄,怎么连你也……”

    银眉老者与他一向不和,后者自己也清楚,可褐袍老者的态度始终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给宗门惹出麻烦就行。

    但这次两人齐力反对,令他感到错愕又不爽。

    然而话未说完,便见褐袍老者微微摇头。

    他并非不愿报仇,宗门弟子被杀,身为长老不能无视。

    可最令他在意的……

    是那四人的实力!

    藏于青年丹田最深处的秘法,只能窥探画面,却无法感知境界。

    “师弟,我记得你说过,当时其中三人都是怔愣原地,很可能是看不清容貌的白袍少年出手,而这意味着什么,你明白么?”

    此话一出,消瘦老者不由惊骇,就连银眉老者都是双眸细眯,精芒闪烁。

    “这意味着……对方一人,便能斩杀你的三弟子,而且他的同伴还未受伤。”

    随着褐袍老者的开口,就连在旁的弟子脸色都越发阴晴不定……“你今日赶尽杀绝,问罪无相宗,若此子真身怀不凡,到时被选入圣地,后果……你能承担得起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