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凌菲
    杰森这一次之所以会到这里来,并不是因为受了凤鸢鸢的警告才过来的,而是他收到了手下的消息,打听到了宁晞的住处。

    他总觉得那个女孩并不简单,她身边的那只小黑猫也不简单,现在正好和凤鸢鸢不对付了,再呆下去也只会是让自己难受,所以就找了个借口出来了。

    凤鸢鸢这会正在气头上,也不管他到底会去哪里。

    杰森站在楼下,等待了一会。

    一抹雾气慢慢的凝聚成了一个黑猫的形状。

    杰森看见了黑猫,问道:“确定是这里吗?”

    黑猫点头:“一直跟着她回来的。”

    杰森点头:“你走吧,以后不要再跟着她了,小心被发现。”????黑猫欲言又止,不过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就离开了。

    杰森原地站了一会,最后却是没有上去。

    看着圆月慢慢的移动到了天空的正中央,杰森缓缓自嘲的笑了笑。

    其实他现在也是在走着凤鸢鸢的老路了,明明宁晞这个女孩子跟他们的任务毫无关系,可是他却是过分的关注了。

    杰森摇了摇头,最后还是转身离开了。

    他没有看见在他转身之后,一道高大的身影慢慢的显现出来,那人身材高大,落在地上的阴影里,清晰可见头上有一对小巧的耳朵。

    看着杰森消失之后,那身影一闪消失在了原地,老旧的城区依旧安静,如同这两个人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夜里老城区里发生的事情宁晞丝毫不知情,早上她醒来的时候,接到了林程打过来的跨国电话。

    宁晞原本还有些惊讶自己明明没有开过全球可通话的套餐,但是在挂断电话之后看见自己已经被开通了的短信之后,顿时就淡定了。

    果然跟了大老板,连手机套餐都会变得不一样起来。

    林程一大早的打一个跨国电话过来,原来就是为了跟她说一声叫她少给穹月吃点肉……

    这就真的是土豪了。

    一个电话上百块,对于林程来说,不,应该说是对于他背后的人来说,真的是九牛一毛的存在。

    “早上好。”看见穹月也已经醒了,宁晞笑着说道。

    穹月也冲着宁晞笑了笑。

    几天的相处穹月对于宁晞的感情更加的深了。原本他对于宁晞的感情只是因为自己见到宁晞时感觉十分的亲切,所以就对宁晞特别的依赖。

    但是现在他在相处中渐渐的却是真的觉得宁晞很好了。

    “宁宁我要吃肉肉。”穹月十分勤快的给自己擦了脸和手脚,屁颠屁颠的跑到了正在做早餐的脚边,笑眯眯的说道。

    几天没有洗澡,他身上纯白的毛都变的有些灰暗,看起来脏兮兮的如同一个小狗。

    宁晞想到林程的话,顿时觉得林程早上打过来的电话十分的有必要。

    如果他没有给她打电话的话,那她绝对是穹月要吃什么就给什么的。

    不过现在宁晞得了上级指示,自然是不会违背领导的意思的。

    宁晞将锅炉上的火开小了点,蹲下身去看着穹月,带着一丝抱歉的说道:“你主人早上叫林助理打电话过来了,他说你不能连续多天吃肉,今天喝牛奶吃点蔬菜吧好不好?我给你做沙拉?”

    宁晞说这话的语气完全就是在哄小孩子了,好在穹月虽然小,却也听得懂。

    毕竟“你主人”这三个字其实就已经是对穹月最好的震慑了。

    穹月郁闷的低下了头,拧眉道:“那好吧,蔬菜少一点。”

    宁晞笑了笑,摸了摸穹月的脑袋:“好,我知道了,我现在一会会给你把蔬菜先过水的,你吃着不会尝出蔬菜味的。”

    穹月这才高兴了一些,又开始蹦跳起来。

    看着穹月这种小孩子心性,宁晞倒是有些羡慕。

    宁晞其实从记事开始,就没有过过什么无忧无虑的日子。

    没有和舅舅一家撕破脸的时候,她在舅舅家小心做人,处处都让着自己的弟弟妹妹,日子过的压抑而谨慎。

    在读大学的时候,又一心想着赚钱,除了学习就没有其他的事情。

    现在参加工作去了,也终于正面了自己头上应该承受的负担,所以现在的日子过的也是紧张兮兮的。

    宁晞倒是想要过上那种自由自在的生活,但是现实明显不允许。

    宁晞虽然很想反抗,但是却也无可奈何。

    摇了摇头,宁晞起身继续做饭。

    穹月又跑去观赏鲛人去了,他对于鲛人的颜值十分的感兴趣,一无聊了就会去观赏鲛人的颜值,这一点宁晞虽然觉得好笑,但是却也只能说现在的妖族也挺跟紧时代潮流的。

    颜值这种东西啊,真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呢。

    宁晞做好早餐的时候,穹月也终于欣赏够了碧落的颜值,迈着四条小短腿走了出来。

    “来吃饭了。”

    宁晞招呼穹月过来。

    穹月乖乖的过来,宁晞把他抱上来做好又把他的东西都递给了他,一人一狼一起吃饭,竟然也有些奇异的和谐。

    凌菲睁开了眼睛。

    看着一室的凌乱,和已经空了的半边床,凌菲自嘲的笑了笑。

    和邵东谈恋爱谈了这么久,她终于是和他发生关系了。

    看着床头柜上的支票,凌菲从来没有哪一刻觉得有现在这样的屈辱。

    她虽然拜金,凭借着自己的颜值一直在钓凯子,但是从开始到现在,这还真的是她第一次付出自己的身体味代价来换取利益。

    一直包着她的大金主从不需要她献身,每次接了她去也就只是让她陪着他吃饭,看电影,其余的事情一概都没有做过。

    光是这样就能获得一大笔钱,凌菲自然是很愿意去做的。

    可是现在,她终于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失去了。

    叮咚。

    手机短信铃声响起,凌菲愣了半晌才从一边凌乱的衣服堆里找到了自己的手机。

    短信是邵东发过来的。

    修复术。

    作为一个女人,凌菲虽然年纪还小,但是此时此刻邵东所说的是什么她自然是知道的。

    凌菲只觉得自已的世界有那么一瞬间的昏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