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鲛珠
    “族长夫人让我们族群迁移,可是就在我们要迁移的时候,海啸再次发生了,当时我正在最外围,被海啸卷起来之后我就失去意识了,后来我醒过来的时候就见到大人了,大人我当时不是有意要攻击你的,请宽恕我。”鲛人十分诚恳的说道。

    说完还躺在浴缸里做了一个弯腰的高难度动作。

    这一个动作再度刷新了宁晞的意识。

    牛批了鲛人族。

    鱼类听说都是没有腰的,作为鱼类中的高端种族,鲛人族果然是高大上的。

    “咳,没什么,倒是你吐血了刚才,没事吧?”宁晞现在也反应过来刚才鲛人的吐血是怎么回事了,顿时有些尴尬。

    鲛人摇了摇头:“大人,我没事。”

    看见宁晞点了点头之后,鲛人又道:“大人,请救救我们鲛人族。”????宁晞一脸疑问:“我救你们?救你的话应该没问题,我会尽力的,但是你的族人……我也没有办法啊。”

    她是人又不是鲛人,潜水的话她虽然会,但是也没有办法去潜去那么深的海域海底吧。

    想也知道如果鲛人族生活的海域那么安全那么浅的话,那鲛人族早就被人类发现了。

    聊到了这个话题的话气氛就有些沉重,宁晞觉得鲛人的情绪一下子变的十分的低落,虽然她有心想要开解他一下,但是却也没有办法让他的心情立刻好起来。

    宁晞只觉得自己的心情也跟着低落了起来。

    不过除了跟着难过,宁晞也没有别的办法,毕竟她是真的没有办法跟着鲛人去深海解救鲛人族。

    “这件事之后再说吧,这些日子你先待在这里,那些人弄丢了你,背后那个人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得先避过这个风头。”墨楼珏忽然开口说道。

    宁晞点了点头,对于墨楼珏她可是无条件相信和听从的。

    “那你先在这里住下,额,虽然地方小了点,但是有墨楼珏在,你至少可以保证安全。”宁晞对着鲛人说道。

    鲛人点头,对着宁晞感激的说道:“碧落谢过大人。”

    “嗯,你这些天也累了吧,好好休息吧。”

    成功把鲛人救了出来,宁晞几人都是松了一口气。

    一直对于鲛人都很好奇的小白狼让宁晞抱着他全方位的欣赏过了鲛人之后,兴奋劲才冷却下去,终于肯让宁晞抱着他去洗脚了。

    简单的在喷头下面冲了冲,宁晞又仔细的用吹风机给他吹干了爪子,才把小白狼放去了床上自己也坐下休息。

    忙碌了一天,救出了鲛人落下了心头的巨石,宁晞才终于感觉到了疲惫。

    靠坐在床边,宁晞看着闹腾的小白狼,渐渐的睡着了。

    墨楼珏轻轻的给宁晞盖上了被子,看着趴在宁晞的脚边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睡着了的小白狼,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十分不情愿的给小白狼也盖了一条毯子。

    活到他这份上也算是悲催的了。

    带宁晞这个小屁孩长大也就算了,现在还多了一头小奶狼,他这可悲的奶妈生涯什么时候才可以停止啊。

    墨楼珏收拾好了心情,才走到了浴室里。

    鲛人碧落正窝在浴室的浴缸里,硕大的鱼尾在水里轻轻摆动着。

    月光下,鱼尾上的鱼鳞反射出了五彩的光。

    “你把这个拿着,掩盖一下你身上的气息。”墨楼珏伸手递过去一个碧绿色的珠子,碧落下意识伸手接了过去,待到看清楚手里的碧绿珠子的时候难以控制的瞪大了眼睛。

    “你……”

    “嘘!”碧落才一开口,墨楼珏就皱着眉头打断了他的话:“宁宁在睡觉,不要吵到她。”

    碧落压下了心头的震惊,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激动之后,才轻声开口道:“这是鲛珠,你怎么会有?”

    传说中鲛人泣泪成珠,是为鲛珠。

    众人只知鲛珠价值连城,却不知道鲛珠却是鲛人族的灵力结界,有鲛珠在手,可以封存鲛人身上的所有气息,在人界的话就和人族无异,在妖界的话就和妖界无异。

    鲛珠在很久之前的时候曾经是各大族群趋之若鹜的宝物。

    只不过后来鲛人族隐匿于深海,而其他的族群能够潜入那么深的海底就已经困难,再加上海洋是鲛人族的主战场,渐渐再也没有人敢觊觎鲛珠了。

    也只有偶尔有鲛人流泪了自己却都不知道,才让鲛珠流落到了其他的地方,或许就趁着水龙卷的时候被卷到了浅水域最后被冲到了岸边才被人发现。

    只不过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们不再相信鲛珠是鲛人泣泪而来,只是相信有科学依据的蚌壳养珠。

    碧落活了将近三百年,也从来没有见过鲛珠。

    他身边的族人每天都生活在快乐里,很少有族人会流泪,所以他也没有机会见到鲛珠。

    可是现在,他却是从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种族的人手里见到了一颗鲛珠。

    他的惊讶简直不少于自己一睁眼就见到了宁晞额头的那道金光时候的讶异。

    “这事你就不用管了,你只管保护好你自己就行了,不要给宁宁惹来麻烦,我身上有伤,并不能够时刻护着她周全。”

    碧落眼底的惊讶完全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严肃:“是,我一定保护好自己,不会连累大人。”

    墨楼珏满意的点头,周身一阵黑雾缭绕,他又恢复成了小黑猫的样子,迈着优雅的猫步走出了浴室。

    碧落头脑风暴了一下,发现自己的记忆里并没有关于可以幻化成猫的这一号厉害的大人物,干脆就作罢,将整个身子都埋进了水里,开始恢复自己的力量。

    夜色总是漆黑如墨的。

    气象播报说了明天阴天转中雨,对于时准时不准的气象播报而言,关于明天的天气预测大概是准的。

    因为这个夜晚,天上乌云浓厚的像是随时都会兜头压下来,天空中偶然还闪烁的几粒星子,也渐渐的被乌云所笼罩。

    被黑暗笼罩的别墅里,一道幽蓝的火光一闪而过。

    黑暗中有谁睁开了眼睛,那道幽蓝火光又是一闪,像是在传达什么讯息。

    “是吗?”悠长辨不出性别的声音在别墅里响起,幽蓝火光又是一闪,随即彻底消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