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想知道小黑的来历?做梦吧
    小黑猫不屑的语气没有引起小白狼的不满,相反他的眼睛更加的发光了:“那你认识谁?你都认识谁呢?”

    对于小白狼的激动留白虽然觉得有些丢人,但是却并没有阻止,他以一种绝对保护的姿态站在了小白狼的身后,看向小黑猫的目光带着探寻。

    小黑猫冷哼了一声:“月见九歌你们认识吗?她应该可以算得上是你们的老祖宗了吧?”

    “月见九歌?你认识月见九歌?你到底是谁?”小白狼还没有激动起来,留白倒是先激动起来了。

    宁晞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这三个非人类的对话,努力的回忆了一下发现自己还是听不懂,索性就干脆就开始整理被刚才的狂风吹乱的东西,不参与他们的对话。

    小黑猫甩了甩尾巴,却是不再说话了。

    小白狼有些着急,正要再问,却被留白给拦住了。

    “竟然这位大人不想说,那么我们也不勉强。”和之前的态度相比,留白这次的态度既谨慎又带着些尊敬。????小黑猫自然察觉到到了他态度的转变,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关于他的来历连宁晞都不清楚,他怎么可能会告诉这两个人……哦不,这两头狼。

    宁晞已经收拾好了东西走了过来,看见三人都没有再说话了,于是就走过来看向小白狼问道:“你之前说的办法是什么?我们可以悄无声息的进入温泉会所找到鲛人的位置吗?”

    宁晞的话让众人都想起了之前他们在讨论的问题,小黑猫也跟着看向了小白狼,小白狼却是扭头,冲着留白笑了笑。

    留白摸了摸小白狼的脑袋:“原来你找我出来是为了这事。”

    他的语气太过轻松,宁晞眼里登时一亮,急忙问道:“你有办法吗?”

    留白点了点头,还没有说话,就听见小黑猫道:“这对于雪狼来说没有什么难的,雪狼一族的天赋妖力就是隐身,像你这样的大雪狼妖……”

    小黑猫说着上下扫视了留白一眼,啧啧了两声接着道:“应该可以带七八个人隐身了吧。”

    留白对于小黑猫能看不出来也不惊讶,只不过这样一来小黑猫在他的眼里身份就更加的神秘了一些。

    “留白叔叔可以带十个人隐身呢。”小白狼十分骄傲的说道。

    小黑猫“哦”了一声,看了宁晞一眼,毫不客气的道:“那就麻烦了。”

    夜已深。

    宁晞换上了一身黑色的运动服出来,留白已经抱着小白狼站在了门口。

    宁晞把小黑猫放进了自己的背包里,两人就出了门。

    大半夜的的士不好打,但是也不是没有。

    到达温泉会所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凌晨的一点。

    和白天看起来热气氤氲比起来,夜间的温泉会所里外都笼罩着一层鬼气。

    这次宁晞都可以感觉到那鬼气的浓郁了。

    “还好我们没有直接过来。”宁晞觉得有些庆幸,这样浓郁的鬼气实在是有点渗人,这他们要是直接闯进去了,指不定那些鬼一个不高兴暴动起来了,那宁晞和小黑猫估计是对付不过来的。

    宁晞看了留白一眼:“我需要做什么吗?”

    留白摇了摇头,把小白狼递给了宁晞抱着,自己双手合十,念起了一串晦涩的咒语。

    不过几秒钟的功夫,宁晞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渐渐的开始变成透明。

    宁晞觉得有些神奇,左右看了看之后发现真的是所有的人都已经变成了透明了,连她的背包都带着变成了透明了。

    “我们进去吧,进去之后不要说话,可以拿手机来交流。”留白说着从裤兜里掏出了一个手机,对着宁晞挥了挥。

    宁晞有一瞬间的怔愣。

    现在妖族也正的是牛批了,手机这种高科技都能用的这么溜了。

    “好。”

    宁晞应下之后,先和留白交换了微信号,互相加了好友的之后,两人又把手机调成了静音,就朝着温泉会所的侧边走了过去。

    夜间的温泉会所其实并不安静,大概是因为有一整个剧组在的原因,所以即使现在已经是凌晨时分,会所的另一边也是灯火通明。

    “他们可能在拍夜戏。”

    从侧面的墙上翻下去,到了那个经理所说的拍戏的地方的时候,宁晞收到了来自留白的微信。

    宁晞默默的看了微信回了一个“嗯”字回去,就没有再说什么。

    其实到现在她的心里还是觉得十分的诡异的。

    和一只雪狼妖聊微信什么的,实在是太诡异的一件事情了。

    “我们先过去看看鲛人在不在,不在的话我们再四处找找。”鲛人并不属于妖族的一种,所以留白也不能利用妖族之间的感应来找到鲛人的位置。

    宁晞点头。

    于是两人各自抱着一头狼一只猫就朝着灯火通明的地方走了过去。

    晚上的拍戏剧组大概就不需要很多的群众演员了,宁晞一路走过去,并没有看到几个人。

    两人走近的时候,前方一个低矮的房屋里响起了似乎是刻意压低了声音的说话声。

    “嗳,那人还没有决定好吗?到底要不要货了?”这是一道比较粗嘎的声音,像是常年抽多了烟才会有的沙哑的男人嗓音。

    留白和宁晞对视了一眼,悄无声息的走到了房子的窗边朝着里面看了过去。

    里面的陈设十分的简单,就摆了两张床和一张桌子,此时桌子上放了几道下酒菜和十来瓶啤酒,两个看起来应该有三十多岁的男人正相对坐着在喝酒。

    “那东西可是个稀罕货,要不是咱们聪明指不定这会那东西都要被国家上缴了去了,我就不信他不想要。”穿着黑衣的男人冷哼了一声,信心十足的道。

    对面的红衣男人大概就是之前说话的那个,听到黑衣男人的话点点头,贪婪的笑了笑:“也是,这东西我还就不信有人还不想要的,别的不说,就说那长相,真的看得我都有点把持不住。”

    红衣男人猥琐的笑了笑:“谁不是呢,可惜啊,那东西就算长的再好看,咱也没处下枪啊哈哈……”

    黑衣男人也跟着笑,屋子里充满了两人的笑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