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鸭子,你要不要再试试?”

    凌云寺地牢里,不苦苦着一张脸问老鸭子。

    老鸭子有点小失败地捂着脸坐在墙角。

    丢人啊,想他堂堂老鸭子,居然对区区一个地牢束手无策,想尽各种办法,都没能找到逃出去的办法。

    妈卖批,一个寺院的地牢造这么结实干什么?

    老鸭子心里爆粗口。

    他倒是能从牢房的铁栅栏之间钻出去,但是地牢的门他打不开,最终只能悻悻地钻回来。

    至于房顶上的通风口。

    他最近很不幸地肥了不少,完全钻不出去。

    不过往外钻的时候,倒是发现这个通风口在山道边一个岩壁上,此时已经入夜,外面明月皎洁,倒是比牢房里天大地大。

    好巧不巧,他把头往回缩的时候,就看见大能和尚带着不空,往山下匆匆走去。

    大半夜的,这老和尚下山干嘛?

    老鸭子心里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不过旋即他就想开了。

    最起码,这老和尚走了,不苦和自己的性命暂时无忧了嘛。

    不过还是得抓紧想办法出去,谁知道啥时候这老家伙就回来了。

    “不苦,你们凌云寺怎么会有地牢呢?干嘛用的?你知道不?”老鸭子奇怪地问。

    太奇怪了。

    一座小镇的小寺庙,小到只有大殿和两个小跨院,大殿加上禅房加上客房加上杂货房,一共就五间房子。

    这么一个小庙,居然精心建造了一个这么严丝合缝的地牢,那些砌墙的大石方一看就费了不少功夫,价值不菲。

    不是太奇怪了么?

    “我也不知道。”不苦说。

    他想了想,又说:“我和师兄都是师父捡来的,原来这个寺庙里还有一些和尚,可是后来可能都被妖兽吓跑了吧,然后庙里原来的住持就把位置传给了我师父,自己走了。你这个问题,可能我师父会知道吧。”

    说完又想起自己师父居然要杀了自己,神色又黯然起来。

    “这是你师父告诉你的啊?”老鸭子问他。

    不苦点点头,“我自己看的,觉得奇怪就去问师父,师父就说给我一些。”

    老鸭子环视了一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十有**,原来这寺里的和尚都被你师父给吃了也说不定。”

    不苦吓得瞪大了眼:“为啥这么说?”

    “你看这里。”老鸭子扭着胖身子挤出铁栏杆,把墙上的火把摘了一个,又钻回来,走到墙角,用火把照亮了,挥着翅膀招呼不苦过去看,“看了别哭啊!”

    “我才不哭呢!”不苦嘟囔着,凑过去。

    墙角上被火光映照的石砖上,有一大片奇怪的黑红色。

    “这是啥?”不苦问。

    “是血,人血。”

    不知道什么人的血,以迸溅的方式印在了这块石壁上,因为年深日久,血液渗进了石头的纹理里,不分彼此。

    但是这迸溅开的形状,却能大致推测出当时的情形有多么惨烈。

    没有脑浆的痕迹,所以不是以头撞墙而死。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在这狭窄的牢房里,这个人被大力撞在这块石壁上,当场撞得粉碎,撞成了一堆破败的血肉,甚至因为大力,这些血更容易地渗进了岩石的缝隙。

    不苦猛地倒退了好几步,狠狠吸了一口凉气。

    “师父不会是个妖怪吧!”他惊骇地低声嚷道。

    老鸭子露出恍然的表情,给了他一个“你小子有慧根”的表情,“没准还真是这样哦。”

    不苦泫然欲泣。

    不要啊,好可怕!

    呜呜呜!

    另一边,林乾成功潜进了大院。

    大院里有一部分百姓还没有睡,正在院子里百无聊赖地扯淡。

    然后他们就看见大院的侧门进来一个人。

    众人:……

    这人进来的也太容易了吧!

    让我们这些逃跑失败很多次的很没面子啊!

    日!

    心里咆哮完,才想起来问:“你是谁?不会是…来救我们的吧?”

    林乾一进门就看见十几个人坐在院子里,看着他,双眼放光。

    “我是大牛宗的,来救你们,麻烦你们通知下其他人,咱们收拾收拾,趁早离开这?”

    林乾试探着问。

    不是他心里没底,实在是这些人的眼神有点渗人。

    他根正苗红一个好少年,愣是有被扒光了的错觉。

    人群里立刻一阵骚动,有人压低声音小声欢呼起来,也有人立刻往屋子里跑,去通知其他人。

    整个院子豁然活了起来。

    “各位,务必不要惊动了妖兽!”林乾小声提醒他们。

    “省得省得!”有人压低声音回他,声音带着几分颤抖,难掩兴奋。

    被关在这里的每一天,他们都幻想着这一刻的到来,甚至已经在脑子里模拟了无数遍。

    绝不会拖后腿。

    只不过在脑海里模拟的时候救他们的大能和尚,如今换成了一个翩翩少年而已。

    人群很快聚集起来,老弱妇孺一大堆,鸦雀无声又满眼期待地看着林乾。

    林乾清了清嗓,压低声音说:“时间有限,我长话短说,我大概看了下地形,这大院距离海边蛮近的,咱们从这个偏门出去,立刻向海边走,所有人注意,一定要注意,尽量不要暴露了自己,争取在妖兽发现前,赶到海边,明白么?”

    “去海边之后呢,妖兽追来怎么办?”

    “咱们还是去凌云寺吧,投奔大能禅师,妖兽也不敢过去的。”

    ……

    人群七嘴八舌地提着意见。

    林乾一把抽出了大雪圣音,剑锋一亮,所有人立刻闭嘴了。

    “想活命,就听我的,我保证只要我在,你们不会出事,可是不听话的,不在此列,如果乱来丢了性命,只能怪自己了。我绝不会为了你一个胡乱逃命的人,置这么多人的性命于不顾。”林乾干脆利落的说。

    已经耽误了太多时间。

    绝不能让这些人讨论下去,不然谁也走不了了。

    林乾心里咬着牙想。

    有心如明镜的人,也立刻反应过来这么讨论下去的祸患,当下立刻喝止了众人,向林乾表态道:“都听这位小恩公的,小恩公辛苦。”

    却见月光下,林乾脸色极差地望着前面,神色莫名。

    这人暗诌:这小恩公脾气怎么如此差?

    却不防听见人群后面一个声音冷冷地道: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