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0章 毫不示弱
    话音落毕,云千秋微微昂首,眉目间战意十足,找不出丝毫惧意!

    然而众人看在眼里,却是猛然一惊,甚至连孟战涯都忘了威胁,目光怔愣。

    这小子,是疯了么?

    他难道不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么!

    沧静海!

    四品宗门首席!

    区区半步武王,真不知死字怎么写?

    连围观众人都是这般认为,更何况是已暴怒到极点的沧静海!

    “我现在就送你上路!”

    爆呵间,沧静海面容狰狞,浑身灵力更是暴涌,整个人气势如出笼雄狮,叶宾见状,急忙挡在了他的身前。

    “师兄,千万别冲动啊!”

    然而面对这等威压,云千秋却是嘴角轻挑,嘲弄至极,只是见到叶宾阻拦时,星眸中却闪过抹不爽。

    这家伙,阻拦的太不是时候了!

    “你滚……”

    沧静海暴怒之余,想直接将叶宾轰飞,但就在灵力轰袭的刹那,却好似想到什么,目光一振。

    差点被算计了!

    在这遗址当中,貌似是不能对他人出手的!

    血狱宗的前车之鉴还历历在目,虽说此时早已不在传送阵的空间中,可谁知道那金芒还存不存在!

    沧静海目光闪烁间,离少年天灵的手掌却是无论如何都不敢落下……

    他不敢试。

    若金芒还存在,那他不是自己作死么!

    最关键的是,沧静海并不知道被金芒吞噬,是被淘汰出去,还是永远消失……

    云千秋看在眼里,却是冷笑不减:“怎么,害怕了?刚才不是叫嚣着要取我性命么?”

    尽管话语嘲弄,但他看向叶宾的目光仍有几分不爽。

    若非看其表情确实是出于担心自己才阻拦的,少年又何止是不爽?

    刚才只差丝毫,沧静海便能打到自己了!

    他之所以还肯跟沧静海废话,甚至装傻充愣,激怒对方,为的就是让后者出手!

    否则连岳怡萌都看出来沧静海心怀不轨了,云千秋又怎会不知道?

    先是逼迫自己充当垫脚石,现在又想抢夺自己的宝物,少年如何能忍?

    甚至若不是每道光幕只能进入一人,早在刚才沧静海就已经死了!

    还是那句话,连上品大派他都不惧,更何况区区沧澜宗首席?

    可惜,计划告破,此时沧静海恍然醒悟,任凭少年再如何挑衅,也只是冷笑森然:“云千秋,有你的,在这里,我确实不敢动你。”

    话锋一转:“但那又如何呢?待出去之后,我看谁还能罩住你!”

    说罢,又肆声戏谑道:“在我没改变主意之前,你们四个最好把得到的机缘乖乖交出来,否则出去之后,丢掉的,可不只是机缘了!”

    威胁再明显不过,俨然是想取云千秋四人的身家性命!

    话音落毕,围观众人却是冷笑不已。

    先前少年气场爆发,不惧沧静海的实力就敢主动挑衅,他们还以为前者有骨气,现在看来,不过就是仗着在遗址里狐假虎威罢了。

    可出去之后呢?

    只要让沧静海逮到,半步武王,还

    不是随手就能捏死?

    “哼,我还当多厉害了,踩了狗屎运又如何,最后还不是得乖乖把机缘双手奉上。”

    “就是,半步武王而已,估计也是凭着运气才活到现在的,可惜,没有实力,只能被人踩在脚下!”

    “可惜那小子的算计没能得逞,这下有他倒霉的了!”

    没有实力,不仅要沦为垫脚石,甚至连自己得到的机缘都难以守护!

    但在场却无人同情云千秋,甚至多数人都是幸灾乐祸,我们虽然受了伤,但起码得到了机缘,而你毫发无伤又怎样,到最后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孟战涯等人双手环胸,目光时不时瞥向少年的方向,意思再明显不过,出去之后还想活命,就乖乖把宝物交出来。

    不少人面色苍白,但畏惧终究胜过理智,已经渐渐有了将宝物奉上的打算。

    机缘虽珍贵,但也比不上性命重要啊!

    云千秋看在眼里,目光冰冷,毫无同情。

    甚至在他看来,孟战涯虽然可恶,但仅仅被威胁几句就交出宝物的弱者,根本就不配得到机缘!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但,少年不是弱者,经历过斩杀上品大派内门弟子还肯与前者并肩而立的伏正华三人,也不是弱者!

    “同样的话,奉还给你,我劝你现在最后打消这个主意,否则出去之后,你丢掉的,也不仅仅是你的性命!”

    皆是威胁,但云千秋的语气却冷漠至极,甚至带着睥睨的傲意,仿佛在诉说一件事实般。

    然而沧静海闻言,先是身形一振,被无形的气场惊到连连后退,随后意识到自己的窘迫,更加恼羞成怒。

    一个半步武王的废物,敢威胁自己?

    “好!很好!云千秋,记住你刚才说的话,离开遗址后,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

    说罢,沧静海愤愤转身,目光森然,现在没法动你,那就等出去!

    离开遗址之时,便是你的死期!

    “师兄……”

    叶宾脸色复杂,又望向少年:“云少侠,不如……你把机缘给他吧,大不了,我拿我得到的宝物补偿你,好么?”

    此话确实仗义至极,换做平时,云千秋不免认为此人可深交。

    可是现在,他却缓缓摇头。

    “我的机缘,是我自己的,不是别人施舍的!”

    最终,争执拉下帷幕。

    而摆平这一切的,不是沧静海的愤然离去,也并非云千秋的直言拒绝,而是有位半步武王最终受不了孟战涯的威胁,想要将得到的皇阶兵刃交出。

    然而,刚刚递到孟战涯的手中,却见一道金芒闪过,连那半步武王带兵刃,全部消失!

    这一幕,令不少人又惊又惧。

    甚至一些弱者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搞毛啊!好不容易能得到宝物,被人抢就算了,结果想交出去,反而还被整消失了!

    这是在抓弄我们么!

    但对此,云千秋却好似早有预料。

    那位先贤既然能料到传送阵会起争执,因此设为考验,那通过光幕的重聚,又怎会不知会有人想要强抢?

    传送阵,是告诫那些四品宗门的首席,不要恃强凌弱。而这一关,俨然是在告诉那些弱者,别人拿你当垫脚石,但你却不能因此自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