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是不是神族?
    穹月歪头看了自家小舅舅一眼。

    “小舅舅,你既然学了高冷,就一直高冷,时而高冷时而逗比我可是受不了。”

    陆苍雪:……

    “我那是时而高冷吗?我本来就不喜欢跟人类接触。”

    穹月皱起眉头:“宁宁很好!”

    陆苍雪揪了揪穹月的耳朵,抬头看向一直安静坐在一边的陆苍黎,笑着说道:“你看穹月,才和那个女孩在一起多久啊,就帮着她说话了。”

    穹月不服气的挠了陆苍雪一爪子,看向陆苍黎眼巴巴的问道:“主人,宁宁真的很好啊,是吧?”

    陆苍雪似笑非笑的看了穹月一眼。????这个是吧问的真的是精髓,谁不知道陆苍黎从来遇到无聊的问题久回一个“嗯”字,你问他是吧,指不定不管真相到底是什么,陆苍黎都能给你回一个“嗯”字。

    果不其然,陆苍雪的腹诽才刚落在肚子里,陆苍黎就淡淡的扫了穹月一眼,同时附赠了一个“嗯”当作回答。

    穹月立马得瑟了。

    陆苍雪顿时无语了。

    “我们为什么要用水凝镜来看宁晞去干什么了啊?另外她身边为什么会跟着一个鲛人?”郁卒了一会之后,陆苍雪聪明果断的转移了话题。

    陆苍黎背靠在舒适的椅子上,闻言只是微微凝眉,语气清冷的道:“她不简单。”

    陆苍雪好奇的看了水凝镜里已经进了公寓的宁晞:“她能有什么不简单的?一个普通的人类……”

    说这陆苍雪自己也住了口。

    陆苍黎肯把穹月交给宁晞带,其实就已经很说明一个问题了。

    “她是什么种族?”

    陆苍黎看见陆苍雪反应过来了,眼底并没有什么情绪,闻言也只是摇了摇头:“不清楚,但肯定不是人族和妖族。”

    穹月附和着点了点头:“而且宁晞还经常做噩梦,梦见她被梦魇神婆囚禁。”

    陆苍雪的眼睛豁然间亮了起来:“她和梦魇神婆有关系?!”

    陆苍黎淡淡的看了陆苍雪一眼,修长的手指撑住了下巴:“没有必要这么激动。”

    陆苍雪眼里的亮光没有暗淡下去,他笑了起来:“你总是这么冷淡真的好吗?哥,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了,仇恨也一直在我们的心底,我们总有一日会报仇雪恨,但是我不愿意你被仇恨磨成这个样子,哥,你曾经……”

    “别说了。”

    陆苍黎忽然冷声道。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在这个并不算狭小的房间里,造成了一种振聋发聩的效果。

    陆苍雪闭上了嘴巴,不敢再说话。

    穹月瑟缩了一下身体,小眼睛可怜巴巴的往陆苍黎那里扫了几眼,但是却不敢直勾勾的盯着看。

    陆苍黎却是忽然朝穹月招了招手。

    穹月看了陆苍雪一眼,最后还是起身,跳去了陆苍黎的膝盖上。

    “舅舅。”穹月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句。

    陆苍黎从鼻腔里应了一声:“嗯”。

    然后就没有声音。

    穹月看了陆苍黎一眼,正想安慰一下他,去听见陆苍雪的惊呼:“你们快看!”

    穹月心里一咯噔,抬头朝着水凝镜上看过去,却见宁晞和碧落两个人此时正陷入了一团死气里。

    宁晞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在被无数的刀片割一样火辣辣的痛。

    碧落虽然在死气弥漫过来的时候第一时间护住了宁晞,但是他自己也不是不受死气侵蚀的躯体,相比较而言,他的身体比宁晞承受的还要多。

    鲛人一族修习的是蓝色来自水中的灵力,和死气这种来自地狱冥界的死灵力完全是相克的两种力量,此时死气中蕴含的死灵力太过强盛,他根本抵抗不了。

    而比起宁晞只是被灼伤,他身上不断的腐蚀才是更加严重的。

    宁晞很快也注意到了碧落的身体开始抖了起来。

    她扭头看向碧落,却见到他身上已经开始渗出了碧绿色的汁液。

    “宁宁,快念我教你的咒语。”

    小黑被宁晞护在怀里,虽然也被死气包围,但是他却是没有什么事的样子。

    宁晞一时也是慌乱不知所措,听到了小黑的声音只是一愣之后就下意识的开始念起了小黑叫她的咒语。

    晦涩难懂的字符从宁晞的嘴里念了出来,一道道金光也随着宁晞的念咒而开始围绕着宁晞闪烁。

    金光出现的地方那些死气都是有些害怕的四处躲避。

    小黑看见宁晞四周的死气都消失了,猫脸上闪过一丝满意:“宁宁,试着把碧落弄进包围圈里。”

    宁晞照着小黑说的做。

    她放空了自己的思绪,很快金光的位置就扩大了开来,将已经伤痕累累的碧落包裹在了金光里。

    小屋里,陆苍黎和陆苍雪看着水凝镜里的围绕在宁晞周身的金光,两人都是沉默不说话。

    穹月看了一眼自己的两个舅舅,眼底的惊骇掩都掩不住。

    “不是吧?为什么宁宁的身上会有金光?”

