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擦,这下事情就大条了
    自从上次听师尊说完璃龙潭的故事,林乾这几天就总往潭边跑。

    二师兄也不出去找他的小寡妇们了,天天也在潭边守着。

    师兄弟二人就在凉亭里,下下棋,喝喝茶,动不动的烤点啥,兼顾着盯着潭水的变化。

    在其他人眼里,日子不要太逍遥。

    比如小师叔就在好奇心的促使下,去陪着坐了一个下午,除了看完了手上的这半本言情小说,被男女主角的爱情感动的稀里哗啦之外,其他什么收获都没有。

    第二天就不肯再去了,开始陪着小梦练功。

    这让原本因为小师叔肯来陪自己而美滋滋的林乾很是伤怀了一天,用二师兄的话来说就是“活像个怨妇”。

    林乾决定看在他整天脑子里挂满了他那些小寡妇的份上,不和他一般见识。

    居然用“怨妇”形容一个阳光好少年?亏他想的出来,这个文盲!

    林乾对此很忿忿。

    王梦龙自从那天讲完故事后,叮嘱林乾二人悄悄盯住潭水,说是自己要去找找能帮助大牛宗度过一劫的东西,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劫数,但是她师父当年千叮万嘱,自然非同小可,还是多方位准备准备比较保险。

    然后她就不知道哪去了。

    小梦这段时间倒是玩的很疯,林乾不在,王梦龙喜欢她喜欢的不得了,几乎把她养成了大牛宗的小霸王,如今林乾回来了,又忙于璃龙潭的事,无暇管她,小师叔整日带她疯玩,说是练功,也不过是摆个样子做游戏罢了,倒是自在得很,看着也结实了不少。

    大师兄依然每日喝酒喝得烂醉,喝高兴了就舞棍,林乾有时候都觉得没准这才是神仙过得日子,哪像自己,奔波劳碌的没一日闲。

    老鸭子就有意思了,最近迷上了在璃龙潭游泳,林乾一度怀疑老鸭子可能察觉了些什么璃龙潭的真相之类的,旁敲侧击的问了问,老鸭子却一脸茫然。

    于是只好随他去,说不定有了发现他就说了。

    这个家伙就是会装傻充愣。

    林乾如是想。

    日子就这么悠哉悠哉地溜走了。

    这一日林乾跟往天一样去潭边找二师兄下棋。

    这几日他倒是上了瘾,摩拳擦掌一副不杀几盘不太舒服的样子。

    虽然棋臭,但是咱爱学啊,越挫越勇,知难而上。很骄傲。

    没想到二师兄却是一脸凝重地在等他。

    “三师弟,又出事了。”

    林乾就想抚额。

    “出啥事了?”他有点紧张的问。

    他现在有点找到那种,不怕人找事,就怕事找人的感觉了,有点方,虽然知道可能啥也做不了,但是该了解的还是要问。

    “璃龙潭南边的大水杉枯萎了。”

    “白皮松属金,长在璃龙潭东边,大水杉属水,长在了璃龙潭南边,金生水,水生木,看来下一个死的应该是中间的木属性的树了。”林乾捏了捏下巴说。

    自从在旗山阵碰到那个萨满的阵法,他就觉得有必要多学学这方面的知识,说不定哪天行走江湖就能用到所以狠狠的补了补阵法常识。

    最起码他现在回想起来,就知道陈老鬼说的炼鬼术,就是用五行来炼魂成鬼的。

    如今稍微一推断,也能大概根据五行相生相克的原理,判断出接下来可能会出现的结果了。

    算是学有小成。

    “中间,木属性,看来十有**是那棵扦叶云杉了。”二师兄捧着胖嘟嘟的脸,苦恼地说。

    “以此类推,接下来依次是西边的火属性树,北边的土属性树”

    这个阵法用五行相生的法则来运转,又用五行相克的法则镇住五个方位,让这里灵气生生不息,凝而不散。

    “西边…火属性,难道是那棵长得敦敦实实的紫杉树?”二师兄在璃龙潭守潭这么久,对这里一草一木简直了如指掌,当下立刻仔细排查起来,“北边的八成就是那个黄槐树了,没想到这五棵树貌不惊人,竟然充当着璃龙潭法阵的阵眼,牛逼。”

    林乾对摇头晃脑的二师兄翻了个白眼,“这都还只是推断,要看接下来,中央那棵云杉会不会真的死了,才能证实咱们的猜测。”

    “三师弟你这几天的书没白看啊哈哈哈,你小子可以的!”二师兄一巴掌拍得林乾一个趔趄。

    “二师兄,你这么高兴也没用啊,咱们只是知道了这法阵是怎么个崩溃的过程,但是根本不知道这法阵为啥崩溃,也不知道崩溃之后会发生啥,所以高兴也是白高兴啊。”林乾龇牙咧嘴地揉了揉被二师兄拍的肩膀,悻悻地说。

    “你小子,竟说丧气话,我跟你说,知道过程也总比什么都不知道要好,师尊去找办法了,咱们能做的就是尽量了解关于这阵法的细节,等师尊回来给她参考,如果什么都不做,那师尊回来再开始研究它,哪里还来得及。”二师兄一下子严肃起来,“这阵法不过几日功夫就又死了一棵树,这个速度下来,只怕全部崩塌只是早晚的问题了。”

    不知道师尊能不能找到办法及时赶回来啊。

    “是,二师兄!”林乾脸上一红,为自己刚才的不乐观内疚了一下,很是郑重地拱手向二师兄行了一礼。

    二师兄虽然平日里吊儿郎当,关键时刻很靠得住呢。

    难得他居然觉得二师兄刚才有一种顶天立地的伟岸气势。

    “唉,希望这一场劫数能没事。”二师兄一叹,很是伤感地自言自语:“不然那些小寡妇们可该怎么办!”

    林乾:“”

    原谅他,刚才那个感觉可能是他猪油蒙了心了。

    不过心底的忧虑到底还是释然了许多。

    如此又过了几日。

    潭中离岛扦叶云杉一夜之间枝叶凋零,根系腐烂,轰然倒塌。

    来报告消息的老鸭子有幸亲眼看见了林乾与二师兄的面面相觑。

    他俩之前分析了半天,多半还是希望自己的推断只是瞎猜。

    又不是啥好事,猜那么准很尴尬的。

    没想到一语成谶。

    林乾看着二师兄,没想到二师兄也正在看他。

    二师兄咽了口唾沫,张了张嘴。

    “我擦,这下事情就大条了。”,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