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大能和尚
    翌日清晨。

    不空还以为林乾睡过了头,跑来敲门。

    林乾其实早就醒了,正在院子里打坐调息。

    老鸭子在另一边呼吸吐纳,身为一只妖,他最近有点疏于修炼,好像都胖了一大圈。

    听见敲门声,林乾不慌不忙地收了功,起身去开门。

    老鸭子也像是一只普通鸭子一样,摇摇摆摆地东啄啄,西咬咬。

    门一开,不空一脸喜悦:“林大哥,我师父醒啦!”

    “那可真是太好了!”林乾惊喜地说。

    “林大哥,谢谢你昨天喂他吃的药!”不空双掌合十,给林乾行了一礼。

    “不敢当不敢当,还是你师父吉人自有天相。”林乾摆摆手,客气地问:“大能师父现在怎么样了?”

    “您看我,欢喜过头了。”不空懊恼地锤了一下手说,“师父就是让我来请您过去的,他有话跟您说。”

    林乾眯眯眼,笑起来,“你怎么糊里糊涂的,哈哈,走吧,咱们去看看你师父。”

    说完转身去把老鸭子抱在怀里,迈步出门。

    “林大哥还真是宠爱这只鸭子哦,到哪都随身带着。”不空捂着嘴巴偷笑。

    “带着好,免得到处跑,还要费力去找。”林乾笑眯眯地回答。

    不空便哈哈笑起来,在前面带路。

    不空带着林乾进门时,大能和尚正半倚在床上喝粥,不苦笑呵呵地在一边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

    “师父,这就是大牛宗的林乾林大哥,就是他把您治好的。”不空双掌合十,向大能说道。

    “大能禅师。”林乾行了一礼。

    “哦,小施主宅心仁厚,对老衲救命之恩,老衲没齿难忘。”大能和尚很激动,挣扎着就要下床行大礼,林乾忙上去一把扶住他。

    “这怎么敢当,禅师如此客气岂不是折煞了小子,其实本没什么,您底子好,我不过是帮您更快恢复罢了,当不得您如此。”林乾扶着大能和尚重新在床上倚靠好,不苦吭哧吭哧地给他搬了一把椅子,他坐下,这才又看着大能和尚问:“禅师,能不能跟我说说凌云镇的情况,我好看看怎么去把镇上的百姓救出来。。”

    大能和尚眼中闪过一抹诧异的光芒,他垂下眼帘,叹了一口气,“小施主真是心善,我听不苦说,我已经昏迷了六七天,实在不知道现在镇中情况怎么样了。当日我刚赶到镇上,就被妖兽袭击,力不能敌,一时不慎竟然被打成重伤,实在惭愧,等爬起来的时候,镇上的百姓已经全部被抓起来,整个镇子都被妖兽占据了,我只能先跑回来,向贵宗寻求支援。”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妖兽?”林乾眉毛拧成一团。

    “凌云镇的妖兽,全都是好大好大的虫子哦!超可怕的!”不苦表情丰富地比划着说。

    “不苦!师父在跟林施主说话,你不要乱插嘴!”大能瞪了不苦一眼,“出去玩吧。”

    “哦。”不苦懵懂地抠着手,鼓着脸噔噔蹬地跑出去了。

    “这孩子,都被我惯坏了。”大能和尚苦笑着说。

    “不会啊,不苦很是乖巧可爱。”林乾由衷地说。

    “不苦说的没错,凌云镇的妖兽,都是一人多高的虫妖,不知道从何而来,可能是凌云山山林茂密,又有大海潮气滋润,比其他地方更适宜虫类生长,所以才会突然屯居在这里吧。”

    “听说大能禅师镇守凌云镇,与妖兽多有征战,不知道这虫妖有没有什么弱点?”

    “我的佛法,可以削弱虫妖的邪气,并不是很了解虫妖的弱点。而且这一次也与以往不同,这一次的虫妖更加厉害,我也奈何不得,一个照面就已经落败,实在没有什么经验可以提示给施主。”大能和尚叹了一口气,沉默起来,闭着眼不断转动手里的一串木头佛珠,嘴唇蠕动着,露出念经忏悔的模样

    林乾沉吟了片刻,便起身告辞:“打扰禅师休息,真是罪过,小子稍微准备一下,就去凌云镇救人,禅师好好休息。”

    “林施主能来援手,老衲代全镇百姓谢谢你,请务必小心。”大能和尚双手合十,向林乾郑重一拜。

    真是佛法高深,滴水不露啊。

    林乾心里苦笑。

    “谈得咋样?有没有啥有用的消息?”

    老鸭子一直在禅房外晃荡,林乾从禅房出来,就抱着他回了客房,他要装普通鸭子,路上啥也不能问,可把他憋够呛。所以一进屋,就趴在林乾耳朵边小声问起来。

    “这老和尚也怪怪的。”林乾皱眉,一脸纳闷。

    “啊?小和尚怪,老和尚也怪?”老鸭子好奇起来,“怎么个怪法?”

    “他什么都说了,可是跟没说一样,一句能对咱们有帮助的都没有,你说怪不怪?”

    “他都说啥了?”

    “说谢谢我救他,说他不知道镇里的情况,说他不知道妖兽的弱点,就一句有用的,妖兽全都是人那么大的虫子,还是不苦说的,不然我估计他也会含糊过去。”

    “不苦这小和尚不错,是个好孩子。”老鸭子对不苦本来就挺有好感,这一下好感度更是飙升。

    “我有一种直觉,这老和尚搞不好有什么秘密瞒着我们。”

    “有具体的么?比如你从哪些地方看出他有秘密瞒着我们的?”

    “别的我还只是怀疑,但是有一点,他也并没有很迫切的要我去救人,只是我主动提出去凌云镇的时候,他说我心善,要代百姓们谢我,还让我务必多加小心,全都是客套话,你觉不觉得挺有意思?”林乾顺毛捋着老鸭子的羽毛问。

    “嗯,这个事,本大爷觉得也挺奇怪,火烧眉毛地把咱们找来,却绝口不提让咱们去救人,很奇怪很奇怪。”老鸭子吧唧吧唧嘴,来回踱起步来。

    “要不,你去镇上探探情况,本大爷留下来瞅瞅这庙里搞什么鬼?”老鸭子最终停下来,歪头看林乾。

    林乾眼睛一亮,摸摸他的头,“好主意。”

    “你要小心。”

    “你也要小心。”,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