    金光是神族的象征啊,为什么宁晞的身上会散发出神族才有的金光?

    陆苍黎的目光深邃的盯着水凝镜。

    其实他一早就怀疑宁晞的身份了,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起。

    但是即使观察到了现在,陆苍黎也不觉得宁晞会是神族。

    “不,不是神族。”

    陆苍雪斩钉截铁的说道。

    穹月的目光转移到了陆苍雪的脸上:“小舅舅,你怎么知道?”

    陆苍雪刚要回答,陆苍黎的声音就已经响起:“她的脖子上有什么东西。”

    穹月朝着水凝镜里看了过去。

    这才看见原来围绕着宁晞和碧落身边的金光竟然都是从宁晞的脖子处出来了。

    可是他跟宁晞相处了这么久,从来没有看见过宁晞的脖子上有戴什么东西的。

    “那里是什么?”

    屋子里没人回答穹月的问题。

    公寓里的死气渐渐的消退了下去。

    宁晞没有停止念咒语,但是心里却还是松了一口气。

    碧落在身上的疼痛减弱的时候就拿出了鲛珠开始治疗自己的伤势。

    几分钟之后,屋子里恢复了正常。

    宁晞停止念咒语,看向碧落问道;“你怎么样?”

    碧落身上的伤口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虽然还是有绿色的汁液黏在了身上,但是看起来却是不怎么严重了。

    碧落点了点头:“没事。”

    对于让碧落受伤的事情,宁晞有点不好意思:“抱歉,让你受伤了。”

    碧落温柔的笑了笑:“要说抱歉也是我,是我要跟出来的。”

    宁晞正要说什么,小黑却是说话了:“看那里。”

    宁晞和碧落朝着小黑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一团黑色的雾气在地上凝结成了一个人的形状,但是那个“人”又十分的奇怪,看起来手脚扭曲,头整个都瘪下去了。

    “那是死者残留下来的戾气。”小黑跳下了宁晞的怀抱,朝着那团黑气走近了几步,最后得出结论。

    宁晞也靠了过去:“那死在这里的人,果然是被妖族杀的?”

    如果一个人是正常死亡的话——即是说自杀,或者他杀,反正只要是被同类杀了的话,就为正常死亡,他死去的地方只会还有一阵的死气围绕,有些人阳气弱的话进来可能会看见死者还未消散的魂魄。

    但是现在那个人死去了,他陈尸的地方有这么浓重的死灵力,那就说明这个人不是正常死亡,杀害他的,肯定是其他种族的人。

    那个人死的心有不甘,所以才会在这里聚集了这么重的死灵力。

    “不能够确定,这么浓重的死灵力,看样子死者死前受了不少的折磨。”小黑说着这些,眼底的情绪丝毫不露,宁晞奇怪的看了小黑一眼,觉得有些奇怪。

    若是以往出了这样的事情,小黑应该会拼命的让她去调查把幕后的人揪出来才对,但是今天小黑太过于平静了。

    “走吧,这件事我们管不了。”宁晞还在奇怪的时候,小黑却是出声说道。

    宁晞一愣,下意识的问道:“为什么管不了?”

    小黑看了宁晞一眼,脚下一个用力就重新回到了宁晞的怀抱里,却是安静的卧了下去没有说话。

    宁晞有些好奇,但是最终还是选择听小黑的话,带着碧落离开了公寓。

    大雨依旧还在下,且丝毫没有要减弱的趋势。

    出门的时候小黑抬头看了一眼天色,眼底闪过一抹极快的厉光。

    碧落捕捉到了这一道光,但是他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安静的跟在宁晞的身后离开。

    宁晞起初虽然还很疑惑,但是很快就把这疑惑抛在脑后了。

    从小到大她都很听小黑的话,对于小黑她绝对的信任,既然小黑不让她管,那她绝对不会多管。

    想通了这一点,宁晞就觉得心情又好了起来。

    想到好不容易带碧落出来一趟竟然还害人家受了伤,宁晞想着就要请碧落吃一顿好的弥补一下他受伤的小心脏。

    “你可以吃人类的东西吗?”

    去餐厅之前宁晞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碧落笑了笑:“当然可以,其实我有一次还曾经吃到了一个上了岸的鲛人给我带的巧克力,味道还不错。”

    宁晞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我请你吃大餐。”

    宁晞自顾自的开心起来,忽略了碧落提起那个上了岸的鲛人的时候眼底闪过的悲伤。

    小黑看了碧落一眼,最后什么都没有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