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入梦
    宁晞这个月已经发了一次工资,身上还算是有点小钱,想着人家碧落第一次吃人族的大餐,抉择了一番之后就选择带着碧落去吃自助了。

    毕竟鲛人生活在海里,相比吃海鲜的时间也多。

    到了店里的时候,碧落看见那些花样海鲜果然很是高兴,宁晞庆幸自己的抉择没有错,登时也高兴起来。

    两人一猫吃了一顿好的,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七点钟左右了。

    宁晞才一收伞,穹月就已经从别墅里跑了出来,委屈着一张狼脸,十分不爽的样子:“宁宁,你们今天去哪了?为什么都不等我回来啊。”

    宁晞把伞递给了碧落,摸了摸穹月顺滑的毛发:“我们出门的时候你已经出门了呀,下次再带你去吧。”

    穹月不乐意的哼哼了两声,然后就看向碧落:“碧落你长出腿来啦?”

    宁晞:……????碧落笑了笑:“是啊,下雨天就能长出腿来。”

    穹月露出了一个很是惊讶的表情:“那你真的厉害,对了,我主人和舅舅他们现在不在家哦,我们赶紧进去吧。”

    宁晞笑了笑,将穹月放下来,赶紧带着碧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去。

    陆苍黎不喜欢很多人围绕在别墅里,所以大部分的时候别墅里佣人都是各忙各的,不会在别墅里走来走去,宁晞特意观察过,一般只有在饭点的时候别墅里才会有佣人,而且小黑特意侦查过,别墅里并没有摄像头监控,所以宁晞才敢大大咧咧的带着碧落进出。

    外头的雨还在下个不停,宁晞站在窗外看了一会雨,等到碧落从浴室里出来了,才进去洗澡。

    其实看过了碧落变身成为人的样子之后宁晞觉得和碧落住在一个房间里还是又些怪怪的,但是想了想其实也就没什么了。

    小黑变身也是一个大帅哥的,她还抱着小黑睡觉的。

    都不是同族,她是在瞎想些什么呢。

    一个周末很快就过去,这个周末过完之后,宁晞在尊陵,竟然也已经上了整整一个月的班了。

    这天宁晞投喂好了两个大爷自己去食堂吃饭的时候,食堂的阿姨还给她了一份刚做好的热腾腾的蛋糕。

    宁晞瞬间泪目。

    真的是很久没有人对她这样好了。

    吃完午饭回到办公室的时候,穹月和小黑的午休也也已经结束,两人正在打游戏。

    这台游戏机是早上总经理陆苍雪送过来的,手柄射击游戏,对于两个只有爪子的生物来说,这款游戏真的是他们唯一可以玩的游戏了。

    宁晞看着两人玩了一会,觉得有些困就在两人旁边的毯子上坐下,靠着墙壁打起了盹。

    小黑看了已经闭上眼睛的宁晞一眼,觉得有些怪异的皱起了眉头。

    他扭动手柄的手也停了下来,游戏里的人物也因为他的停止操作而停止了躲避,直接被怪物打死了。

    穹月看见小黑死了,怪叫了一句,随后没多久他的人物也死了。

    整个游戏屏幕一片黑暗。

    这是一个双人合作的游戏,如果一方死掉了,另一方基本上不可能单枪匹马的过关。

    穹月有些生气,看着小黑没好气的道:“你干嘛呢,打游戏还分心啊,我们都死了。”

    小黑却是没有回答他,只是盯着已经睡熟了的宁晞看的出神。

    穹月甩了甩尾巴:“你看宁宁干什么?宁宁都睡着了,你别吵醒她。”

    小黑白了穹月一眼:“你跟着她这么久,什么时候见她睡过午觉?”

    穹月一愣。

    小黑这么一说的话,还的确是有古怪。

    他从来没有见过宁晞中午睡觉的。

    小黑沉吟了一会,开口道:“宁宁之前因为做噩梦的原因,每天基本上是不困就不会睡觉,她中午的时候从来不会休息。”

    可是现在,宁晞却是睡着了。

    穹月的目光落在了宁晞的身上,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心底就涌起了一股心虚。

    心虚?

