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6章 演技秘法
    ,精彩小说免费!

    两人各怀心思,却不点破,云千秋走到受伤的叶宾近前,微微俯身,被那腥臭味熏得剑眉一蹙。

    “伤到这种地步,没有名医出手,确实只能截肢保命了。”

    正思索间,却见先前搀扶的青年急声道:“你真的有把握么?这可不是一般的鬼面毒蛛。”

    蛛王之毒,确然难解,甚至连四品宗门准备的祛除灵丹都只能延缓,可却难不倒云千秋。

    不过少年并未明说,反而露出迟疑:“试试吧,反正情况已经是最差了。”

    青年迟疑片刻,才狠狠咬牙,让开道路:“那就有劳少侠了,无论如何,求你保住叶师兄这条腿。”

    云千秋微微颔首,却见满脸冷汗的叶宾身形微微抽搐,俨然是毒液刺激:“少侠,这是蛛王之毒,千万不要勉强,否则伤及自身……”

    祛毒,也是看本事的,不精医道者,很可能毒未解决,还反噬自己。

    但让少年动容的是,换做其他人,这时候早就跟抓住救命稻草似的,而叶宾还能提醒别反噬自己,人品确实不错。

    毕竟,能为同门断后的人,怎可能自私自利?

    “待会可能会很痛,你先服下麻心草。”

    麻心草,顾名思义,麻醉作用。

    叶宾咀嚼过后,身形终于不再抽搐,脸色也缓和些许,而云千秋则是星眸微眯,双掌结印,口中念叨着旁人听不懂的呢喃……

    “云大哥这是干嘛呢?神神叨叨的。”

    岳怡萌柳眉微蹙,心想名医治病之前貌似没祷告的环节啊,伏正华听到传音,却解释道:“你忘啦,云兄现在是要动用秘法。”

    此话一出,她才恍然,在旁的沧静海几人则是双目凝神,但除却搀扶青年外满脸关切,剩余五人都是好奇居多。

    毕竟,名医堂的秘法,难得一见。

    “喝!”

    正当此时,却见云千秋星眸猛睁,掌心凝出璀璨的金芒,但额头却是渗出汗水,犹如耗损巨大。

    这么做当然是为了伪装,金芒本就是他的灵力而已,半步武王,对躯体掌控非凡,想出汗,只需心念一动罢了。

    果不其然,沧静海几人都未看出破绽,因为他们的目光都被少年的灵力所吸引。

    “这是……好精粹的灵力!好厉害的秘法!”

    “这种灵力,同阶与其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

    无上神体的灵力极其霸道,即便是四品宗门的首席都难以比拟。

    云千秋唯恐迟则生变,灵力涌出,直冲腐烂的黑血当中……

    不同于给萧泰然祛毒时的小心翼翼,少年这次可谓简直粗暴,直接把毒血包裹住,把烂肉碾碎,然后甩在空地处。

    “刺啦……”

    毒血落在地上,却见方圆数丈的草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

    而随着叶宾身形一振,云千秋也适时地抽回灵力,然后……不顾形象地倒在旁,大口喘着粗气,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丹田枯竭般。

    沧澜宗几人根本还未看清,齐齐愣住。

    “这就,好了!?”

    “这么快就把毒血搞定了?”

    “太简单粗暴了吧?”

    躺在地上的少年微微歪头,慵懒道:“我只学过皮毛,况且止血愈伤,有灵丹就够了吧?”

    沧澜宗几人闻言,暗道有理,唯有沧静海眉目间闪过抹隐晦的炽热:“此等秘法,能使灵力精粹到无与伦比的地步,用来疗伤的确厉害,若用来战斗…”

    “叶师兄,你没事吧?”

    青年见状,一边关切,一边取出灵丹,先给叶宾服用一枚,又将一枚捏为齑粉,洒在伤口上。

    “我没事,毒,毒血已经被祛除了?”

    别说众人没看清楚,就连叶宾本人都是感觉右腿一痛,然后……就没事了?

    这也太神奇了吧!

    “多谢少侠救命之恩。”

    被搀扶起身后,叶宾当即拱拳,却见少年想抬掌示意不客气,却满是虚弱,伏正华见状,当即满脸焦急的上前。

    “云兄啊,堂主的秘法不是说不能随意动用么……你这一下,要耗费多少灵力啊!”

    “无,无妨,能祛除毒血,这点代价算什么?”

    两人一唱一和,就连沧静海都看不出端倪。

    原因无他,无上神体的灵力,实在太精粹了,精粹到连他都被惊到,更何况还是出身六品宗门的少年呢?

    一阵双簧过后,云千秋才满脸虚弱地扶起,岳怡萌却是在旁轻捂樱唇,怕偷笑出声。

    这点灵力,别说让少年虚弱,恐怕连杯水车薪都算不上。

    更令她无语的是,云千秋的演技太逆天了,甚至连姜妙薇都怀疑是不是真动用了何等秘法?

    “云兄,多谢了,你能治好叶师弟的腿,便是我沧澜宗的同伴,直到终点前,四位便与我们同行。”

    沧静海满脸笑意,话语感激,少年微微摆手,却听灵识中传来叶宾的声音。

    “云少侠,此次多亏有你,我保证,在到达终点之前,除非我死了,否则定不会让人伤你。”

    比起沧静海,叶宾的感激要真诚许多。

    毕竟,若非遇到云千秋,他这条腿今晚肯定是保不住的。

    而叶宾虽然仗义,却不代表愚蠢,从几位同门这几天的态度便可看出,一旦截肢,很有可能会被抛弃。

    在上古战场中被抛弃,又是残废,那和死已经没什么区别了。

    所以,他对云千秋的感激是发自肺腑的。

    然而对此少年却并不太在意,他肯救叶宾,本来就是为了扯上沧澜宗这张虎皮。

    感激虽真,可若沧静海真让自己当炮灰的时候,叶宾会如何抉择,那就有待商榷了。

    但多一份恩情,终归是好事。

    毒血已祛,有灵丹辅佐,外伤并不算什么,仅仅片刻便已愈合。

    期间,青年想拿灵石宝物感激,却又作罢,毕竟这些凡物可不能与叶宾的一条腿相比。

    “云少侠,今晚我沧澜宗守夜,等明天……”

    正当沧静海与少年笑谈之余,却忽然感觉脚下一颤,整座山林都战栗起来。

    “轰!”

    战栗的,不止这一方山林,目力所及,好似空间都严重扭曲一般!而这一切,皆是因为远处那通天的光耀所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