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5章 我是名医
    ,精彩小说免费!

    沧静海闻言,脸色无奈,叹道:“这我知道,可是如今已到上古战场内围,灵丹已经用尽,叶师弟的伤再不治疗的话,就只能截肢了……”

    鬼面蛛王的毒液不仅能腐浊血肉,更能令受伤部位难以运转灵力。

    而要说凌空飞行?

    在上古战场掠空,就跟靶子没什么区别!

    毒液扩散,灵丹用尽,沧静海说的不假,想要保住性命,就得将右腿斩掉。

    可青年闻言,却是满脸急切:“截肢?师兄,若在此地截肢,叶师兄可就废了啊!”

    截肢便意味着沦为残废,就算他们能将叶宾背到终点,圣地也不会要残疾人。

    同样,哪怕回到沧澜宗,断腿残肢的武者,实力也会大打折扣。

    沧静海脸色也很是为难:“我也没办法,圣地选拔,咱们去哪找名医?”

    剩余四人虽然沉默不语,但态度却很明显,决不能被同门拖累。

    该舍弃时,只能让叶宾一人成全六人。

    但这种话,谁都没办法开口,场面很是尴尬,唯有叶宾一边抽搐,一边倒吸凉气道:“师兄,你们别管我了,到达终点要紧,这条腿,斩了也罢!”

    “这怎么可以,叶师兄,若丢掉这条腿,你今后的武道前途就毁了啊!”

    搀扶的青年明显与叶宾关系很近,此时满脸悲痛,心如刀绞。

    正当此时,却见沧静海想到什么,将目光投向四人:“不知四位可有祛毒灵丹,沧某愿高价购买,只要能保住我师弟的腿。”

    “我们……”

    岳怡萌闻言,当即便想答应。

    要知道,云千秋分给他们的灵丹,疗伤恢复的虽用了不少,但祛毒的却始终未派用场,她本就同情心极强,不忍看叶宾受罪。

    然而话未说完,便被少年打断道:“沧兄,不是我等不愿解囊,可贵宗准备的灵丹,都只能暂缓毒液蔓延,我们……”

    沧静海闻言,微微颔首,表示理解。

    从云千秋的实力判断,便将他们归类为六品宗门,准备的灵丹肯定不如沧澜宗要好。

    当然,这只是沧静海认为而已,云千秋精心准备的灵丹,绝不比四品宗门炼制的差。

    鬼面蛛王的毒就算不能以灵丹根除,他也有其他手段。

    “云大哥,你为什么不把灵丹卖给他们啊?”

    脑海中传来岳怡萌的婉音,云千秋剑眉微蹙,却没有回答。

    灵丹他有,祛毒他也行,可是……

    他为什么要帮沧澜宗?

    农夫与蛇的故事,那可是人尽皆知。

    倒不是他心胸狭隘,而是改良灵丹一出,谁知道沧澜宗会不会心生歹意?

    在上古战场,尤其是已到了内围,防人之心绝不可无。

    正当此时,却见沧静海又道:“还请四位考虑一下,我打算以灵丹暂缓毒液,让叶师弟撑到终点,就算落选,也会被传回上品大派的主城,到时便能让名医救治。”

    “眼下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从上古战场赶回去,太过危险也太遥远。

    但云千秋仍有些迟疑。

    凡事剧毒之物,附近必有克毒之物,在上古战场也不例外。

    可惜沧静海并没有这么做,毕竟再折返回裂谷,势必还要有人牺牲。

    虽是同门,可到了性命攸关时,恐怕除了那位搀扶的青年,都选择明哲保身。

    这说不上谁对谁错,只是云千秋有些心寒。

    少年望着那黑血渗流的毒液,若有所思,却见沧静海重重咬牙,做出什么决定:“诸位,这样吧,若你们愿借助灵丹,那从现在到终点,我沧澜宗愿与你们结伴而行,如何?”

    “结伴?”

    有四品宗门的结伴,确实会让人有安全感。

    至少比灵石来的更让云千秋心动。

    但得看在什么时候。

    “云兄,防人之心不可无,若是拿出你的灵丹,谁知他们会生出何等想法……”

    伏正华终归心性稳重,见云千秋沉吟不语,当即灵识传音。

    这一点,少年其实早有预料,可现在,貌似并无其他选择。

    现在沧澜宗还能好声好气的商量,谁知道等下会不会这么客气。

    至于改良灵丹?

    连噬心吞灵蛊他都能以灵力祛除,这次自然也不需动用灵丹辅佐。

    然而伏正华却又劝道:“云兄,若救好他们之后,万一卸磨杀驴呢,或者把咱们当炮灰使唤呢?”

    这番担心,不无道理。

    任何地方,只要有强弱之分,便有压迫与争斗。

    绝命之谷便是最好的例子,在上古战场亦是如此。

    但云千秋却不这么认为。

    再有几天路途,便能赶到终点,可是选拔的四品宗门不止沧澜宗一处。

    若是遭遇其他四品宗门,极为麻烦……

    可如果与沧澜宗结伴,就算是炮灰,那也是沧澜宗的炮灰,其他四品宗门想刁难就要掂量后果。

    虽说这么做有些寄人篱下,但与其提防诸多四品宗门,倒不如只提防沧澜宗一处。

    况且哪怕最坏的结果,便是沧澜宗想卸磨杀驴,云千秋虽不敢断言能一打七,但自保还是没问题的。

    想清利弊后,少年终于开口:“在下的长辈乃是一介名医,曾传我一招秘法,不如就让我试试吧?”

    此话一出,伏正华两人脸色微变。

    在他们印象中,云家貌似没有名医吧?

    不过伏正华也清楚少年在顾忌什么,脸色当即恢复如常,便传音告诫两女不要多言。

    而沧静海却是眉头一挑:“噢?阁下原来出身名医世家,怎么不早说呢?”

    名医世家,并非都要成为名医,选择武道也并非不可,沧静海并非怀疑,只是有些疑惑。

    云千秋却是笑了笑:“这不是想与贵宗结伴,又不好意思开口。”

    沧静海闻言一笑:“阁下多虑了,只要能救我师弟,便是我沧澜宗的朋友。”

    “事不宜迟,请阁下先为叶师弟疗伤吧……”

    两人擦肩而过时,对视一眼,沧静海眸中闪过抹隐晦,却仍然被少年捕捉到端倪。

    “这四个家伙,实力平平,再遇到蛛王,起码有人探路。”云千秋亦是笑容如常:“沧澜宗这张虎皮,终归要比无相宗好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