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老鸭子,你还是很有谋略的嘛
    吃完饭,两人一鸭商量一下,决定兵分两路,林乾和小师叔去找老乞婆,老鸭子悄悄去盯着卖萝卜的这对婆媳。

    “为啥我要在菜市场一个人盯梢两个人?”老鸭子对这一安排表达了困惑。

    “可能因为你是一只鸭子,藏在菜市场不会引人注目吧。”林乾故作惆怅地说。

    有了探寻秘密的乐趣,小师叔格外兴奋,一路上不停地四处张望,寻找老乞婆的身影。

    嗯,小师叔这身段,又丰满了不少啊,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娶回家,天天抱着才舒服。

    林乾跟在蹦蹦跳跳的小师叔身后,一想到这个就全身舒畅。

    功夫不负有心人,俩人最终在城东打听到了老乞婆的行踪。

    顺着路人提供的地址,俩人最终站在了城东棚户区一座低矮木棚的门口。

    说是木棚,也只不过是一间破破烂烂的草房子,塌了半边,勉强用几块木板遮风挡雨。

    空气里都弥漫着难闻的味道。

    小师叔捂着鼻子瓮声瓮气地问:“有人在家嘛?”

    勉强称为“门”的木板子便被挪开了,一张苍老的脏兮兮的脸探出来,问:“找我?”

    正是老乞婆。

    “大娘,我们有点问题想要问您。”林乾很有礼貌地说,“您还记得不久前,在市集上给过您两个铜板的卖萝卜的小媳妇么?”

    老乞婆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愣怔,摇了摇头,又点点头,试探着问:“年轻人,你问我这个,可是有什么事?”

    林乾四下望了望,见附近没有人,这才压低了声音说:“我受那小媳妇所托,来看看您。”

    老乞婆的表情立刻激动起来,她推开木板走出来,脏兮兮的双手和嘴唇都颤抖着,问:“她她真的让你来?她在哪?她在哪?”

    “您果然跟她认识!”小师叔激动得瞪大了眼睛。

    “什么你们,你们这是?”老乞婆警惕起来。

    林乾忙行了个礼说:“我其实和她并不熟,只是遇到她被婆婆无故责打,觉得蹊跷,这才来查明真相。刚刚为了套您的话才使诈,请您不要怪罪。”

    老乞婆的表情本来十分失望,但是听到“她被婆婆无故责打”,又担忧起来,脸色变了又变,这才转身招呼二人进屋,“你们进来说吧。”

    成了!果然我玉面少侠出马,十拿九稳!想到即将拿到真相,林乾还有点小激动。

    屋子里的阴暗潮湿脏乱差自然不必说了。

    单说老乞婆请二人坐下,却说起一段往事来。

    老乞婆是青林城人,曾经有一个女儿,一家三口租房度日,虽然不是大富大贵,日子却也过得安乐和美。

    五年前的冬天,有一天下了雪,老乞婆的丈夫从外面回来,在城外遇到一个冻晕了的中年男子,老乞婆丈夫动了恻隐之心,将他背回家,一家三口热汤热饭的照顾了一夜,总算救回了这男人一条命。

    哪曾想,第二天一觉醒来,这男人和自己那十五岁的女儿居然全都不见了。

    邻居们都说,恐怕这男人是专门拐卖良家少女的,晕倒只不过是演戏罢了。

    老乞婆的丈夫发疯一样苦寻了半个月,急火攻心,一病不起,没几天就撒手西去了。

    将丈夫安葬后,老乞婆身无分文,被房东狠心赶了出去,最终沦落街头,乞讨度日。

    她没有一日不恨那个忘恩负义的男人,也没有一日不在思念自己的女儿。

    终于,那一天,她在城中市集上乞讨,一眼就看见了她。

    形容憔悴,眉目枯槁,看上去好像三十多岁。

    但是那就是她的女儿,她夜夜想日日盼的女儿,她一根头发都不会认错。

    但是女儿却不敢明目张胆的认她,女儿只是颤抖着双手翻出两个铜板,匆匆塞给她,趁着起身的一刹那,悄声说了一句:

    “娘,我每次赶集都在这,救我。”

    她回来悄悄打听着,幸好她当时没有跟女儿相认,别人说那些被卖掉的女子,出门时身边都有人盯梢,如果露出一丝一毫逃跑的迹象,便要被捉回去一顿好打。

    从此她不敢轻易现身,怕女儿神色上露出迹象。另一方面,又日日为如何救出女儿而苦恼。

    然后,今天,林乾和小师叔就找上门了。

    老乞婆讲完自己的故事,整个人好像都卸去一块大石头,神色间轻松了起来。

    “少侠!”老乞婆双眼闪着泪光看着林乾和泪眼婆娑的小师叔,“求少侠救出我女儿,老婆子给你磕头了。”

    “阿乾,你说,这个事儿,跟前几天李家庄的拐卖少女案,有没有联系?”

    从老乞婆那出来,小师叔心情很是沉重地问林乾。

    “李家庄只是负责供货,这个什么旗山村,恐怕才是销赃的地方。”林乾搂着小师叔的肩膀,安抚地拍了拍。

    虽然心情不太美好,但是这种亲近小师叔的机会还是不要错过的好,不然真是暴殄天物啊!

    “小林子!”

    咦,怎么会听到老鸭子的声音?林乾一边想一边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果然,老鸭子正迈着小短腿狂奔过来。

    “不是让你盯梢么,你怎么跑回来了?”

    “我跟你说,”老鸭子扑到林乾怀里,伸长脖子凑近他的耳朵,这才说:“我把那小媳妇的婆婆给弄晕了,从小媳妇那搞到了重要情报哦。”

    原来,和林乾猜测的差不多,旗山村果然是李家庄贩卖少女的最终目的地之一。

    和其他买家用少女做炉鼎和配药不同,旗山村主要用少女们繁衍后代。

    旗山村重男轻女,村民只要生出女孩就会直接丢进水里淹死,生出男孩便捧在手心里养大,久而久之,造成村里男多女少的局面越来越严重。

    这时候,村里的萨满巫师说,只有从村外买回女人许配给村里的男人,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于是萨满巫师联系上了李家庄,向村民们出售拐卖来的少女,并且严令禁止私自拐卖。

    为了不引起外界注意,这个已经地处偏远的小村子,越发的低调,村民几乎从不外出,日常用品都由少数几户人家到青林城做小买卖赚钱买回去。

    小媳妇嫁给的这户姓王的人家,就是这少数几户中的一个。

    王家靠卖自家种的萝卜,为旗山村换取日用品,家境实在是穷得可怜,没钱给儿子买媳妇。

    于是不顾萨满巫师禁令,王家出山自己到青林城拐骗了老乞婆的女儿。

    萨满巫师知道后,不知道施了什么术法,竟然降下风吹不散的大雾,将整个旗山村掩藏了起来。

    这下如果没有萨满巫师给的护身符,谁也别想走进旗山村,旗山村的人也休想走出去。

    “老鸭子,你还是很有谋略的嘛。”林乾觉得老鸭子很是值得表扬。

    “那必须的,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这旗山村的萨满巫师,眼看着有问题。”老鸭子的语气里充满了小得意。

    “弄晕的老太太呢?”

    “在咱们住的客栈呢,捆起来了,小媳妇看着呢。”

    “那咱们就去拿了她们两个身上的护身符,夜探旗山村!”,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