    穹月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身正要走的时候,就听见明明已经睡着了的宁晞忽然爆发出了一股瘆人的尖叫。

    再度坠入黑暗之中的时候,宁晞已经习惯性的开始发起抖来。

    她最近做梦做的太频繁了。

    这不是一个好预兆。

    宁晞睁开眼睛,还是那个熟悉的树林。

    只不过这一次,宁晞可以感知到四周浓郁的死气。

    奇怪的是,这一次再度接触死气,宁晞却没有上次在杀人现场感受到的那种刺痛感。

    “是因为在梦里感觉不到痛吗?”宁晞喃喃的说了一句。

    然而她的话音才一落下,身后就传来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息让宁晞下意识就想跑。

    数缕黑发忽然从宁晞的背后冒了出来,如同闪电一般飞快的缠绕上了宁晞的手脚。

    宁晞在那一瞬间只感觉到了绝望。

    “你已经接触过死灵力了?”熟悉的女音这次虽然没有发出森冷的语调,但是宁晞却还是听得出来。

    那是梦魇神婆的声音。

    “你是梦魇神婆吧?”宁晞没敢回头去看,但是想起了上次小黑说的话,鼓起勇气开口问道。

    “哦?你知道我的身份了?有人告诉了你?”梦魇神婆没有否认,倒是很有兴趣的开口问了句。

    宁晞心里咯噔一声。

    她没有想到一直在自己梦里的人,竟然真的是小黑说的那个由魔族修炼成神,又由神族堕入魔道的人。

    传说中的堕神,每天都要承受千万倍的苦楚。

    “你为什么一直出现在我的梦里?”对于梦魇神婆每天承受了多大的苦楚,宁晞并不在意,她在意的是,为什么梦魇神婆一直缠着她。

    “呵……这个问题,你以后就会知道了,去告诉让你来见我的那个人,如果他能够给出我满意的条件的话,我答应他的要求。”

    宁晞正奇怪着梦魇神婆说的那个人是谁,缠在她身上的头发忽然就变成了吐着蛇信子的蛇,看着五彩斑斓的蛇在自己的身上扭来扭去,眼看就要爬到她的脸上来,宁晞再也控制不住尖叫了起来。

    “啊——”

    宁晞的这一声尖叫直接把整个董事长办的人都吵醒了。

    陆苍黎一向喜欢安静,整个董事长办的建筑材料都是使用的最隔音的材料,一般来说,即使有人在董事长的办公室里大声唱青藏高原,那也是没有人听得见的。

    但是宁晞的尖叫却是直直的透了出去。

    可想而知宁晞的那一声到底有多震撼。

    “宁宁,你快醒醒啊!”宁晞朦朦胧胧的回神的时候,就听见穹月和小黑的声音,带着焦急的呼喊着她。

    宁晞一怔。

    忽然就睁开了眼睛。

    然后她几句看见小黑和穹月趴在她的腿上,脸上的忧色毫不掩饰。

    宁晞忽然就笑了笑:“我没事了。”

    虽然刚才的梦还是让她浑身都在发抖,那种被蛇缠上的感觉犹如实质一般,但是看见两个小团子这么忧心自己的样子,宁晞真的是不想让他们再担心。

    “怎么了?”

    穹月和小黑还来不及说话,休息室的门口,陆苍黎和陆苍雪的身影就出现了。

    问出那一声的是陆苍黎,他看向宁晞,清冷的目光中带着一点焦虑。

    宁晞没有发现,她只是觉得有点囧迫。

    “我没事,不好意思吵到你们了。”宁晞还不知道自己那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已经通过董事长办传遍了整个公司,只以为陆苍黎他们兄弟俩是在外面谈事情,不小心听见了。

    陆苍黎摇了摇头,看了穹月一眼,好看的眉头微微拧起:“嗯。”

    然后陆苍黎就离开了。

    陆苍雪盯着宁晞的神色也不像是之前那么冷淡,他挥了挥手对穹月道:“来小舅舅这里。”

    穹月看了宁晞一眼,宁晞冲他笑了笑:“我没事,你去吧。”

    穹月这才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休息室的门被关上,小黑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

    “是不是有人故意让你入梦的?”小黑咬牙切齿的道。

    宁晞惊讶于小黑居然发现了,但是一想到自己在小黑的身边是不会做噩梦的,这样一想也就释然了。

    “嗯,梦魇神婆让我去跟那个人说,只要他可以出的起条件,她就会满足他的要求。”

    小黑一声冷哼。

    “居然敢利用你!”

    宁晞笑了笑:“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既然是他们要见梦魇神婆,而且好像是有求于梦魇神婆的样子,那到时候他们肯定会来找我的,到时候小黑记得帮我揍他们一顿。”

    看见宁晞惨白着一张脸还强装无所谓的样子,小黑气的胡须都要飞起来。

    只有他知道宁晞到底有多怕去那个梦里,可是竟然还有人敢设计让她入梦,真的是无耻!

    “放心,到时候我一定揍的他找不着北。”小黑龇牙露出了一个超级凶的表情。

    宁晞笑了笑:“嗯。”

    另一边穹月跟着陆苍雪出去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总经理办公室。

    陆苍黎已经坐在了他办公室的沙发上,看见陆苍雪和穹月进来的时候,陆苍黎淡淡的抬眼看了陆苍雪一眼。

    明明是很平淡的一眼,但是陆苍雪却是从中感觉到了无比巨大的压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