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宁晞的宿命(2)
    小狼点了点头:“嗷。”

    一个很讨厌的狐妖。

    小黑猫的眸子顿时亮了亮,几步蹿到小狼的身边有些急切的问道:“你知道她?”

    小狼不懂小黑猫为什么忽然就激动了起来,莫名的也跟着激动:“嗷!”

    那是一个臭不要脸的妖怪!一直想要缠着我舅舅!

    舅舅?宁晞和小黑猫对视了一眼,小黑猫继续问道:“你舅舅是谁?”

    小狼骄傲的尾巴一甩,正要说话,敲门声忽然响起。

    小狼的脸色豁然一变,缩到了宁晞的身边不再说话。????小黑猫不愿意放弃,反正也没人听得懂他的话,他自然是还要问下去的,可惜这回无论他怎么问小狼都不肯说话了。

    宁晞摸了摸沮丧的小黑猫,起身去开门。

    出乎意料的是,门外居然是陆苍黎。

    “董事长,有事吗?”宁晞看了一眼面色有些不好看的陆苍黎,有些奇怪的问道。

    陆苍黎轻飘飘的看了宁晞一眼,随即目光越过她落在了小狼的身上。

    “嗷”小狼见到陆苍黎的目光落过来,顿时讨好的叫了一声。

    一边的小黑猫奇怪的挑了挑并不存在的眉毛,这一回他居然听不懂小狼的话了,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他的食物,另一边的软塌底下的抽屉里也有他的东西。”陆苍黎将手里拿着的一包肉干递了过来。

    宁晞点头接过:“按照我们吃饭的时间喂吗?”

    陆苍黎冷声嗯了一句就转身走了。

    宁晞关上门,小黑猫立马蹿过来,一脸垂涎的盯着她手里的肉干,顺道把刚才自己听不懂小狼的话告诉了她。

    宁晞挑眉,虽然有些好奇,但是最近诡异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她也没有办法一一了解,所以就按捺下了自己其实并不算十分好奇的好奇心。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下午五点的时候,宁晞就下班回家了。

    尊陵集团的员工待遇是很好的,中餐晚餐都有的包,不过对于五点下班的员工来说,没有必要在集团里蹭那一顿晚餐,所以大部分人还是选择自己解决。

    宁晞也没好意思在那里蹭,所以干脆就买了泡面回去填肚子。

    她的东西还乱七八糟的堆在房子里,吃完了就赶紧收拾了起来。

    一番打扫收拾很快就到了晚上十点多钟,宁晞洗了个澡出来,就见小黑猫走了过来,十分严肃认真的道:“走吧。”

    宁晞脸上闪过一丝不乐意,但是又不敢跟小黑猫犟着来,只好收拾了一下跟着小黑猫出了门。

    夜间的十点左右并不是人群夜间活动的时候,宁晞和小黑猫出了门,小黑猫就蹭的一声化作了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衣男人。

    宁晞:……

    “你需要这么突然的变身不给我打个招呼吗?”

    那黑衣男子忽然转身,露出了一张阳刚十足的硬汉脸,一对剑眉之下是一双如虎般蓝色瞳眸,比人类略微高耸一些的鼻子,一双线条流畅的厚唇。

    宁晞这不是第一次看见小黑猫化形之后的模样了,可是还是不禁有些心跳加速。

    如果说化形之前的小黑猫萌到了骨子里,那化形之后的小黑猫就帅气到了骨子里,而且还是那种男友力爆炸的帅!

    拿现在人的审美眼光来看,化形之后的小黑猫,那就是那种浑身都散发着雄性荷尔蒙的大男孩,走哪都是回头率百分百的。

    “看什么看!每次都要看走神,你就这点定力?”化成人形之后小黑猫要表达不满似乎更容易了些,直接一个爆炒栗子过去,宁晞的额头就红了一小块。

    宁晞:……

    “墨楼珏!你能别打我吗!”

    小黑猫墨楼珏笑嘻嘻的摇了摇头,伸手一拉将宁晞揽进了怀里,恶声恶气的道:“赶紧抱好走人,别在这磨磨唧唧!”

    宁晞无奈的伸手抱紧墨楼珏健壮的腰身,两人的身影在夜色里一闪,就消失了踪迹。

    两人的身影一消失,一颗古怪的头颅从一个黑暗的角落里探出头来,四处看了看之后,又重新隐匿回了黑暗里。

    宁晞和墨楼珏到立行大道的时候,已经是月上中天接近午夜了。

    两人在路边的一棵杨树后面显出身形,宁晞从墨楼珏的怀抱里退了出来,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服和头发,有些嫌弃的说:“每次御风飞行都跟干嘛了似的”

    墨楼珏看了宁晞一眼,伸手将她整理好的长发又给揉的乱七八糟:“那么爱美干什么?赶紧办正事去,我们上次就是在这一段看见的槐树吧?”

    宁晞怨气十足的又将头发重新整理了一遍,看了一下四周点了点头:“应该是这里,当时我也只看见了一闪而过的槐树的影子。”

    墨楼珏点点头,一手拉着宁晞走到了路边种着的一排树前开始一棵棵的查看。

    当初的巴士出了车祸的事情让这条原本没有名字的大道被赋予了“立行”两个字,大概是因为当初的新闻不好播吧,反正相关部门十分迅速的造出了路牌,现在这条往返于大学城和市中心的大道就叫做立行大道。

    宁晞左右看了看,并没有看到槐树的影子,不由问道:“我们为什么不去车祸的地方找?当初的车祸不就是那个槐树妖搞的吗?”

    墨楼珏没有回头,一边认真的检查每一棵树一边给宁晞解释:“槐树妖的妖力是比较特殊的,树族的妖类在施展妖力之前都要先找到扎根的地方,槐树不被世人所喜,他是不可能去车祸现场扎根的,不然的话车祸的现场人多总会有人注意到他的,到时候直接给他砍了他找谁哭去?当初你第一次看见槐树,肯定就是他在扎根准备施法。”

    宁晞点了点头但还有些疑惑的问道:“那他要是扎根在这也不太安全吧?而且他不会一施完法就走吗?”

    墨楼珏忽然转身又敲了宁晞一个爆栗,“每次我要给你讲其他族的事情的时候你都不愿意听!现在又这么多问题!”

    宁晞揉了揉被敲痛的额头,沉默不语。

    墨楼珏的脚步忽然就停了下来,转身低头看着宁晞,用一种不允许拒绝的语气说道:“宁宁,这是你的宿命!即使你不愿意——”

    “我知道了。”宁晞打断了墨楼珏的话,扬起脸冲着墨楼珏笑了笑,“我知道了,我会努力了。”

    墨楼珏盯着宁晞的小脸看了一会,伸手摸了摸宁晞的脸,“宁宁,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不用怕。”

    宁晞反手把墨楼珏拉着她的手握紧,认真的点点头:“嗯,我也陪着你。”

    墨楼珏笑了笑,拉着宁晞重新再去检查下一棵树。

    “树族在扎根之后必须要在扎根处呆十天才可以离开,强行离开会损伤修为,之前车祸距现在也没几天,他肯定还没有走,只不过肯定会做一些伪装就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