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悬而未决的家事
    陆苍雪抱着穹月到一边坐下。

    穹月感受到了一股无与伦比的压力在房间里蔓延,顿时乖巧的缩着身子窝在一边的摊子上不敢乱动弹。

    陆苍黎盯着陆苍雪看了一会,最后才道:“没那个必要。”

    他这话说的没头没尾,但是陆苍雪却是知道他话里的意思。

    陆苍雪笑了笑,斜眼看了一眼乖巧的穹月,抬眼看着陆苍黎道:“是没有那个必要找到梦魇神婆,还是没有那个必要利用那个女孩找到梦魇神婆?”

    陆苍黎皱了皱眉。

    在他看来,这就是同样的一件事情。

    “如果要找她,我会自己找。”????陆苍雪挑眉,“哥,你变了。”

    说完生怕陆苍黎听不懂似的又加了一句:“哥,为了报仇,你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关注过别人了。”

    说着陆苍雪竟然忽然湿了眼眶。

    陆苍黎一怔,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穹月看见陆苍雪竟然哭了,也泪眼汪汪起来。

    陆苍黎看着忽然就陷入了悲伤的两个人,顿时伸手拧了拧眉心。

    “好了,去给宁晞道个歉,我们是有求于她。”

    陆苍雪登时破涕为笑。

    他从林程那里知道了关于梦魇神婆的消息,第一时间就想要去找宁晞了,但是却被林程给拦了下来。

    林程说是陆苍黎不让去找宁晞,陆苍雪就知道了原因。

    他这个哥哥从来不屑于去利用一个女人,也不屑于去试探一个女人,可以说只要是女人的事情,他哥哥都不想管。

    所以说即使现在知道宁晞的身上很可能就存着梦魇神婆的消息,他哥哥也不愿意去试探。

    当然,他也不屑于直接去问。

    因为即使问出来了,他哥哥也不可能直接去开口求宁晞一个女人帮忙。

    所以这个恶人,只能是陆苍雪来做。

    虽然他也看见了,宁晞和梦魇神婆只能在梦里交流,而且梦魇神婆对于宁晞来说,是一个不好的存在。

    但是那只是在梦里。

    如果宁晞受一点精神上的苦楚就能让他的哥哥的沉疴不治而愈,那他就来做这个恶人吧。

    这样想着,陆苍雪的动作就麻利了起来。

    “穹月我们走,去给宁晞道歉。”

    穹月站起身来,看着这还是第一次去道歉也道的这么开心的陆苍雪,只觉得这个世界真的是发生变化了。

    不过这其实也在意料之中,他的小舅舅为了主人,当然是什么都肯做的。

    一人一狼来到董事长办公室的时候,宁晞正在接电话。

    电话是凌菲打过来的。

    她说今天去上班的时候被宁城和赵艳给堵了。

    “他们堵你干什么?”宁晞的声音冷的几乎可以结冰渣子。

    那头凌菲尴尬的笑了笑:“他们好像是因为找不到你,所以就找学校要了我的联系方式和工作单位。”

    在答辩之前凌菲的新工作单位已经确定了下来,在一家外企人力资源里面工作,因为以后要寄毕业证的事情,所以当初凌菲填的都是可以找得到她的。

    没有想到赵艳他们那么丧心病狂,找不到她了竟然就找到了凌菲那里去。

    宁晞不愿意麻烦自己的好友,也不愿意让自己的舅舅舅母给她的生活造成困扰,只好道:“你把我现在的电话给他们。”

    宁晞已经换成了公司统一用的号码,这件事情也只有凌菲知道。

    学校都是不知道的。

    因为宁晞的毕业证已经拿到了,而自己工作的地方学校又是知道的,到时候她的证书会直接送到这里。

    宁晞原本以为只要自己表现的狠心一点,舅舅舅母应该就懂那个意思,可是现在看来,他们并不懂。

    但凡宁城和赵艳对她好一点,其实她也不会做到如此地步。

    “对不起小晞,其实我也不想告诉你这件事情的,但是他们已经来我公司好几次了,在公司里闹起来我也不好做人。”

    宁晞自然是懂的,凌菲如果不是无可奈何也不会找到自己这里来,毕竟这么多年的同学,她家里是什么情况凌菲是再清楚不过的。

    “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才对,没事了,你让他们直接找我就行,你好好工作。”

    凌菲笑了笑,两人又聊了几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电话一挂断,宁晞脸上的笑容就全部消失不见。

    “宁宁,你怎么了?”穹月这还是第一次在宁晞的脸上看见这样冰冷的神色,顿时又些担心的问道。

    宁晞才发现陆苍雪和穹月已经回到了办公室,脸上顿时有些窘迫。

    “咳……没事,就是家里出了点事。”

    穹月扭头看了陆苍雪一眼,陆苍雪对他轻轻的摇了摇头。

    穹月就忍下了到了嘴边的话。

    下班的时候宁晞原本准备先去找宁城和赵艳一趟,但是临出门的时候,却又被魏红给拦住了。

    宁晞的眉头皱起,看着魏红脸上没有了上次礼貌的微笑:“请问有什么事吗?”

