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因果循环,终有报
    林乾正要继续毁掉阵石,没想到却被老鬼拦住了。

    “后生先别忙,我在此地被萨满囚禁,被这阵法日日折磨,感谢后生能救我出这苦海。”老鬼抱拳行了一礼,又对林乾说:“后生先别忙着毁掉阵石,那磨盘的磨心,是一件能吸收融合阴阳二气的宝物,戴在身上对修炼有益,毁去可惜,不如你将它挖去,算是老鬼一点小小谢意。”

    林乾听他这么说,只好走近磨盘,果然从磨盘的磨心里取出一块毫不起眼的石头。

    将磨心放好,这才掌心凝结一道光芒,一掌拍碎了阵石。

    那磨盘轰然碎裂,磨盘眼里窜起一道火焰,上面插着的烈日照风旗眨眼间就被烧成了一把飞灰。

    那老鬼叹息一声,露出惋惜的神色。

    “你这老鬼,刚还说被这阵法日日折磨,现在又可惜它干什么。”老鸭子现在看老鬼还觉得有点顺眼,故意打趣他。

    “我是可惜这烈日照风旗,若是天降暴雨洪灾,用这旗施法,立刻就能止住暴雨,解百姓苦难,无奈遇人不淑,可惜了,可惜了。”老鬼连连摇头。

    “所以说,法宝兵器本无正邪之分,人心才有善恶之别,用法因人而异,造成的后果也迥然不同。”林乾也是一叹。

    老鬼听他一说,不觉一怔。

    “老鬼,你说你被萨满囚禁在这阵法里,不知道可有什么缘故?”老鸭子问。

    老鬼长叹一口气,说出一段往事来。

    他本是前朝人氏,姓陈,活着时候,也曾经是一个小有名气的除妖师。

    前朝末年,皇帝昏庸,连年征战,旱涝连绵,百姓流离失所,民心涣散,妖物横行,十分猖獗。

    他一生除妖无数,奈何始终孤身一人,年老之时便落叶归根,回老家养老。

    老家亲人早已失散,老宅也一片颓唐,院中唯有一棵李树,枝繁叶茂倒是葱茏。

    于是他安顿下来,收留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孤儿,为他取名李成茂,收做义子,传授除妖之术,悉心教导,指望自己百年之时,给自己送终发葬。

    李成茂极为聪慧,陈老鬼所授,都能举一反三,进步神速。

    对陈老鬼也颇为孺慕,终日承欢膝下,端茶跑腿,很是殷勤。

    如此几年,倒是父慈子孝,天伦常乐。

    陈老鬼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在李成茂十八岁那一年,被凶相毕露的李成茂囚禁,练成了厉鬼。

