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宁晞的忧虑
    她一直以为自己并不是空有美貌的,但是现在这一刻凌菲才发现,原来除了美貌,她真的一无所有了。

    她真心对待的男人在夺走了自己的第一次之后,竟然直接甩了一张支票让自己去做修复术。

    呵。

    凌菲收起支票,忍着疼痛的身子,去了浴室洗了个澡之后,就拿了手机将所有关于邵东的一切都删除干净,然后离开了酒店。

    和邵东谈的时候,凌菲是有付出感情的,但是最后却得到这样的下场。

    凌菲对于爱情彻底死了心。

    坐在回公寓的路上,凌菲拿起手机,再次翻看了一下宁晞那天发给自己的短信。

    她忽然觉得自己真的是天字第一号的大傻瓜。????为什么明明宁晞都提醒过了自己了,她却是没有长一点心眼?

    凌菲虽然懊悔,但是却没有觉得愤恨。

    不,应该还是有一点愤恨的。

    她并不愤恨邵东夺走了她的第一次,因为这种事情也算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如果不是她自己愿意,邵东也是没有办法的。

    她愤恨的是,邵东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竟然连一点都不愿再敷衍自己了。

    所以他竟然是这样的心思,又让她去做修复术干嘛呢?

    凌菲想到这里,犹豫了半晌之后还是找到了宁晞的号码,打了个电话给宁晞。

    接到凌菲的电话的时候,宁晞已经照顾好穹月吃完早饭。

    看到来电显示是凌菲的时候,宁晞的心里还飞快的闪过了一丝愧疚。

    那天给凌菲发了个短信之后,她就忙着鲛人和穹月的事情,完全忘记了凌菲那边的事情了。

    说起来她这个朋友当的真是失败。

    “喂,小菲。”宁晞接起电话。

    凌菲已经到了自己的公寓楼下,听见宁晞的声音的时候,竟然鼻子一酸,差点没有哭出来。

    宁晞听到听筒里没有传来凌菲的声音,顿时紧张起来:“怎么了小菲?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凌菲听着宁晞紧张的声音,心里涌上一层暖意。

    “小晞,我没事,就是有些想你了。”

    凌菲的声音恢复了正常,虽然她的眼眶还是有些红红的,但是却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泪意。

    宁晞松了一口气。

    “我这几天在放假,我去找你吧,你方便吗?”

    凌菲想了想,跟邵东出了这样的事情,她自然是不会再回公司去上班的,这几天干脆就给自己放假,一边找工作一边休息放松心情好了。

    想到这里,凌菲点头道:“好,你下午来找我吧,我昨晚加班呢,一会回去之后我休息一下。”

    宁晞应了声好,两人又聊了几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穹月一直在听着宁晞打电话,在听见宁晞下午要出门的时候,整个狼眼睛都亮了。

    “我们是不是又要出门了?”穹月激动的甩动着尾巴,一副高兴的样子掩饰都掩饰不住。

    宁晞笑了笑:“是啊,要出去,不过你可不能露脸,等到我见完了朋友,我再带你去玩好不好?”

    穹月对于能出去玩就很高兴,其实能不能露脸根本就不关心,不过宁晞既然说了它之后可以露脸,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

    “好呀好呀,可是小黑还没有醒怎么办?”穹月看了还在休眠的小黑猫,很讲义气的表示了一下对于小黑猫的关心。

    宁晞看了小黑猫一眼,走过去摸了摸它顺滑的毛发,对穹月道:“没关系,他如果醒来能够找到我的。”

    穹月这就放心了,毕竟如果自己的小伙伴不能出去,而自己可以出去的话,对于内心纯正的穹月来说,那是一件很不讲义气的事情。

    “你先自己玩会,我准备一下我们就出去。”

    对穹月说完了这句话,宁晞就去浴室看鲛人去了。

    鲛人一直没有醒过来,宁晞猜测他是在恢复自己的力量,虽然宁晞现在还不知道鲛人族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鲛人自己没醒,她即使再好奇也没有办法知道,索性就只能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了。

    收拾好了东西之后宁晞就带着穹月出门了。

    凌菲已经短信发过来了地址,宁晞查了一下路线,转了几趟车之后才终于到达目的地。

    凌菲已经到了,宁晞一进那家西餐厅,就看见了坐在角落位置对着笔记本不知道在看什么的凌菲。

    宁晞脸上漾起一抹笑,走到了凌菲对面坐下,对着跟过来的服务员要了一杯冰水之后才看向凌菲。

    凌菲已经注意到了宁晞来了,并没有合上笔记本,只是笑着问道:“来的这么早?”

    宁晞点点头,将自己的包在一边好好放好才看向凌菲:“反正也没有什么事,就早点来了。”

    凌菲笑了笑。

    宁晞守时这一点她最是清楚不过的。

    “小晞,你上次给我发的那个短信是什么意思?”

    凌菲在来的时候就想到了自己要怎么开口,现在宁晞来了,她也就不多说什么了,直接就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宁晞心里一个咯噔。

    对于凌菲会问这个,她是觉得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的。

    “怎么了?那个叫做邵东的是不是真的把你送给那个大胖子了?”

    一向不喜欢爆粗口的宁晞直白的骂了一句大胖子,这让凌菲很是惊讶,但是同时心里也泛起了一股冷意。

    “什么大胖子?”

    凌菲忽然想起了邵东说的修复术。

    难道说邵东自己不要脸的要走了她的第一次之后,还想要把她送人不成?

    他当她是什么?一个玩物?想送人就可以随便送人的?

    宁晞咬了咬唇畔。

    这种事,她还真的是不好说出口。

    其实凌菲在外有一个金主的事宁晞是早就知道的,但是碍于对于凌菲的尊重,宁晞从来没有谈论过关于这件事情,但是现在如果说起来,就有一种直接撕破了凌菲在她面前的最后一层伪装的感觉。

    虽然说凌菲其实并没有在她的面前掩饰什么,但是对于这种事,其实当事人大概或多或少都是会觉得有些难以启齿的。

    凌菲的性格宁晞清楚,她是一个极为有自尊心的人,正是因为这样,当初宁晞才所有顾忌没有直接跟她说明情况而只是发了一条短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