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小黑不在的日子
    当天晚上,小黑就独自离开了。

    宁晞虽然很是不舍,但是却也没有硬是要求小黑留下来或者自己跟着一起去。

    其实对于小黑,宁晞的服从性远远高于依赖性。

    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从小只有这一个人可以依赖,所以她温和的性格造就了她对于小黑的无条件服从性。

    宁晞在别墅门口送走了小黑之后,回到大厅里静坐了一会。

    陆苍雪他们就在大厅里处理了一下公司里的事情,穹月向来早睡,所以就窝在宁晞的身边已经睡熟了。

    宁晞自我调节了一会,好不容易从小黑离开的现实里走出来,一抬头就看见对面陆苍黎兄弟的目光都是落在自己的身上。

    陆苍黎依旧是一副清冷的样子。????陆苍雪则是有些兴致勃勃。

    兴致勃勃?

    宁晞一怔。

    忽然就想起了之前梦魇神婆说的事情,她的脸瞬间就红了。

    在接下来的三个月内她都要和陆苍黎“贴身”相处,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能超过五米。

    五米,那才多短的距离。

    洗澡怎么办?睡觉怎么办?

    梦魇神婆该不是在整她吧?

    “我不是在整你!”

    突兀的声音忽然响起,大厅里的人都是吓了一跳,连穹月都被吓醒了。

    “怎么了?”穹月睁开迷蒙的双眼,奇怪的问道:“谁在说话?”

    宁晞反应过来是梦魇神婆的声音,顿时问道:“你没整我为什么要那么说?”

    刚才梦魇神婆的声音大家也都听见了,宁晞也就没有压低声音。

    她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陆苍黎的目光忽然静静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陆苍雪则是看了自家老哥一眼,眼底带着看好戏的光。

    被人家姑娘嫌弃了,自家老哥也是蛮惨的。

    “我只能通过你的身体给治伤,你们不靠近,我怎么治?”梦魇神婆大概也是意识到了这件事情如果不解释清楚,治伤不会得到两人的配合,顿时开口道。

    梦魇神婆这个人虽然不着调,但是有一点好的就是和她合作是很让人放心的一件事情。

    只要她收了东西,自然就会尽心尽力完成合作。

    宁晞顿时没了声音。

    真要让她跟梦魇神婆呛声的话她还真的是不太敢,所以现在既然她都已经解释了,宁晞自然也是不可能一直纠缠下去的。

    “你们之间的姻缘链我已经下好了,三个月之后会自动解除,你们从今天晚上开始,就开始相处吧,我不能随时出来,但是一旦苏醒,我就会给你治伤。”

    她这话前半段是对宁晞说的,后半段就是对陆苍黎说的了。

    陆苍黎淡定的点头,一点都没有即将要跟一个女孩贴身相处三个月的紧张感。

    陆苍雪高兴的应了下来。

    大厅里很快就没有了声音,想必梦魇神婆已经消失了。

    宁晞忽然就觉得有些尴尬,想起之前说的她的东西已经被放去了陆苍黎的房间里,顿时想起碧落。

    “碧落他……”

    陆苍雪一脸了然:“你是说那个鲛人?他现在在别墅的泳池里,那个地方宽敞,他会喜欢的。”

    宁晞笑了笑:“谢谢。”

    陆苍雪摆了摆手:“没事,鲛人族和妖族虽然不是友族,但是我们狼妖一族对待鲛人还是抱着尊敬的心理的。”

    “额……好吧,那个现在时间也不早了,那个穹月也睡着了,我看……”宁晞憋的满脸通红,真让她叫陆苍黎去睡觉,宁晞还真的说不出来。

    好在陆苍黎也没有等宁晞先开口,宁晞支支吾吾说不出来的时候,陆苍黎已经站起身来:“走吧。”

    宁晞傻愣愣的应了一声好,伸手要去抱穹月,但是却扑了一个空。

    陆苍雪已经先她一步将穹月抱了起来:“穹月今天跟我睡吧,你们赶紧去休息吧,明天不是还要上班呢?”