    那是他亲口讲给李成茂,用来让他开拓眼界的西域炼鬼之术。

    世上有西域妖僧,精通萨满巫术,擅于炼鬼。

    炼鬼之法,缚住活人,朱砂画符遮住双目,用赤金钉六支,依次刺入双足双手,下上丹田,然后用柳木针生生划开头顶百会穴的头皮,取血十滴。

    十滴,三魂七魄,承在葫芦中蜡封,浸水九日。其间把这活人用桐油也泡九日,之后一把火活活烧成骨灰。

    骨灰和血混在一起,埋在至阴之地七七四十九日,养成厉鬼魂魄。

    最后挖出来,骨灰和血混着至阴之地的泥土,捏成一个泥人,保存起来。

    自此,只要以血供养,持咒召唤,厉鬼便会从泥人中钻出,供人驱策,莫不敢从。

    这是极为毒辣的巫术手段,被练成厉鬼的人,不但生前被残忍折磨,死后也依然承受着怨念灼心的痛苦。

    他从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会亲身经历一番。

    下手的是他常常跟人夸赞“青出于蓝胜于蓝”的义子,他视若亲生的义子。

    其间的身心煎熬几番崩溃,藏于心底,实在不愿再次触及。

    李成茂天资惊人,又慢慢暴露出心狠手辣的本质来,用陈老鬼的除妖术培养起一大批的除妖师,借着除妖为民之名,暗地里却做了不计其数的肮脏勾当。

    陈老鬼浑浑噩噩地成了李成茂的一只厉鬼,亲眼见他又陆续炼成八只厉鬼,凡有对他起了疑心想要反抗的,都被他遣派厉鬼铲除,暴毙家中,家产尽数被厉鬼搬进李家。

    表面上李成茂却是一派云淡风轻的仙人模样,李家人除妖救民,散金济世,口碑如日中天。

    如此,除妖师李家迅速崛起,家祚绵延百年之久。

    陈老鬼恨极了李成茂,终于在李成茂年老之时,得到一个机会,将他活活咬死,吞食下腹。

    可能是天也不容李家,要他一代不如一代,李成茂之后,李家再无惊才艳艳的后人,家主豢养的厉鬼噬主,仓促上任的下一代家主也只能选一个荒山野岭中的阴阳相交之地,把九只厉鬼的泥人封印起来。

    陈老鬼便和另外八只厉鬼一起,从此陷入了沉睡。

    不知道多少年后,久到曾经“白玉当石金当铁,跑马十里未出门”的李家,已经败落成了一个依山而建的小小李家庄。

    李家后人李云,从先祖典籍之中发现了关于这九只厉鬼的记载,觊觎厉鬼力量的他,找到了封印九鬼的地方。

    时光变迁,当年的荒山野岭,如今成了旗山村。

    九鬼的力量在漫长的岁月中,不断消磨,所剩无几,如果贸然离开封印的阵法,恐怕很快就会消失。

    所以李云干脆扶植起村中的萨满巫师,以贩卖少女为掩饰,让萨满用少女鲜血饲喂九鬼,恢复九鬼的力量。

    直到老乞婆的女儿被卖萝卜的王家男人拐回村里的时候。九鬼才终于可以借助雾气,短暂的离开阵法活动。

    九鬼的恢复程度让萨满惊喜,但是卖萝卜的王家违背禁令私自拐女人进村却让她很是恼怒,

    她干脆施展萨满秘术,在九鬼的封印阵法中布置了阴阳磨盘和烈日照风旗,一方面克制村中阳气,让村民更愚昧更听话,另一方面聚集大雾,让九鬼可以在她的控制下,全村范围内地借助雾气活动。

    后来的事,林乾就差不多都知道了。

    陈老鬼从被炼成厉鬼的那天起,就绝不肯像其他厉鬼一样害人,李成茂似乎倒也顾念父子之情,并不强迫他。

    等到九鬼重新苏醒,李云和萨满一直都在试图恢复他们的力量,还没来得及派他们去杀人。

    那萨满见他不肯像其他八鬼一样主动去吸食少女鲜血,也只是把他囚禁在阵里,日日受阴阳磨盘磨合之苦。

    倒反而让他的身体凝实了不少,并没有因为不吸精血就衰竭下去,而且竟然脱离了泥人的束缚,不再被控制。

    可谓因祸得福。

    如今脱困出来,真是感慨万千。

    陈老鬼说完,老鸭子和林乾久久无言。

    “真是因果善恶,终有报”老鸭子喃喃地说。

    “今日脱困,不知道老鬼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林乾回过神来,好奇地问。

    “想要四处转转,几百年不曾走动,也不知道世间变成什么模样了。”陈老鬼笑笑说。

    “也好,我也常在世间行走,日后说不好还会再见。”林乾拱拱手。

    “还不知恩公姓名。不知恩公能否相告?”陈老鬼郑重地问。

    “小子林乾,大牛宗弟子。”林乾郑重地答。

    “那么,就此别过。”

    “后会有期。”

    陈老鬼踏空而去,渐渐消失不见了。

    隐约有苍劲豪迈的歌声远远传来:

    我生乱世兮,杀四方;我死幺儿兮,哭断肠;

    大梦百年兮,不能忘;生亦何欢兮,死何妨,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