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路上的车祸
    赵艳看见宁芳华坐在沙发上,一副气呼呼的样子,心里知道是为什么,面上却是一点不表现出来,笑眯眯的让宁晞坐下,又殷切的给宁晞倒了水。

    宁晞看着舅母这殷切的样子,心里顿时蒙上了一层不好的预感。

    舅母这样的态度,明显这要求的事情不会简单。

    “舅母,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我能帮尽力帮。”宁晞没有去端水喝,虽然她现在很渴。

    赵艳怔了一下,倒没想到宁晞这么直接。

    不过她也不是什么什么会委屈自己的人,宁晞直接说了,她也就懒得就再装下去,一屁股坐去了沙发上,毫不客气的开口道:“我和你舅最近看中了套房子,付首付还差点,你也知道你下面还有弟妹要读书,我们也不能一点钱都没留,你读大学虽然我们一点钱都没出,但是你上大学以前都是我和你舅舅养的你,虽然说你还没有工作我们找你拿钱也实在是有点不好,但是我知道你读大学是全免学费的,这些年你每年的奖学金也有好几万了吧?你总不能全用了一点都没存?我们也不是找你拿钱,算是我们借的吧,等到这里拆迁了我们领到拆迁款了就还给你。”

    赵艳的话说完,这个还没有宁晞四人寝室大的客厅里陷入了一阵沉默。

    宁晞的不言不语让赵艳很是不爽快,稀稀拉拉的眉毛皱起,就要说话。????然而宁晞却比她更快,她只是看了赵艳一眼,伸手把包里出门就装上的银行卡拿了出来。

    “这是我大学四年拿的所有奖学金,四个校一等奖,四个国家一等奖学金,一共是六万,还有就是我大四这一年打工赚来的工资两万,一共是八万。”

    说完宁晞又从包里拿出了一个本子,看了赵艳一眼,冷声道:“这是我从到舅母你们家开始每一笔花销,从上小学开始到高中毕业,一共是六万五千八百四十二元,卡里的钱还给你们,多出来的钱就当时利息,这些年,多谢你们的照顾。”

    “卡的密码是舅舅的生日。”宁晞说完不再看赵艳一眼,背起包就离开了。

    也不知道是宁晞的举动把赵艳给震惊到了还是怎么,赵艳一言不发,就这么呆愣着看着宁晞走了。

    等到赵艳反应过来的时候,却是早就看不见宁晞的身影了。

    手快的把银行卡收入囊中,赵艳看着放在桌子上的那个本子,怒声道:“果然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这么多年原来就记着这些呢!”

    出了小区,宁晞脚步不停的直接去了大巴站找了辆回江大的大巴,直到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一路克制的宁晞才终于红了眼眶。

    小黑猫从包里巴拉出来,看见宁晞红的跟兔子似的眼眶顿时有些心疼。

    用圆乎乎的脑袋蹭了蹭宁晞的手,安慰道:“行了,那样极品的亲戚你早点了断早点好啊,一直拖着到时候受苦受累的还是你,你现在还清了这么多年的债,总归以后对他们没有什么亏欠,以后有什么举手之劳的能帮就帮,如果他们还要压榨你,你也总有拒绝的底气。”

    宁晞点了点头,小黑猫说的道理她何尝不懂,就是因为懂,所以她才觉得心凉。

    自家亲戚都要这么谋算,还有人能够让她真心相待吗?

    今天虽然并不是节假日,但是大学生向来时间自由的很,相邀来市中心玩的人也是多不甚数,不一会儿大巴车就满员了,大巴司机又等了一会,确定没人再上来了就发动了车子。

    大巴车一路驶出了市中心,速度平稳的进入了市郊的大马路上。

    宁晞的情绪已经完全平静了下来,不过却没有什么心情看书,所以干脆就看向了窗外。

    江市市郊种植的一直是一些杂树,各种各样的都有,宁晞看那些树飞快的从大巴车边上后退而去,倒还觉得挺有趣。

    趴在宁晞腿上都有些昏昏欲睡的小黑猫懒懒的甩了甩尾巴,那一战到底是有点伤到他的根本了,虽然沉睡了一觉恢复了不少,但是却没能让他恢复到全盛时代。

    大巴车内人群叽叽喳喳的讨论着大学生的日常,衣服化妆品宝宝男神,宁晞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眼睛时不时就瞄一下车内的其他人。

    小黑猫告诉她要多留意这世间的人生百态,虽然她不懂是什么意思,但是却还是很听话的时不时留意。

    仔细观察完毕了一个女孩子之后,宁晞的目光又转向了窗外。

    一个黑影刷的一下贴着大巴窗户飞了过去。

    宁晞一惊,下意识的挺直了身子。

    小黑猫也是两耳一竖,小小的鼻头微微动了一下,蓝色的双眼里忽然露出了一丝凝重。

    “有妖气!”

    宁晞的目光在大巴车内逡巡了一圈。

    “不在车里。”小黑猫又开口道。

    宁晞点头,将目光重新放在了车外。

    因为是市郊通往市中心的唯一一条道路,为了防止堵车,当年修建的时候是按照一般的高速公路的三倍宽来修的。

    此时宽阔的道路上只有偶然会快速开过的私家车和从学校出发回市中心的大巴。

    之前宁晞看到的黑影,毫无踪迹。

    宁晞紧盯着路边的树又看了一会,目光在一棵槐树上一落,有些奇怪的问道:“这条大路上种过槐树吗?”

    槐树并不是一种名声很好听的树,所以一般在街道旁或者是路旁,都是不会种槐树的。

    从这条路上来往了四年,宁晞还确实没有看过这路边上还有槐树的。

    小黑猫两只前爪扒拉在了窗户边上,看着路边上的树。

    冷不丁又是一棵槐树从窗边飞速后退了开去,小黑猫的尾巴一竖,语气十分不好的道:“是槐树妖!卧槽为什么这里会有妖怪!”

    宁晞正要低头去问槐树妖是不是很厉害,就感觉一道黑影又是从窗边闪过,然后她就听到了刺耳的轮胎在地上摩擦的声音。

    天旋地转的感觉袭来之前,宁晞下意识的将小黑猫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