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小黑的离开
    宁晞也没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

    小黑很给力的帮忙问出了宁晞心底的疑问:“怎么的?你要穹月的干嘛?他还只是一个小奶娃呢。”

    梦魇神婆操控着宁晞露出了一个戏谑的表情:“要你管?明天一早过来找宁晞就行了。”

    说完宁晞就闭上了眼睛,慢慢的落在了床上。

    陆苍黎和陆苍雪对视了一眼。

    陆苍雪没忍住轻笑了一声,很自觉的直接走过去拎起穹月就准备去割毛。

    穹月拼命的挣扎了起来,“我不要,小舅舅你放开我!”

    陆苍黎迈开大长腿走了出去,对于穹月的挣扎视而不见。????对于月见狼来说,最稀有的毛就是颈后的一缕毛,但是其实说起来,最没用的应该就是颈后的一缕毛发。

    那缕毛发带着月见狼的气息,而且不管怎么折腾那缕毛发都气息都不会消散。

    总的来说其实也就是相当于一个定位器,而那缕毛发被割下之后,月见狼的脖颈处就会长出新的毛发,新长出来的毛发虽然不具备之前那一缕那样的功能,但是却也比那一缕更加的珍贵。

    在妖族,都说月见狼第一缕颈后的毛发是给父母的,因为那样父母就会随时知道自己孩子的位置,而后面长出来的美丽的毛发,是给自己妻子的。

    因为只有自己身上最为珍贵的东西,才配的上自己放在心头最重要的人。

    穹月的毛发很快就被割了下来。

    陆苍雪还十分贴心的给编成了一个小蝴蝶结。

    第二天一早宁晞收到这缕毛发的时候,眼角差点没有抽成羊癫疯。

    “咳……那什么我会好好收着的。”她和梦魇神婆只有在梦里才可以交流,所以那缕毛发自然是要放在她的身上的,到时候入梦之后梦魇神婆如果要拿走的话就可以直接拿走了。

    整个上午梦魇神婆都没有出现,宁晞试着入睡了几次也没有睡着,索性也就作罢了。

    昨晚身份都揭露了之后,穹月对于宁晞就更加的粘了,基本上是寸步不离的要跟着她,陆苍雪对于宁晞的好感也是空前攀升,一个总经理,早饭午饭都跑到董事长办公室里来蹭。

    下午下班的时候,宁晞直接坐上了陆苍雪的车。

    “以后你都跟我们一起。”陆苍雪和宁晞一起坐在后排,陆苍黎照旧坐在副驾,林程开车。

    关于林程,说起来宁晞也是接受了好久才接受原来他也是一个狼妖的事实。

    他是狼妖一族中的黑狼一族,和雪狼一族相同,都是月见狼族的守护狼族,且在狼族之中,黑狼一族的战斗力仅次于月见狼族。

    宁晞可以帮助陆苍黎的事情昨天晚上就已经传遍了整个狼族,林程对于宁晞的态度也是一百八十度大改变。

    虽然种族不同,但是狼族现在对于能够帮助自己的人当然是十分的尊重的。

    毕竟这年头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狼族遭遇了背叛一路逃到人界,能够帮助他们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狼族虽然是一个凶狠的种族,但是也是知道知恩图报的。

    宁晞对于他们狼族有恩,他们狼族的人就会尊敬她。

    林程的态度倒是没有让宁晞怎么样,事实上这件事和她本来也没有多大关系,只不过既然他们对她好,她自然也不会白受着。

    所以宁晞一找到机会,就会想办法睡觉。

    按照陆苍雪他们的着急程度来看,陆苍黎的伤应该是很严重了,所以早点开始治疗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之前上班的时候试了好多次都没有睡着,宁晞本来对这次也不抱希望,但是没有想到她才闭上眼睛,竟然就直接睡着了。

    车内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诡异。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宁晞的身上。

    小黑慢悠悠的晃着脑袋走去了陆苍雪的一边坐下。

    他似乎并不想和梦魇神婆接触。

    穹月还想着自己颈后的毛发,顿时也从宁晞的腿上起身,对于梦魇神婆这个人明显很是厌恶的样子。

    车内的温度降低了很多。

    一阵黑雾在宁晞的身上慢慢的凝结,最后显露出了一个雾气茫茫的轮廓。

    那是一个女人的轮廓,虽然看不清五官,但是却可以看得出来身材很是窈窕,按照人族的话来说,那就是很有料。

    林程把车子停在了路边。

    陆苍雪手一挥直接建立了一个结界。

    一道紫光一闪,整个车子都被包围了起来,瞬间从肉眼视线中隐匿了开去。

    “你的伤我已经想到办法了,你之前本来就受伤太重,现在又拖了许久,要治并没有那么容易,我也不能时时脱离她的梦出来给你治伤,这样,今后的三个月,你都和宁晞呆在一起,最好距离不要超过五米,我会想办法给你治疗的,为了不让有意外发生,我会在你们的身上种下姻缘链,一超出范围,姻缘链就会提醒你们。”

