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鸭子会说话
    被推进凌云寺地牢里的不苦,好像整个人都失了魂一样,呆呆傻傻地坐在地上。

    不空抿了抿嘴,抹了一把红眼圈,到底还是一咬牙,什么也没说,锁上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地牢里一片寂静。

    老鸭子转着小眼睛左右看看,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刚才他都要紧张死了。

    现在他确定,林乾的感觉是对的,这老和尚果然有问题。

    大业将成?不空要每月喝一碗人血?他们要拿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将来好日子还长?

    大能和尚的话串在一起,从老鸭子的脑海中不停回旋。

    这老和尚到底要干什么?

    老鸭子扭头去看不苦,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这个单纯的傻孩子,亲眼看到师父和师兄的丑恶,一定吓坏了吧。

    他扭了扭身子,抖一抖羽毛,站起来,四处打量了下这个地牢。

    地牢不大,只有一间牢房。可能是因为凌云寺身处山顶的缘故,虽然这地牢看起来许久未曾使用,但是依然相当干爽,通风良好。

    铁栏杆围起来的牢房几乎占了这地牢的大半,四周的石墙上点着燃烧的火把。穿过铁栅栏,就能看到十几步开外的地牢出口。

    干燥整洁,久不使用,其实看起来并不怎么像一座牢房。

    甚至在这间牢房的一角,还有一个很小的通风口,此时居然还投进一束阳光来。

    老鸭子弄出的动静惊动了不苦。

    他原本好像一潭死水,凝滞着没有生气。

    此时一惊,眼珠动了动,好像灵魂挣扎着活了过来。

    他缩在地上,紧张地打量了下四周,不禁悲从中来,就要哭出声。

    “别哭,把人引来咱俩就废了。”老鸭子急忙低声吼了一嗓子。

    不苦吓了一大跳,他飞快地捂住嘴巴,惊恐地瞪大眼,寻找声音的来源。

    等借着微弱的光线,看清说话的是陪他玩的鸭子时,他害怕得死死捂住嘴,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翻出葡萄一样的大眼睛,噼里啪啦地流出来。

    “不唔…要唔…吃唔…我唔…”他啜泣着哀求。

    “要吃早吃了,还能陪你玩?你也真是傻孩子。”老鸭子翻了个白眼,一摇一摆地走到通风口下,仰头研究起来。

    这个傻小子。

    不苦见他如此,这才慢慢安定下来,一颗心渐渐放回了肚子里,鼻子一抽一抽地坐在那里看着他。

    半晌,他终于好像有点忍不住了。

    “你是林哥哥的鸭子?”他捂着嘴巴,含混不清地小声问。

    老鸭子扭头看他,“嗯”了一声。

    然后鸭子脸一脸鄙夷的说道:“怎么?本大爷不像是一只特别帅气,特别有实力的鸭子么?”

    不苦:“……鸭子你居然会说话!你在看什么?”

    看着这小和尚犹带泪痕的小脸此刻两眼冒星星地瞅他,老鸭子忍住了再翻一个白眼的冲动。

    真不愧是小孩子,这么快就忘了不愉快的事了。

    “我在研究怎么让咱俩神不知鬼不觉地出去。要不然咱们俩没有好果子吃!”老鸭子小声说。

    不苦有点哀怨,又有点怕怕的地嘟囔:“出去干嘛哦,外面有吃人的师父哩,还不如这里安全些嘞。”

    “傻小子,不出去,在这里困着,本大爷和你也迟早会被你师父给吃了。”老鸭子哭笑不得地逗他。

    结果,就看见这傻小子捂着嘴巴,鼻子一抽一抽地,大眼睛又要涌出泪来。

    哦哦哦,真是怕了你了。

    老鸭子忙说:“出去后我带你去找你大哥哥,你不会被吃的,别出声,把你师父引来咱们就走不了了。要相信本大爷!”

    不苦赶忙紧紧按住自己的嘴巴。

    哦!大哥哥的鸭子会说话也!

    好厉害!一定能救我出去!

    吼吼!

    林乾醒来的时候,月上柳梢头,四野静悄悄。

    他伸了个懒腰,抬头向镇子方向看去。

    幸亏月色不错,借着月光,尚能看到大院周围包围着的蜂妖们。

    但是镇子里的蜂妖,明显就减少了许多。

    只偶尔有几只,在街上慢吞吞地爬过,一副懒散巡逻的样子。

    林乾便滑下了树,猫着腰,按照刚刚在树上观察到的路线,穿过残垣断壁和荒草树丛,向关押百姓的大院摸去。

    夜晚从海上吹过来的海风,温柔地刮过整个凌云镇,将草木拨弄得“沙沙”响。

    不但掩盖住了林乾穿过草丛时发出的声响,甚至将他的气味也吹散,无迹可寻。

    很快,林乾便出现在了大院外一条小巷子的阴影里。

    小巷的位置极其巧妙,林乾在这个位置,刚好能看到对面大院的一个小侧门。

    侧门只有一人宽,可能是曾经这个大院的主人家里下人出入的小门。现在这小门锁着,有两只蜂妖慵懒地趴在门边把守着,可能是太无聊了,它俩被一只恰好飞过来的蝙蝠吸引住,抬头向蝙蝠看去,似乎准备用这只蝙蝠找点乐子。

    林乾便要动。

    他瞅准了一个机会:蝙蝠飞过蜂妖头顶的一瞬间,两只蜂妖几乎同时抬起了上半身,想要把蝙蝠一口咬下来,

    就是现在!

    林乾抽出大雪圣音,身形快如鬼魅,薄如冰刃的大雪圣音悄无声息地割开空气,准确无误地斩进了其中一只蜂妖的胸关节里,左进右出,又向另一只顺势抹去。

    第一只蜂妖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就被大雪圣音剑锋上的寒气贯穿,冻成一具尸体。

    第二只却闪身后退,躲开了致命一剑,惊慌地抬头就要尖叫。

    却不想这一招,并非简单的弧形一剑,林乾见划了一个弧形未曾斩中第二只蜂妖,立刻变招,将身子一扭,就地一跃,将大雪圣音顺势轮圆,高高举起,瞅准了蜂妖朝天张开的口颚,在它发出声音之前,一剑将它劈成了两半。

    这蜂妖一声尖叫憋在口中,便再也发不出来了。

    林乾将两具尸体拖到刚刚的窄巷里,藏在阴影中。

    时间紧迫,必须得在巡夜的蜂妖发现这里的情况之前,把人都带出来。

    藏起来,能拖一刻拖一刻。

    林乾想。

    他一步跨到小侧门前,大雪圣音在手,朝门锁一抹,门锁应声而断。

    林乾四下观望一圈,伸手推开门,闪身钻了进去。,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