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你心里没点逼数么
    “妖僧,你找死!”

    林乾怒喝一声,全身灵气纵横,将衣袍鼓动得猎猎风响,手中持定寒冰长枪,猛灌灵气,寒冰长枪爆起,化作一条几十米长的冰霜长龙,被林乾高高轮起,狠狠劈下。

    同时,离焰剑和大雪圣音快如闪电,光似流星,从左右两面朝大能和尚疾斩。

    三面夹击,冰火齐出,如三条巨龙,势如奔雷,要将大能和尚当场斩杀。

    大能和尚大惊失色。

    他也不过才刚刚吃下仙豆不久,况且一颗仙豆,灵力有限,战林乾一把兵器不费吹灰之力,战两把兵器就要不空帮忙了,如今三把兵器齐出,他哪里能抵挡得住?

    情急之下,大能和尚本能地足尖点地,纵身向后一躲,同时手上用力,将手中之物一把丢出,挡在身前。

    他手中之物,正是失魂落魄任人摆弄的不空。

    可怜不空尚未成年,遇人不淑,竟然被自己师父推出来挡这一劫。

    林乾大惊失色,无奈一切发生得太快,想要收回兵器都已经来不及了。

    三道光芒眨眼间汇聚在一起,精光一绞,不空当场被剑光绞得粉碎,离焰剑火光一炙,立时化成了灰。

    大能和尚得这片刻喘息,自怀里掏出一片羽毛,往空中一抛,霎时大风一卷,再看时,和尚已经伏在大如小舟的羽毛之上,随风远遁,很快便不见了。

    一切都只发生在片刻之间。

    围观的凡人们甚至都还没反应过来,场中便已经只剩下林乾一人了。

    老鸭子还在大能和尚手上,林乾岂肯善罢甘休。

    若是刚刚把这妖僧斩杀倒也罢了,偏偏反而被他逃了。

    可惜了不空小和尚。

    “你们得救了,快走吧!”林乾朝地上坐着的百姓们喊。

    然后便收了兵器,朝凌云寺跑去。

    跑的又哪有飞的快。

    大能和尚的羽毛,正是当年那墓中的蜂妖王死后遭到土蜂群吞噬,遗留下来的两片触角。

    遇风便长成小舟大小,人伏在上面,可以自由驾驭风向,飞到想去的地方。

    然而有一个致命缺陷,这两片触角,只能使用一次。

    如果是全盛时期的蜂妖王,这两片触角自然可以反复使用,可是偏偏这蜂妖王受伤在前,被除妖师封印在后,这么多年过去了,妖力大减。

    大能和尚捡了这两片触角,本来当做纪念品,哪知无意中触发了其中一片,等到琢磨明白这触角的用法,这一片已经妖力耗尽,眨眼间就被妖火焚毁了。

    倒让他懊悔许久,从此将另外一片视为珍宝,绝不肯轻易示人。

    今日为了逃命,才不得不拿出来,忍痛割爱地用了。

    “大牛宗!害我用了宝贝,又害我失去徒儿,咱们誓不两立!”

    一路上,大能和尚都气急败坏,谩骂不休。

    他却不曾想一想,如果不是他算计大牛宗的仙豆,又怎么会到这一步,如果不是他把徒弟甩出来挡剑,不空又怎么会死。

    可是此时他却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一心要寻大牛宗的晦气。

    第一当然是要回去杀了那只鸭子!

    然后去大牛宗,偷些仙豆出来!

    再去附近找个隐蔽的山头,服用仙豆修炼,快速提升实力!

    有了实力,自然要先把大牛宗收入囊中!

    他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催起身下的羽毛,快如流星,直奔凌云山。

    地牢的门“咣当”一下打开了。

    “鸭子,你的死期到了!”

    大能和尚冲进来,嘴里嚷嚷着,朝昏暗的牢房一步步跨去。

    牢房铁栏杆内,只有抿嘴盯着他的不苦。

    “不苦,那鸭子呢!”大能和尚吃惊地问。

    不可能啊,关起来的鸭子还能飞了?

    大能和尚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可是没有等到不苦回答他,他只看到不苦朝他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好像有些兴奋,又好像有些害怕。

    他被这表情搞得有点诧异,正想说话。

    只觉得脑后风起,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剧痛。

    他当场昏了过去。

    “搞定了!”

    不苦激动地朝着大能和尚背后的老鸭子喊!

    “嗯,搞定了,你这娃子演技真的不行,得练那,我要不然下手快,你师父差点就发现了。”

    老鸭子丢掉手里的火把棍,也是大大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怎么办?”不苦不好意思地嘿嘿笑着问。

    “把你救出来,咱们得快点离开这里,照这老和尚刚才进来那个熊样分析,十有**他是要来弄死咱们俩的,不趁着他昏迷时候跑路,还等啥。”老鸭子一边说,一边从大能和尚身上搜出钥匙,把牢房的锁打开,放出不苦。

    “唉,我们快走吧,我有点害怕。”

    不苦拍拍胸口,赶快抱起老鸭子,朝外拔腿就跑。

    慌忙中,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地上昏迷不醒的大能和尚,突然抽搐了一下。

    旋即又恢复了平静。

    不苦抱着老鸭子跑出了地牢,跑到了寺院所在的山顶空地上。

    “唉,刚才把地牢门关了好了,把你师父锁在地牢里,咱们就安全了。”老鸭子被不苦抱得一颠一颠的,忍不住有点担心地说。

    “哪还能想到那个,先跑才是对的,也不知道不空师兄在哪,不然我们也带上他就好了。”不苦懊恼地说。

    他自小和不空一起长大,对不空的情分自然非比寻常,虽然不空把他关进了地牢里,但是他一点也不记恨他。

    “不空已经死了。”

    一个阴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吓了不苦一跳,他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转身去看。

    此时正是将近黎明,一日中最为漆黑的时候。

    偏偏月色极好,将天地照得通透,倒也能看得清东西。

    不苦正站在寺院通往凌云镇的台阶前。

    隔着一大块空地,大能和尚正站在他对面,冷冷地瞧着他。

    “你说什么?不空师兄怎么了?”

    不苦不敢置信地问。

    “你师兄,就是被他斩杀,烧成了一把灰。”大能和尚缓缓地把手伸出来,指着不苦背后,冷冷地说。

    不苦下意识地扭过头去看。

    不苦身后,林乾正跨上最后一级台阶。

    他站住脚,寒冰长枪“铛”地一声拄在地上,长身玉立,嗤笑一声,“老和尚,你还要不要脸,不空为啥死的你心里没点逼数么?”,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