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赵艳的嘴脸
    宁晞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这样的事情她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当初她在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她拿错了妹妹的新衣服,最后舅母就大吵大闹的闹到了学校,说她狼心狗肺,舅母一家明明对她照顾的无微不至,她却还是要脾气硬的总是欺负妹妹。

    最后她还被学校处分了。

    理由是品德败坏。

    宁晞嘴角勾起一抹讽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些冷,她抱紧了自己的手臂。

    赵艳这样的亲戚,真的是令人作呕。

    “丫头,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这个人是来找你麻烦的?你不要怕,我们都在呢。”????老婆婆说完还拉了拉一边正在玩手机儿子,老婆婆的儿子今年十九,刚要上大学的年纪。

    原本他就是有些心不在焉的在玩游戏,目光一直若有若无的朝着宁晞那边落,现在被自家奶奶一推,手机顿时就没拿稳掉了下去。

    他手忙脚落的去捡手机,目光却还是往宁晞的身上飘啊飘:“那什么宁姐姐,我奶奶说的对,这个泼妇要是敢对你怎么样,我第一个不同意。”

    坐在地上撒泼的赵艳顿时不干了,张牙舞爪的就要冲着那男孩打过来:“我说你小小年纪怎么嘴这么臭呢,你说谁是泼妇呢?”

    那男孩倒也不怕,挺了挺身子傲娇十足的说道:“谁应声说谁呗。”

    “你!”赵艳所有的情绪都仿佛找到了一个突发口,正要开口大骂却被宁晞阻止。

    宁晞快步走到两人之间,拧着眉头十分不耐烦的说道:“赵女士,你现在是来我这闹什么?”

    在宁晞的心里,只要宁家那一群人接受了她幸苦存下来的钱,就算是要和她断绝关系的证明了,如果他们不是那么贪钱,为什么三番四次的总是要从她的身上榨取点东西来呢?

    既然她现在已经把钱还给了他们,那她和宁城一家,其实也就是毫无瓜葛了。

    对于现在赵艳来闹事,宁晞表示很不理解。

    赵艳瞪大了眼睛:“你这是在叫我什么?”

    赵女士?这是什么鬼称呼?

    宁晞眉头拧的更紧,时间已经不早了,穹月他们肯定还在家饿着,她可不敢怠慢了顶头**oss的宠物。

    这要是饿坏了,赔她都赔不起。

    宁晞现在只想着赶紧回去,所以说话的语气都带着些不耐烦:“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之前已经接受了我还给你们的钱,你们说是说是我的舅舅舅母,但是接受了那样大的一笔钱之后还不是连问都不问我一句那钱是从哪里来的?我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学生又是怎么攒下那么多钱的,舅母,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舅母了,做人要点脸,你们一家也只不过是给了我一口饭吃,给了我一片地让我睡觉,我还给你们钱也远远超过了你们在我身上花的钱,你现在还来我这里闹,是不是想要我把命给你们?”

    宁晞这个人吧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虽然小黑猫的教导并没有把她往黑化的方向教,但是宁晞也不是一个学习能力差到令人发指的,电视了那些虐渣的话她也是看过知道不少的,现在她根本不想和赵艳纠缠,自然是要放狠话的。

    赵艳被宁晞的一番话说的完全愣住。

    她从来没有想过,原来那个在自己家里连话都不敢大声说的女孩竟然不声不响的就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那一瞬间宁晞身上爆发出来的气势让她竟然都有些害怕。

    赵艳一愣。

    自己竟然会害怕一个小丫头片子?

    这真是笑话!

    赵艳挺直了腰杆,还要说话,却见宁晞已经不愿意搭理她,朝着四周的人一一打过招呼,又冲着老奶奶爷孙两道了谢之后,就径直上楼了。

    围观的人也渐渐散开。

    独留下赵艳像是一个傻子那样站在原地。

    赵艳怒不可遏。

    正要追上去,手机却是响了起来。

    赵艳忿忿不平的接起了电话,最后不情不愿的走了。

    楼上,站在窗前看着赵艳转身离去的宁晞松了一口气。

    对于赵艳,她是真的有点怕了。

    对付这种市井里摸爬滚打认真起来什么都不要的妇女,宁晞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好在这些天的热播剧救了她,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这事要被扯到什么时候去。

    穹月蹲在宁晞的脚边,看着宁晞松了一口气的样子顿时跳上窗台朝着下面望着:“宁宁,怎么了?”

    宁晞摇了摇头:“没什么,刚才来了一个老巫婆。你饿了吧?我先去给你弄吃的。”

    穹月歪着脑袋看了宁晞一眼,没有再追问,蹦蹦跳跳着跟着宁晞去弄吃的了。

    另一边赵艳带着满肚子火回了家。

    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宁城,顿时火气上头:“你打电话叫我回来干嘛?是你要死了还是谁要死了?”

    宁城被她这话气的一噎。

    心里也不知道是第多少次再怀疑人生了。

    想当初他作为一个人民教师,是多么光荣多么有面子的职业啊,虽然他长的并不出众,跟姐姐一比他明明就像是捡来的,但是他自小努力,成绩好最后还分配好的这么好的一个工作,怎么最后就娶了这么一个老婆呢?

    当初自己是真的瞎了眼还是就是瞎了眼,怎么就娶了这么个女人?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宁城的呼吸急促着,显然是气的狠了。

    赵艳才不管他生不生气,走过去一屁股坐下去,厉声道:“我说的什么话?你怎么不去问问你那个好外甥女说的是什么话?她叫我赵女士啊,她这是要跟你断绝关系了啊,我就知道她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跟她那个短命鬼老娘一个模样,不要脸到了极点,咱家养她那么久,哦,现在自己过得好了,说断绝关系就断绝关系?”

    赵艳滔滔不绝的骂着。

    宁城只觉得烦。

    这么多年了,从他把姐姐的女儿接回家来开始,她这些念叨就没有停下来过。

    宁城这个人虽然有些软弱,但是却也有着一星半点的文人的气节。

    “她白眼狼?我看她给你的那些钱你也用的差不多了,怎么?用完就可以当这笔钱不是她拿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