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身份大揭秘
    看见宁晞过来,陆苍雪和穹月都是站了起来,忽然对着宁晞弯腰行了一个九十度的礼。

    宁晞一怔,有些受宠若惊的赶紧跳开避开了他们的礼。

    “总经理,你们这是干什么?我受不起这么大的礼啊。”

    宁晞把小黑放下,赶紧走过去虚扶了陆苍雪一把。

    真的上手扶那自然是不可能的,毕竟人家是总经理,她如果直接上去就动手的话也太轻浮了些。

    陆苍雪没有理会宁晞的话,弯腰直直的行了一个全礼之后,才直起身体,看向宁晞道:“我和穹月,是来跟你道歉的。”

    道歉?

    宁晞有些奇怪的看了小黑一眼,小黑已经跳去了沙发上坐下,听到了这话一双猫眼里满是不屑。????显然是已经知道了他们所谓的道歉的内容。

    宁晞顿时更加奇怪了。

    “总经理……你为什么要跟我道歉?”她身上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吧?

    什么事情能够让尊陵集团的总经理亲自来跟自己道歉?

    宁晞想了想,毫无头绪。

    陆苍雪笑了笑:“今天你做的那个梦……”

    宁晞瞪大了眼睛。

    大厅的气氛顿时变的有些诡异。

    噔噔噔……

    脚步声忽然响起,宁晞抬头看去,却见陆苍黎一身清冷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陆苍雪看见他下来顿时皱眉:“哥……”

    宁晞又是一惊。

    外界传闻是说尊陵集团的总经理和董事长是兄弟关系,但是却从来没有人敢肯定的说过,宁晞一直也以为两人的名字比较相像而已,但是却也从来没往那方面想过。

    再说了穹月叫陆苍雪叫的小舅舅,叫的陆苍黎却是叫主人的。

    听凤鸢鸢的意思,穹月肯定还有一个大舅舅的。

    难不成……

    宁晞的目光落去了陆苍黎的身上,带着一股莫名的惊悚。

    陆苍黎淡淡的扫了宁晞一眼,迈着大长腿走到了客厅沙发上坐下,抬头看向宁晞道:“坐。”

    宁晞傻愣愣的坐下。

    小黑纵身跳到了宁晞的腿上坐下,不待他们说话就率先开口:“你们是月见狼一族吧?”

    小黑这话一出口,大厅里瞬间更安静了。

    有一种压抑的感觉忽然就蔓延开来,宁晞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开始有些困难。

    小黑感觉到了宁晞身体的僵硬,用爪子拍了拍宁晞的腿,再度开口道:“妖族出了事情?你们月见狼族才会来到人界?万万年前的种族大战结束之后,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所有种族都是不允许进入人界的。”

    小黑现在说的话宁晞一句都听不懂,但是月见狼这个种族,就已经让她足够惊讶了。

    传说中月见狼是妖族的统帅,每一位妖王都是从月见狼族中诞生的。

    正因为妖王是从狼妖一族中诞生的,所以狼妖在妖界中的地位非常之高。

    宁晞忽然就想起了留白。

    小黑曾经认出了留白是雪狼一族。

    雪狼族是月见狼族的守护狼族,是世代守护月见狼族的忠仆。

    宁晞只觉得自己的认知开始有点颠覆了。

    如果陆苍黎他们真的是月见狼一族,那么尊陵很有可能就是一个妖窝。

    ……

    妖窝!

    宁晞忽然就瑟缩了一下。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脑袋里第一个冒出来的竟然是魏红。

    也不知道魏红那样的人会是什么妖怪。

    但是如果魏红是妖怪的话,应该不会是那个性格,毕竟尊陵里面,宁晞还真的是没有看见过像她那样的。

    “我们是月见狼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陆苍黎忽然开口回了小黑的那句问话。

    小黑背后的尾巴忽然就竖了起来,他整个身子都弓了起来,声音冰冷毫无温度:“月见九歌是你们什么人?”

    陆苍雪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没有想到小黑竟然连月见九歌都知道。

    甚至听他这话的意思,应该还跟月见九歌有一番纠缠才对。

    “她是我们的祖母。”陆苍黎倒是没有多惊讶,小黑问什么他就答什么。

    祖母?

    宁晞有些诡异的看了陆苍黎他们一眼。

    她记得上次小黑说过月见九歌应该是月见族老祖宗一样的人,那这一群跟月见九歌只隔了两辈的人,都是多少岁的老古董了?

    陆苍黎的目光忽然一转,直勾勾的对上了宁晞那诡异的目光,宁晞一愣,看着他那深不见底的眼睛,只觉得有些窘迫。

    次噢,明明现在是他们在揭老底,为什么宁晞总有一种十分不安像是要入狼口的感觉?

