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猪一样的队友谁都怕
    村子依山而建,如同棋子散落群山之间。

    此时天色将黑,林乾和老鸭子弓着腰,慢慢的朝着村中心走了过去。

    村中心是一大群篝火被点燃,篝火通红明亮,将整个小镇子彻底照亮。

    所有的男性村民全都来到了村子最中心,所以林乾和老鸭子不费吹灰之力,就来到了村子周围,找了一处房顶趴着,将整个村子中心祭台俯视。

    祭台周围早就已经围了一群男性村民,最前面,挤挤挨挨的站着一排惶恐不安的少女,一脸慌张的看向了祭坛最中心。

    这是村里最严肃的祭祀,只有本村男性村民被允许参加。

    祭坛黄土垒砌,青石铺成,一房高,周匝十丈,青石板青苔斑驳,现出年深日久的样子。

    祭坛最中心是一块沁满了血锈痕迹的石床,黑红驳杂,很是骇人。

    萨满站在石床旁边,头顶上戴着翎毛羽冠,干枯的手掌抓着一根木杖,面无表情的看着石台上被铁索捆绑,已经奄奄一息的少女。

    少女通体**,不着寸缕,双眸里面全都是绝望,四肢奇怪的弯曲着,身体因为疼痛,而不停的痉挛着。

    萨满擦了擦手上的鲜血,阴冷的眼神扫过祭台下所有的少女;“谁再试图逃跑……这就是下场。”

    少女绝望的看着天空,她的四肢被生生砸断,鲜血布满石床,又顺着石床流下来,在祭坛上流成一张纵横交错的血网。

    失血让她的脸无比苍白,几近晕厥,但是萨满带给她的猛烈疼痛却又不断的让她保持清醒。

    如在炼狱,痛不欲生。

    “杀了我……杀了我……”少女绝望的呢喃着,整个人都在痉挛抖动。

    “想死么……”萨满从满脸皱纹里挤出一个狞笑。

    眼里全都是阴冷和恶毒:“既然想跑,我就会让你知道,就算是想死……都不是那么容易的。”

    “桀桀……”

    萨满开始冷笑,这让下面所有少女全都打了一个哆嗦。

    在这群被拐卖的少女们眼里,萨满简直就是一个索命恶鬼……

    萨满低头看了看石床上的少女,眼中阴冷如霜:“一会儿用你的血祭祀过鬼神,我会将你四肢削断,然后割掉舌头,挖掉眼睛……从此你就乖乖做一个人彘,负责生孩子吧。”

    一边说着,她伸出满是褶皱的手,抚摸上少女白皙的脸颊。

    “真是可惜了这白嫩嫩的脸了……为什么要逃跑呢……”

    在一旁的林乾目呲欲裂,萨满所说,他全都听的清清楚楚。

    这萨满……分明没有把人当人!

    “老鸭子,你去控制其他人,我去干萨满!”

    林乾双眸之中全都煞气,手掌在身后的剑匣瞬间一拍,大雪圣音和离焰剑瞬间飙射而出!

    林乾取出了寒冰长枪,也朝着下面狂冲而去!

    锵!

    大雪圣音斩出一道长瀑,剑气弥漫叱咤,直接罩在了石床上空,守护这名少女的安全。

    离焰剑光华暴涨,紧接而至。

    一剑戳在了萨满的身上。

    萨满的身体好像一块被箭射中的破布,被离焰剑钉在了一旁的石柱上。

    几乎同时,祭坛上空的浓雾剧烈的翻腾起来,好像实质化了一样,从天穹垂坠下来。

    祭坛上纵横如网的少女鲜血,突然好像活了似得,纷纷蜿蜒着朝低垂下来的雾里飞去,湮没不见。

    浓雾里好像有无数狰狞叱咤的鬼神,争抢着吸取地上的鲜血。

    祭台下的村民轰然下跪,虔诚地匍匐在地,口中称道:“神明大人现神迹了!神明大人请保佑我们!”

    却对萨满和林乾视而不见。

    “臭小子!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闯进祭坛,打扰鬼神大人的祭祀!”

    萨满巫师被钉在石柱上,疼得面目狰狞,抬头看清林乾,朝他怒吼。

    然后一手抓住离焰剑,大喝一声,硬是把剑拔了下来,跃到地上。

    一切不过转瞬之间。

    林乾一路向前狂飙,就见到大雾低垂,鲜血冲天。

    他举起寒冰长枪,一枪向垂下来的浓雾里指去。

    寒冰长枪毫光大绽,枪尖凝聚起一团极大的璀璨光芒,猛地炸开,万千光芒裹着劲风,流星一般朝垂下来的浓雾兜头射去。

    村民见自己敬畏的鬼神似乎正在被林乾亵渎,心中大怒,正要站起来做点什么,可是却被接下来的一幕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浓雾被劲风硬生生扯开,却露出原本被雾气遮盖的东西来。

    哪有什么神明,分明是八只足有一丈多高的厉鬼。

    全身骨肉嶙峋,颜色赤黑,双手如爪,悬浮在半空中,还维持着用爪捞血往嘴里送的姿势。

    “桀桀桀桀……”站在祭台上的萨满狞笑着,举起双手,朝着半空中悬着的厉鬼高喊:“神明大人,我以萨满巫师的身份,请你们降神罚给这个扰乱祭祀的邪魔吧!”

    被打断进食的八只厉鬼也的确怒了。

    他们是被萨满巫师豢养在这浓雾里的厉鬼,萨满巫师每个月都用少女的鲜血祭祀他们,他们躲在浓雾中伪装鬼神接受供养,帮萨满巫师震慑村民。

    少女的鲜血最含阴气,被阴气滋养,他们才长得如此巨大狰狞。

    没想到今日,居然有人撕开了浓雾,让他们暴露在了村民的眼中。

    八只厉鬼卷着腥风狂叫着扑向林乾,

    顾不得被吓得屁滚尿流四散逃命的村民,林乾长枪一抖,向上劈去,寒冰长枪化作一条冰龙,狠狠向厉鬼撞去。

    这一击用了全力,巨大庞然的冰龙以万钧之力,和厉鬼狠狠撞在一起

    迸发出的力量眨眼就掀翻了祭台周围的所有屋顶,不计其数的村民被掀飞,摔在地上惨叫不停。

    冰龙崩碎,依然化成长枪;八只厉鬼倒飞回去,受了重伤,全身鲜血淋漓,疯狂地朝着林乾咆哮。

    这小子不好对付!

    被村民发现了神明的真相不要紧,只要铲除了这小子,再编造个理由糊弄过去,我还是这村里的萨满大巫师!

    萨满如此想。

    然后她忍着身上的伤,毫不犹豫地指着祭台石床上的少女朝厉鬼们大喊:“快下来吃了这女孩,就能恢复伤势!”

    一个不够,祭台下还有。

    她肉疼的想,没什么好可惜的,只要厉鬼不死,杀了这小子,什么都会再有的。

    为首的厉鬼转身朝祭台扑下来,被守护着少女的大雪圣音悄声斩出一剑,削下他一只耳朵。

    厉鬼大骇,又惊又怒,转身就要逃回半空去。

    却被萨满巫师丢在地上的离焰剑一个暴起激射,穿心而过。

    离焰剑是至阳之剑,正是鬼物克星,这一下,那厉鬼当场惨叫一声,化作了飞灰,

    老鸭子撑起结界护着一众少女,目瞪口呆地在祭台下看着这一连串的神操作。

    “果然猪一样的队友谁都怕啊”

    他喃喃地说。,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