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多少秘密在其中
    另一边,王梦龙推开了小师叔想要搀扶她的手,一下倒在酒桌旁边的软榻上,恣意地哈哈大笑。

    “哈哈哈,小白脸还真挺能喝啊,来,接着干!别怂!”

    小师叔习以为常地给她搭了条毯子,转身去收拾一桌子残羹剩菜。

    二师兄送隐世太子一出门,大师兄就起身退席了,他今晚滴酒未沾,看上去心情不错,说是要去巡视下阵法,四处看看。

    王梦龙喝了不少的酒,勉强保持清醒,可是状态已经兴奋起来了,哈哈大笑着挥手让大师兄走了,自己在软榻上兴奋地翻滚,嘴里开始哼起不知名的小调。

    林乾托腮望着收拾桌子的小师叔,眼睛笑得弯弯的。

    “看我干嘛,傻气。”小师叔手上不停,眼睛瞟了他一眼,脸就红了。

    “小师叔今天真贤惠。”林乾笑眯眯地说。

    小师叔笑得眼睛也弯弯的,故意说:“怎么,平日我难道不贤惠?”

    林乾假装想了一番,才一本正经地说:“平日的贤惠,师兄师弟们也都瞧得见,偏偏今日的贤惠,只是我一个人的。”

    小师叔害羞得耳根都红了,抿嘴笑起来藏也藏不住,嘴上嗔道:“净胡说,你也喝了两三碗酒,快去洗澡睡觉吧,都这么晚了,明天不要耽误了练功。”

    “那你安置了师尊,也早点休息,别太累了哦。”

    “快去吧。”小师叔甜甜地说。

    林乾便红着脸嘿嘿笑着起身出去了。

    小师叔羞涩地整理完碗筷,准备带王梦龙回去休息,转身往软榻上一看。

    软榻上哪里还有王梦龙的影子。

    “唉,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睡大觉了。”

    小师叔跺跺脚,懊恼地嘟囔了一句。

    这是只有她才知道的秘密。

    以前自己和王梦龙的师尊也知道这个秘密,不过她老人家已经不在了。

    王梦龙私下极爱喝酒,但是平日里却不知道出于什么缘故,刻意的禁止自己肆意喝酒。

    王梦龙和小师叔的师尊曾经义正言辞地交代小师叔,一定要看着王梦龙,尽量避免她喝酒。

    所以平日里小师叔都会多少管一下。

    今日宗门大喜,一时高兴,这才没拦着。

    王梦龙喝多了的唯一毛病,就是不知所踪地找地方睡大觉。

    对于她这个习惯,小师叔伺候多年,别人几乎不曾知晓,她却已经很是习惯了。

    不撒酒疯,不搞破坏,凭她的本事也不会受伤。

    既然不会造成什么混乱,找又从没有一次能找到,只好随她去。

    反正第二天一早就会回来的,小师叔表示:她习惯了。

    林乾本来想找一找老鸭子。

    他好多天没跟老鸭子好好聊聊天,感觉攒了好多话想跟老鸭子念叨念叨。

    比如关于小师叔为啥只跑来璃龙潭看了他两日就再不来了,是不是嫌弃他了啊,之类的。

    可是老鸭子早早就吃饱喝足下了桌,被小梦骑着跑没影了。

    自从上次他背着小梦跑回大牛宗,小梦就爱上了骑老鸭子这项运动。

    最近也是因为躲小梦,老鸭子才天天跑到璃龙潭去游泳的。

    今晚不幸又被小梦抓住,吃饱了就要老鸭子驮着她出去遛弯了。

    所以林乾四处找了一圈,都没找到他俩。

    他本来就酒量不高,今晚趁兴喝了几碗酒,已经到了上限,此时夜风一吹,酒劲上冲,居然也有几分头晕。

    四处打量一下,索性距离自己住的地方不远,他摇摇晃晃地走到门前,推开门,只觉得头昏眼花,赶忙就直奔床铺,扑倒在床上,扭了几扭,倒头就睡。

    咦?床上怎么毛茸茸的?

    他迷迷糊糊地摸了摸,只觉得毛茸茸软乎乎的一团,很是暖和的样子,索性抚摸了几把,抱在怀里,头一歪沉沉睡去了。

    大师兄坐在自己茅屋的屋顶上,双腿盘坐,吞吐着空气中浓郁了许多倍的灵气。他曾经受过极重的内伤,境界停滞了许多年,一直无法再进一步,他自己猜测,或许是没有足够灵气为他润养经脉的缘故。

    然而大牛宗已经算是灵气不错的修行之地,再找一处灵气比这浓郁的地方养伤谈何容易。

    他只能慢慢来。

    所以他才终日借酒消愁,一方面不知如此缓慢的累积,何时才能突破,另一方面,醉酒能够麻醉他的旧伤,使他降低疼痛的感觉。

    今日宗门大阵一成,整个宗门灵气浓郁,让他心中一喜。

    所以他专门没有喝酒,便是见宗门中灵气浓郁,抱着一试的想法,想要运功吐纳,用来疗伤。

    没想到果然和自己猜测的一样,灵气大量入体,他便觉得状似枯萎的经脉旧伤得到了滋养,许久没有进步的功力也隐隐有了突破的迹象。

    这让他大喜过望,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眉目间露出许久未有的喜色。

    似乎意识到自己失态,他正了正神,将喜色敛去,这才再度运功,吐纳起来。

    二师兄把隐世太子扶到四师弟的茅屋里,安置他躺在床上。

    隐世太子呼吸绵长,闭眼酣睡,面色酡红,醉成一滩烂泥,哪里还有白日里白衣如仙的模样。

    不知道想到些什么,二师兄站在床头看着隐世太子,沉吟了半晌,这才悄悄退了出去,关好门,走了。

    房门轻轻合拢的瞬间,原本躺在床上醉得不省人事的隐世太子,霍然睁开了双眼,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目光如炬,盯着紧闭的房门,面露凝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哪里还有半分喝醉的样子。

    从天上向下俯瞰下去

    整个大牛宗如同一头卧在重峦叠嶂的山脉之中的巨牛,正披着夜色开始熟睡。

    在这头巨牛身上,巨大的三重阵法运行着,如同古老神秘的星河流转,将灵气循环到每一个角落,灵气滋润山脉石头,使它们发出莹润的光泽。

    如同每个人隐藏多年的秘密。

    在这夜色中隐隐地开始发出光来。,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