    梦魇神婆说完就消失不见了。

    宁晞随后也清醒了过来。

    只不过,她的脸色十分的古怪……以及抗拒。

    刚才梦魇神婆说的话车里的所有人都听见了,正是因为听的清清楚楚,他们都在沉默着,给不出反应。

    穹月神色古怪的看了宁晞又看了一眼自家舅舅,小声的问道:“距离不超过五米?那不是意味着宁宁要和我舅舅不离不弃三个月?一起睡觉一起洗……”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道冷冽的视线就落到了他的身上,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的穹月登时就不说话了。

    回到了别墅,宁晞正要回自己的房间,就被佣人告知她的东西已经都被收拾好放去陆苍黎的房间了。

    宁晞有些无语,还是决定面对一路逃避的问题。

    她扭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陆苍黎兄弟,不太好意思的道:“那个……其实也不需要……”

    “嗨,也没啥,就是呆在一起三个月嘛,没事,我们都在的,宁晞你也不要怕。”

    陆苍雪打断了宁晞的话,直接下了决定。

    宁晞:……

    “宁宁,你过来一下。”一路沉默不语的小黑忽然站起身子,纵身跳下了沙发,朝着别墅后门的走廊走过去。

    宁晞点头,冲着陆苍雪和陆苍黎点了点头,就跟在了小黑的身后走了过去。

    两栋别墅之间的走廊虽然并不十分宽阔,但是距离长,看起来其实很像是一座连接在两座巨山之间的沟壑。

    宁晞跟着小黑来到走廊的中央。

    小黑蹭的一下变成了墨楼珏的样子。

    宁晞已经有蛮长的时间没有看见墨楼珏了,顿时唇角一弯就准备来个笑。

    墨楼珏却是忽然上前一把拥住了宁晞。

    陷入温暖的怀抱里的时候,宁晞一怔,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其实这也不是墨楼珏第一次抱她了,以往的时候也不知道抱过多少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宁晞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墨楼珏的这一抱,似乎跟以往都不同。

    “宁宁,我打算离开一段时间。”

    轰——

    宁晞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

    她的眼眶瞬间就红了。

    “为什么?你要去哪里?我跟你一起去。”

    从记事开始,除了那一次小黑受伤陷入沉睡,宁晞把他放在了宠物店,宁晞还没有哪一次和小黑分开过。

    从小没有家人的宁晞对于小黑有一种完全离不开的依赖。

    墨楼珏拍了拍宁晞的后背,柔声说道:“宁宁,我不去哪里,你还记得陆苍黎的那间小木屋嘛?我要去那里闭关,那个地方适合我修炼养伤,我去那里闭关三个月,伤应该可以好个四分左右。这三个月刚好你待在陆苍黎的身边,只要他还想治伤,就一定会保护你。梦魇神婆和他达成了合作,现在晚上也不会去梦里折腾你了,宁宁,这是最好的时机。”

    “宁宁,你等我回来。”

    墨楼珏最后说了一句之后,就不再开口。

    宁晞却已经哭的不成样子:“我知道了。”

    她在小黑的面前一向是听话的,小黑叫她怎么做她就会怎么做,这么久以来的相依为命,宁晞是直接把小黑当作家人来看待的。

    她对于家人的渴望,是从有记忆以来的到现在一直的执念。

    墨楼珏拍了拍宁晞的头:“乖,我一定会回来接你的。”

    宁晞哽咽着点了点头。

    两人从长廊上回到别墅里的时候,陆苍黎和陆苍雪甚至是穹月都感觉到了宁晞的心情非常的失落。

    她的眼眶红的跟兔子一样,一看就是刚哭过。

    穹月凑到了宁晞的身前,小心的问道:“宁宁,你怎么了?”

    宁晞摇了摇头:“我没事。”

    穹月用前爪挠了挠头,他将无措的目光投向了自己的舅舅们。

    然而他的舅舅们却是摇摇头,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

    墨楼珏已经变回了小黑的样子,他跳上了宁晞的膝盖上,甩了甩尾巴轻声道:“我要去你们的那个小屋里呆三个月。”

    陆苍黎点了点头:“可以。”

    他说完扭头看了宁晞一眼,却见她的眼眶又红了起来。

    “这期间,就让梦魇神婆给你治伤吧,三个月后,我会回来,这段时间,宁宁酒交给你们照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