    魏红是个只要能够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虽然她觉得宁晞贼不识抬举,但是却也不会直接撕破脸,毕竟她还有事要她帮忙。

    “上次我跟你说的关于你舅母的事情……”

    宁晞不耐烦的转身就走。

    大概真的是她这么多年表现的都太脾气和软了,现在居然什么人都敢上来踩一脚。

    魏红没想到这次宁晞这么不给面子,顿时脸上很不好看,说话的语气也就冲了一些:“你就不怕我下次直接放他们进来吗?你有那样的亲戚,就不怕全公司的人笑话吗?”

    宁晞直接被魏红这话给气笑了。

    “魏小姐,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竟然直接去做了保安的工作,前台的义务是让每一位到公司来的人都能够得到好的招待,我想我的舅舅舅母他们和我们公司还扯不上联系,阻拦他们也不是你的义务,既然你上次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之后,现在又来要挟我什么呢?”

    “而且我从来不认为我欠了魏小姐你什么东西?请你不要给自己加戏了好吗?”

    宁晞犀利十足的说完了这两句,就带着小黑直接离开公司了。

    魏红在后面气的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她在公司做前台的时间虽然不久,但是因为她长得漂亮,跟一些主管经理也算是有些交情,这么久了她在公司里还真的没有受过这种待遇。

    落差大的魏红脸上的妆都炸裂了。

    “宁晞,你好的很,真的是好的很!”

    对于魏红这种只考虑自己利益的人来说,宁晞直接不给她面子的这个举动实实在在的触碰到了她的敏感神经。

    对于宁晞,她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要拿来利用的心思了,她现在满心思想着的,都是怎么让她从公司里滚出去。

    常言道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

    在尊陵,魏红就是红果果的小人的代表。

    宁晞回了别墅之后,就坐在房间里发呆。

    小黑照例沉睡了一会之后,醒来看见宁晞还保持着他沉睡之前的姿势,甩着灵活的尾巴走了过来。

    “上次你舅母他们来找过你了?”上次宁晞和赵艳撕破脸的时候小黑因为力量耗尽陷入了沉睡,对于这些他还不知道。

    后来宁晞也忘记去和他讲。

    “嗯。”

    宁晞把上次赵艳在楼下的所作所为说了,小黑听完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反应,只是用爪子挠了挠地面,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声音。

    宁晞拧起了眉头。

    这种声音十分的刺耳,她只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等你舅母打电话来,看他们想要什么,宁宁,我教过你,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宁晞浑身一震。

    小黑这话的意思就是,彻底不认舅舅舅母这一门亲了。

    “他们毕竟把我养大……”说到底宁晞其实还是有些心软。

    即使现在舅舅舅母的所作所为已经踩到了她的底线。

    小黑冷笑了一声:“该还的你已经还给他们了,别忘了,你现在所学到的东西,除了是我教的,还有就是你自己在学校,在社会上学到的,他们教会你的,大概只有怎么去刻薄的对别人。”

    宁晞沉默。

    “按我说的去做,不然我就亲自出手解决这个问题。”

    宁晞浑身一抖。

    小黑的语气太过让人毛骨悚然,她浑身竟然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如果舅舅舅母的事情让小黑来处置的话,那么舅舅舅母一家绝对是没有好日子过的,要知道小黑会的东西,都太过匪夷所思了。

    “我知道了。”宁晞终于有了决定。

    “叩叩叩……”

    敲门声响起,宁晞有点慢半拍的反应过来,确定了是自己房间的敲门声之后才去开门。

    门外是经常在前一栋别墅里伺候的一个佣人妈妈。

    “主子请宁小姐去一趟。”见到宁晞出来开门,佣人妈妈轻声道。

    “哦,好的,我这就去。”宁晞有些奇怪的和小黑对视了一眼,最后抱上了小黑朝着前面的别墅去了。

    这两栋联体别墅前后装修的差别并不大,可以说整个大厅都是一摸一样的,宁晞到了前面别墅的时候,都有一种其实自己还在后一栋别墅的错觉。

    陆苍雪抱着穹月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