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9章 不知廉耻
    “可恶,为了那东西,竟然断掉一臂!”

    孟战涯服下灵丹后,鲜血止住,愤恨咬牙,显得极为不甘。

    云千秋闻言,却是剑眉一挑。

    看来,那位先贤并没有做的太绝。

    想想也是,考验只是警示,并非赶尽杀绝。

    况且能让这些中品宗门重伤残废,若是那位先辈想的话,也能轻易取了他们性命。

    若没猜错,他们也是有同样的机缘,只是要经历凶险才能得到。

    而那些消失的人,也可能是死了,也可能是临阵退缩,原路折返……

    对此,云千秋只能说赏罚分明。

    此时,先前被欺压的众人也恍然想通一切,只见刚才险些被血狱宗清场的半步武王面色得意,咬牙切齿道:“哼,竟然只丢了一条胳膊,算你命好!”

    “刚才逼迫我们激活传送阵的时候不是很嚣张么?你倒是狂啊!”

    “欺人者,终有报!活该!”

    好似怒火得到宣泄,众人喝骂时义愤填膺,孟战涯何时受到过此等屈辱,目光赤红,却发现刚才被自己当做垫脚石的蝼蚁,此时居然毫发无伤!

    眸光猛振的同时,孟战涯自然也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们,你们这帮踩了狗屎运的废物……”

    单臂支撑着起身,先前生死尽握于自己掌心的蝼蚁竟敢反过来嘲讽自己,孟战涯如何能忍。

    云千秋在旁目光冷漠,却未浪费口舌去争执说对说错,也并未炫耀什么。

    甚至孟战涯也没说错,连同他在内的十余人,确实是走了运气。

    “怎么,断了一条胳膊还想动手?”

    正当此时,却见孟战涯目光一狞,扫视身旁,见还有三位同门存活,竟怒极反笑,语气阴冷:“看你们这得意忘形的样子,应该也得到了机缘吧?”

    “可惜,现在你们得乖乖交出来!”

    此话一出,众人脸色骤变,那半步武王更是咬牙道:“你说给你就给了,你算老几啊!”

    孟战涯闻言,阴笑更甚:“说你是踩了狗屎运还真没错,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我孟战涯,就算丢掉一臂,捏死你们,也易如反掌!”

    话音落毕,就连局外旁观的伏正华都脸色一惊。

    “这帮家伙,难道还想明抢不成!?”

    他们得到的机缘,确实是最适合自己的,可不代表孟战涯等人就不贪婪了!

    “刚刚逃过一劫,就想打我们的主意,孟战涯,你别欺人太甚了!”

    被众人满是怒火的目光直视,孟战涯也丝毫不惧,反而步步紧逼,面容狰狞:“你说对了,我就是欺人太甚!”

    “现在,把宝物给我乖乖交出来!”

    说话间,血狱宗等人也是纷纷起身,脸上扬起戏谑的笑意。

    那鲜血淋漓却倍显狰狞的模样,就犹如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一般,撞运的众人还没得意片刻,便又被逼到角落。

    见到此幕,原本还调养伤势的四品宗门首席目光一冷,纷纷起身,俨然将云千秋在内的十余人当成了猎物。

    而沧静海也不例外,目光直接瞄向少年!

    “云少侠,别来无恙啊……”

    沧静海不顾浑身伤势,嘴角勾着冷笑,便向云千秋走来。

    &nbs

    p;  在他看来,这个本该仰望自己鼻息的废物,凭什么能毫发无伤的得到机缘!

    而自己堂堂沧澜宗首席,却要如此狼狈!

    扭曲的不甘,令沧静海妒火中烧,伏正华三人看在眼里,脸色苍白,唯独云千秋双手环胸,对这一幕好似早有预料般,嘴角的弧度越发嘲弄……

    尽管妒火中烧,但比起孟战涯,沧静海还算理智几分。

    “师兄,算了吧……”

    叶宾见状,刚想阻拦,却被沧静海冷声喝退:“给我让开!”

    说话间,便将阴冷的目光锁定少年,语气亦是森然:“云少侠,你这趟能得到机缘,是不是应该谢谢我才对?”

    “谢你?”

    岳怡萌闻言,美眸越发厌恶。

    这家伙,还要不要脸了!

    你言而无信,又逼迫我们付出灵力,虽说能毫发无伤的站在这,确实是拜沧静海所赐,但除非岳怡萌脑子坏掉了,否则怎可能会谢他!

    然而正当此时,却见少年剑眉一挑,点头道:“沧兄说的没错,若没有你的话,我还真捡不到这么大的便宜。”

    云千秋说的是事实,但话语间的戏谑,却令沧静海嘴角抽搐,越发恼怒。

    可面对那阴冷到几欲杀人的目光,少年却是表情诚恳,好似真心诚意地在感谢对方一般。

    我就是感谢你啊!

    你想欺压我,反而赔了夫人又折兵,气不气?

    “好好好,既然云少侠你说了感谢,那沧某也就不遮掩了!”

    仿佛读懂了少年的嘲弄,沧静海的语气越发森然:“你们刚才得到的宝物,可否卖给沧某?”

    “卖?”

    云千秋闻言,噗嗤一笑,都到了这份上,你干脆明抢算了。

    “沧兄说笑了,我的机缘可是价值不菲,恐怕你买不起。”

    “放心,沧某出身四品宗门,有的是钱!”

    提到四品宗门时,沧静海咬牙极重,威胁之意再明显不过!

    两人看似在商议还价,实际上早已暗流涌动,身旁的伏正华甚至能感受到令他冷汗直流的杀意。

    然而云千秋却丝毫不惧,面色平静:“巧了,云某也自认还有些许身价,沧兄若是不介意,把你得到的机缘卖给我如何?”

    “你说什么!?”

    伏正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小子究竟是真傻还是假傻?

    摆明了在这装傻充愣啊!

    还买我的机缘?别说你买不买得起,就算白送给你,凭你这废物的实力,敢伸手拿么?

    “云千秋,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沧静海最后一丝理智被怒火吞噬,冷喝之余,浑身已然燃起凌冽的灵力。

    这一幕,令没抢到猎物,或者说不敢与四品宗门争抢的众人看在眼里,顿时来了兴趣。

    俨然,比起被孟战涯吓到双腿发软的那些人,云千秋的表现更值得玩味。

    但无一例外,所有投在少年身上的目光,都满是戏谑和嘲弄。

    好好说话听不懂,非要吃点苦头才老实!

    然而,任凭沧静海怒火滔天,少年嘴角的笑意也始终不散。“你如果不怕死的话,就动我一下试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