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为小恩公的师门立长生牌位吧
    一把大火,将整个凌云山烧得万籁俱寂。

    仿佛佛陀惩世的莲花一般在凌云寺上盛开的火焰,一瞬间就摧毁了凌云寺所有的地上建筑物,原本就年代古老不甚精致的建筑,火焰过后纷纷酥碎坍塌,落石碎瓦掉落满地。

    火光盛大如云,光照百里。

    一夜未眠的凌云镇百姓们,刚刚惊魂未定地回到家中和衣睡下,就被照亮了半边天的火光再度惊醒。

    “又怎么了?”

    他们走出家门,相互询问着,内心惶恐,惴惴不安。

    “阿弥陀佛,可别再出事了啊!”有虔诚的老太太双掌合十,连连祷告。

    “老太太,你还念佛哩,那大能和尚就是妖僧哩,要不是他,咱们凌云镇至于搞成这样?”

    “呸,妖僧不是佛,我念又如何?”老太太瞪了说话的人一眼,却无意中发现了火光的来处。

    “啊呀,那不是…那不是凌云寺嘛!”

    她夸张地叫起来,忙忙地指给大家看。

    “哎呦,我就说,妖僧不是佛哩,看,佛祖降了大火,把妖僧的老窝都给端了哩!”她兴奋地喊。

    “要我说,端了妖僧老窝的,一定是那个昨晚救了我们的小少年!”

    “是啊是啊,我也觉得。”立刻有人应和。

    “那小少年是哪来的来着?功力真高啊!”有人赞叹着,又好奇地问。

    “大什么宗?”

    “大牛宗!人家说了哩,就是大牛宗。”

    “以后咱们这是不是再也不会有妖兽了啊?”有人弱弱地插了一嘴。

    “嗯,你傻不傻,那小少年把妖僧和妖兽给一锅端了,自然再也没有妖兽作祟了。”说话的人说完,自己也愣了愣。

    是啊,被妖兽压制这么久,都快忘了凌云镇以前的好日子了,这回没了妖兽,凌云镇的好日子岂不是又要回来了!

    回头远远望着凌云镇古老的残垣规模,回忆着凌云镇曾经的辉煌盛况。

    所有人心里都热乎起来。

    “咱们把凌云寺推倒,盖个大牛宗的生祠,为小恩公他们师门立长生牌位吧!”有人突然喊。

    “好!”

    凌云寺内。

    “小乾子!那恶心虫子死了没?要是这样都没死,本大爷这一身的漂亮鸭毛可白毁了!”

    火焰消失后,老鸭子卸掉防御结界,大声喊。

    林乾的火焰版暴雨梨花释放得极快,又是为了偷袭小蜂王,简直是用尽吃奶的力气来拼速度。

    老鸭子和不苦躲在一旁的大石头后面看热闹,一时不察,火焰已经卷到了眼前。

    不苦吓得差点尿裤子,老鸭子立刻就撑起了防御结界,把自己和不苦都罩了进去。

    饶是如此,也还是晚了一步。

    现在俩人从石头后面站起来,满身都是还没有熄灭的火星子,灰头土脸,又吓人又好笑。

    “幸好…嗝…有大石头…嗝…不然要…嗝…更惨…”不苦被吓得一直打嗝,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林乾忍着笑招手喊他俩过来,“那,在这呢,自己看,都烧焦了,死得透透的,翅膀都被火燎没了,我都闻到烤肉的香味了。”

    “呕…你快别说了,一想到他满身细皮嫩肉的变成了烤肉,我就有点反胃。”老鸭子整个人都不好了,虚弱地靠在不苦的腿上,伸出翅膀掐灭了胸口的火星。

    三个人围拢过来看地上的焦尸。

    整个凌云寺被火焰整个烤了一遍,以林乾站立的地方为原点,喷薄而出的火焰在地面上留下了可怕的焦黑痕迹。

    林乾脚下躺着一团乌漆嘛黑的东西,他正拿着离焰剑,随意地在这团东西上捅来捅去。

    焦黑的肉皮被剑刺破,翻卷开来,露出里面烤得鲜嫩的肉,散发出一阵热气,和滋滋的声响。

    正是刚刚来不及逃走,被火焰烤熟了的小蜂王。

    老鸭子“呕”的一嗓子就吐了出来。

    “真有这么恶心?”林乾诧异地看着老鸭子。

    老鸭子摆摆手,欲哭无泪。

    “大哥哥…”不苦怯怯地喊了一声。

    他满脸都是烟灰,在地牢里滚得脏兮兮的僧袍上都是被火燎出的洞,整个人看起来好像刚从煤洞里挖出来一样。

    “怎么了不苦?”林乾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光头,结果摸了一手的灰,有点尴尬。

    “大哥哥,你们能把我带走么?”不苦鼓起勇气说,葡萄一样的大眼睛恳求地望着林乾,“我会劈柴,我会做饭,我会洗衣服,我还能砍柴担水,我还会擦地板,什么我都可以做…”

    他满脸黑乎乎的,倒显得眼白格外的白,看上去有些滑稽。

    但是眼睛里的无助却明明白白地流露出来,让人不忍拒绝。

    “带我走吧,离开这,大哥哥。”

    林乾哽了哽,最终点点头,“好。”

    三个人找来清水洗了脸,又把凌云寺的地牢砸了个稀巴烂,彻底搞废了,免得遗祸后人,这才清清爽爽地离开了凌云山,取道山林,向大牛宗走去。

    凌云山山顶的凌云寺,空余残垣断壁。

    风一吹,把表面上的焦黑灰烬吹得到处飞散,露出新鲜的地皮来。

    寂静,萧瑟,只能听到聊赖的风声。

    那团焦黑的妖尸,却突然诡异地蠕动起来。

    起初只是轻微的蠕动。

    然后幅度开始逐渐变大,频率也越来越密集。

    最终,妖尸上烧焦的外壳,发出“喀嚓”一声的脆响,裂开了一道口子。

    随后是密集不断的细微龟裂的声音,等到最终这声音终止的时候,一个满身硬壳,黑黄花纹,油光锃亮的蜂妖,抖了抖身体上的灰烬,从这焦尸里钻了出来。

    竟然是完全体的蜂妖。

    但是又有所不同,其他蜂妖,个头都有一个成年人那么大,可是这个和他们相比却小了太多了,只有两个拳头摆在一起那么大。

    他摇头晃脑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像一只普通黄蜂一样,用细细的毛茸茸的前腿清洗触须和狰狞的口颚。

    然后他硕大的复眼露出狰狞的光来,仰头四外张望了一下,愣怔片刻,两对纤细轻薄的透明翅膀急速拍打起来,发出“嗡嗡”的振动声,六条细腿一纵,一瞬间就飞进了风里。,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