    “原来你们真的是月见九歌的后代,哈,那个老妖婆现在怎么样了?”小黑的身体放松下来,扭头拍了一下宁晞放在膝盖上的爪子,宁晞秒懂,开始给小黑梳毛。

    陆苍雪和陆苍黎:……

    穹月冲小黑龇了龇牙,不爽的道:“小黑,不要这么说我的太婆呐。”

    小黑:……

    “谁特么给你的权利叫我叫小黑了!”

    穹月顿时委屈的朝着宁晞看了过去。

    宁晞接触到了穹月的目光,顿时下意识的挺直了脊背,想要去给穹月求情,不过她的话还没有开口,小黑就凉飕飕的堵了一句过来:“你想要给他求情?宁宁,谁才是你的父老乡亲?”

    宁晞:……

    那必须是您老人家啊。

    宁晞识相的不开口了。

    穹月顿时就蔫了。

    “好了,我不说这个了,你们妖族到底出了什么事?”小黑大概觉得热场子也热的差不多了,顿时进入主题的问道。

    穹月一听这话也不再耍宝,瞬间就严肃了起来。

    他从陆苍雪的身上跳下来,跑到了宁晞的另一条腿上窝着,看着宁晞可怜兮兮的道:“宁宁,你要帮帮我们,我舅舅他好惨。”

    陆苍黎额上的青筋没忍住跳了跳。

    他几乎是用了全身的力量才阻止了自己想要去一把把穹月揪回来的冲动,只是暗戳戳的给穹月飞了一个眼刀。

    小子,你口中那个很惨的是谁啊——

    穹月成功接收到了眼刀,浑身抖了抖之后硬生生的开始忽略自己舅舅的目光。

    小舅舅告诉过他,要把舅舅说的很惨才能够让宁晞帮助他们,不然的话舅舅的伤就好不了了。

    他这可是在很认真的完成任务。

    宁晞的目光落去了陆苍黎的身上。

    她从来没有想过像陆苍黎这样的人,竟然会是月见狼族。

    不过想想也是,大概也只有曾经妖族的王者,才会有这样的风范。

    只不过现在……

    用现在很流行的一句歌词来说,就是:他曾经是个王者,后来他……不知道怎么了。

    “宁小姐,在我们和你说我们月见狼族的事情之前,我有一个请求。”陆苍雪其实一直都在酝酿着这件事情,现在看见气氛都差不多了,就开口说道。

    他知道这种求人的事情自家哥哥是不可能开口的,穹月那个小家伙做助攻还行,真的要让他去解释这件事情的话,他也解释不清楚,为了自家哥哥可以恢复,他只能自己上了。

    宁晞抬眼看向陆苍雪。

    小黑已经大致猜到了是什么事情,他看向宁晞,十分霸气的开口道:“宁宁,如果你不愿意,谁也逼不了你。”

    宁晞心里只觉得一阵温暖,摸了摸小黑柔顺的脊背,应了一声好。

    然后她才抬头看向陆苍雪:“请说。”

    陆苍雪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组织语言,过了一会才道:“从离开妖界之日起,我们就一直在找寻梦魇神婆的下落,我哥哥在离开妖界之时为了保护我们,受了很严重的伤。”

    陆苍雪才说了一个开头,宁晞就知道他们要求的是什么事了。

    梦魇神婆当时也说了,如果他们能够给出合适的东西,她会答应。

    宁晞的身体已经开始发起抖来。

    她的身体对于梦魇神婆,有着生理性的恐惧。

    小黑将自己的身体变化成了豹子大小,伸出了两个前爪将宁晞抱住了。

    穹月将自己缩成一团窝在宁晞的怀里,尽力给宁晞温暖。

    陆苍雪知道宁晞现在的状态不太好,但是他却不好直接中止,话都已经说出了口,自然是不好分两次说的。

    “我们有求于梦魇神婆,所以希望通过你……”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宁晞就开口,声音虽然有些冷,但是却听不出有什么恼意:“她已经知道你们的目的了,她说只要你们可以给出她想要的东西,就会答应你们的条件。”

    陆苍雪一怔,随即脸上爆出了极大恶喜意。

    他看向陆苍黎,神色兴奋:“哥!你的伤有救了。”

    陆苍黎却是没有那么大的反应,他依旧是一脸清冷,仿佛那个受了重伤等待治愈的人并不是他。

    但是宁晞却还是注意到了陆苍黎放在膝盖上的手有一瞬间的握紧。

    看样子他也是很在意自己的伤的。

    “宁宁,谢谢你。”穹月虽然还小,但是却也知道很多事情。

    宁晞她明明就很怕那个神婆,但是却还是愿意为了他舅舅去跟神婆打交道。

    虽然说那个神婆也有要讲条件的意向,但是宁晞自己本人的愿意,才是最让他们应该感谢的。

    宁晞摸了摸他的脑袋,虽然脸色苍白,但是依旧温柔的笑了笑:“不用,谁让我们穹月这么可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