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是阳气极盛的小伙子啊
    旗山村坐落在青林城外的山脉之间,村子三面环山,在风水之中是藏风聚气的宝地。

    任谁也没有想到,萨满巫师竟然会把凝聚大雾的阵法设在靠山位的山头上,将阵法和全村的气脉连通起来。

    此时林乾和老鸭子就站在小山头上,俯瞰整个被大雾笼罩的村子。

    “你们可以在山下等的,不用跟上来。”林乾对身后远远跟着的少女们喊。

    村民们都被刚才的厉鬼吓住了,短时间内肯定不会再干出虐待少女的事儿了。

    知不知道这么多人跟着自己,压力很大啊。

    林乾无奈地想。

    少女们却纷纷装作没听到。

    她们真的是吓坏了,只觉得这一辈子最可怕的事恐怕都在这几天里经历完了,所有人都六神无主,唯恐突然再遭遇什么不测。

    刚刚在祭台上林乾大显神威力战萨满巫师和浓雾里的厉鬼,简直给了她们极大的安全感。

    所以她们无论如何都要跟着他。

    林乾见劝说无效,只能无奈地摇摇头,再次看向眼前的阵法。

    这是一块山顶上的平地,方圆不过十步,显然被人工修饰过,一根杂草都没有,有些部分的山石明显被打磨过棱角,整块平地一眼望去干净整齐得过分,隐隐透着说不出的怪异。

    平地边缘,按方位堆砌着九个半人高的石塔。

    说是石塔,其实也只不过是用精心处理过的石头摞起来的罢了,每块石头看上去都差不多有人头大小,经过打磨,刻出粗糙的眉眼,乍一看好像真的是人头堆叠一般。

    九个石塔围绕着中心处一扇大石磨盘。

    这石头磨盘的磨孔里,直直地插着一面巴掌大的黑色三角小旗,旗面绣着四个风纹,中间一轮红日,无风自扬,啪啦啦作响。

    “嘿嘿,原来是这旗子作怪。”老鸭子扁扁嘴,不屑地说。

    “你认识这阵法?”林乾好奇地问。

    “那是啊,本大爷游历天下,什么样的事儿没见过!”老鸭子得意地说。

    “什么门道儿?”

    “你看见中间磨盘上那杆小旗了么?那玩意儿有个名号,叫烈日照风旗,别看不起眼,这是用秘法加持炼成,一轮红日就要取九十九个童男的眉心血哩。”

    “这玩意儿有什么用?”林乾更是好奇了。

    “烈日照风旗,听名字就知道,这玩意儿炼成了可以召唤大风驱散**,祈求天晴,是借童男阳气破**阴气的法门。”老鸭子摸了摸下巴,“如今这旗被锁阳聚阴阵给镇在旗山村的靠山山顶上,旗山村阳气被锁,阴气汇聚,阴阳不能流通,所以山林大雾不但散不掉,反而会越聚越浓。”

    林乾恍然大悟,指点着面前九个石塔说:“这么说只要小爷我毁了这什么锁阳聚阴阵就行了?就这几个破石头堆?”

    老鸭子嘎嘎嘎地笑他傻气,“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阵法和旗山村气脉相连,他们村的男人那么傻乎乎地听信萨满老巫婆的话,多半也是被这阵法压制了的缘故,你乱砸一气的话,恐怕不但村里的男人们要遭殃,已经嫁到村里的小媳妇们也不能幸免。”

    “那怎么办?”林乾皱眉,睨了老鸭子一眼,见他一副胸有成竹的得意表情,恍然大悟,“老鸭子,你有办法?”

    “这可是自古流传下来的萨满秘术,轻易不传外人,老鸭子我当年恰好从一个老朋友那听了几手。”老鸭子也不矫情,摇摇摆摆地就走上前,朝阵法看去。

    此时已是黎明,天光渐亮。

    “九门之内有生死,断坎分离见大安……”老鸭子嘴里念念有词,眼睛一眨不眨地顺着九座石塔一一看去。

    “有了!”他喊到。

    “怎么破怎么破?”林乾将寒冰长枪提在手中,急切地问。

    “就那儿,这边数过去第三个石头堆,从阵外绕过去,瞧准最底下的一圈石头里,有一个只刻了眼眶,没有刻眼珠的石头,给它一枪,打碎了就行了。”

    “这么简单?”林乾诧异。

    “简单?丫丫个呸,这是大爷我懂这个才简单,不然你试试,累死你个小兔崽子,你也破不了阵,这阵能用来养阴魂厉鬼,一个搞不好,你也得掉里面出不来。”

    “切,少蒙人,我又不是厉鬼阴魂,怎么可能掉在阵里。”

    “这是锁阳聚阴阵,锁阳!你不是厉鬼,可你是阳气极盛的小伙子啊”老鸭子用看白痴的眼神看林乾。

    啊,真不知道那些姑娘哪只眼睛有问题!

    林乾老脸一红,提着寒冰长枪,绕到老鸭子指的石塔后面,定睛看去。

    果然,其他的石头全都刻得有鼻子有眼睛,唯独有一块浑不起眼的石头,眼眶的线条里偏偏是空的。

    林乾举起长枪,用力朝着这石头的眉心刺去。

    阵内凭空出现一只瘦骨嶙峋的手,一把攥住了寒冰长枪。

    日!还有厉鬼!

    林乾一惊,撩枪就要挑。

    “慢着慢着,后生,我没有恶意,只是这阵石毁不得啊!”那鬼松开枪尖,渐渐现出形体来,却是个瘦成一把骨头的老头模样。

    “为什么毁不得?”林乾举枪指着他喝问,“难道你还想留着这阵法害人不成?”

    “后生,老鬼在这里被禁了不知道多久,却从没有像其他厉鬼那样害过人,天地可鉴!”老鬼正色道:“此石与阵心的磨盘气脉相通,一损俱损,没有磨盘融合这里蓄藏多年的阴阳之气,恐怕方圆几里的人畜生灵都会被阴阳二气碎为齑粉,这里的所有人都不能幸免。”

    老鸭子的破阵之法,是多年前的一段记忆,他只知道这办法可以破阵,却从无实践经验,完全不知道用了这办法后会如何。

    如此看来,这老鬼说的话跟老鸭子的一番推断没有冲突,反而对破阵的情形做了补充。

    倒也有几分可信。

    “那依你看,如何破阵最好?”不远处的老鸭子半信半疑地问。

    “后生只需要将这阵石轻轻拿走即可,阵石出阵,阵法不全,生门大开,阴气不再凝聚,阳气又得到释放,等大雾散尽阴阳调和,再毁去阵石就无妨了。”老鬼说。

    林乾看向老鸭子,见后者点点头,这才伸手轻轻将那块阵石抱了出来。

    阵石一出阵,阵内蓦然起了风。

    起初只是微风,之后越来越急,在阵内疾速盘旋而上,直入云霄。

    山脉之间忽地大风骤起,山坳里连绵的乔木起伏翻涌如惊涛骇浪,只听猎猎风响,刮得山顶众人几乎站立不稳。

    村上笼罩的大雾被大风拉扯,一下刮得干干净净。

    这风来得快,去的也快,大雾散尽的时候,便渐渐停了。

    看着眼前纤毫毕现的旗山村,林乾心中一定。

    成了!,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