    宁晞的脸已经红成了虾子。

    虽然她和陆苍黎不可能会发生点什么,但是真的到了孤男寡女共处的时候,宁晞还是觉得有些紧张。

    “走吧。”陆苍黎已经站在宁晞的身后等了好一会,见她还是没有动作,终于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宁晞点了点头,深呼吸了一口气,扭头跟着陆苍黎走了。

    陆苍雪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顿时笑了笑,伸手摸了摸穹月柔顺的毛发,兴趣十足的说道:“也许这两人经过这样的相处,说不定还能擦出些火花来呢。”

    穹月被摸的舒服,稀里糊涂的发出了一声轻咛。

    陆苍雪顿时噗嗤一笑。

    “这个家里,也就只有你还能这么舒服的睡着了。”

    宁晞跟着陆苍黎到了二楼。

    他们去的是上次宁晞去过一次的位于二楼角落的那个书房。

    进了书房之后,陆苍黎在书架上扭动了一下,占据了整面墙的书架就分开了,露出了一面一个宽敞的房间。

    房间很简单,迎面除了一张大床一个小茶几之外,就没有什么陈设了。

    “你先去洗澡吧,我在门口等你。”陆苍黎和宁晞之间一直保持了两米左右的距离,陆苍黎说这话的时候,宁晞胡乱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她的东西已经被放去了那个茶几上,想必是佣人不知道她的东西该放在哪里,所以就放在整个卧室里唯一可以放东西的地方了。

    宁晞走上去挑拣了几下,拿内衣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像做贼一样的飞快的拿起藏在自己的睡衣下面。

    做足了心理准备之后,宁晞才进入了浴室。

    陆苍黎的浴室很大,里面的东西也是少的可怜,就只有梳洗台上放了一些男士用品。

    宁晞只是匆匆打量了一眼就赶紧去放水洗澡了。

    尽力忽略了陆苍黎就在门外的事实,宁晞快速的洗了个澡穿好衣服就出来了。

    宁晞打开门的时候,陆苍黎就靠在浴室门一边的墙壁上,看见宁晞出来的时候,他一言不发的就走进了浴室。

    宁晞:……

    那个他们就这么交换着用浴室真的好吗?

    怎么总觉得这个行为略暧昧了?

    宁晞站在门口没有等很久,差不多十分钟左右,陆苍黎就已经一身水汽的走了出来。

    他一边拿着一条毛巾擦着自己的头发,一边朝着床边走了过去:“你睡那边吧。”

    宁晞瞪大了眼睛:“我们睡一张床吗?”

    正在擦头发的陆苍黎一边掀被子一边看了宁晞一眼:“不然你准备打地铺?”

    宁晞:……

    躺在柔软的床上的时候,宁晞还感觉这一天过的有点玄幻。

    小黑离开了,自己居然和陆苍黎躺在了一张床上。

    虽然两人之间的距离很宽,但是宁晞总觉得自己还是可以感觉得到有一种不属于自己的温度从另一边床传递到了自己的身上。

    宁晞翻了个身背对着陆苍黎,虽然觉得有些不习惯,但是大概是今天实在是太累了,没纠结一会就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身边的气息很快就稳定了下来,陆苍黎有些惊讶的扭头看了宁晞一眼。

    他没有想到她居然这么快就睡着了。

    原本还以为她是要翻来覆去到大半夜的。

    想不到她的适应能力还是挺强的。

    陆苍黎的唇角勾了勾,也闭上了眼睛。

    一夜很快过去,早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窗户里透进来的时候,宁晞睁开了眼睛。

    看到和自己的房间完全不同的环境时,宁晞先是一怔,随即才反应过来自己将来要和陆苍黎同居三个月了。

    宁晞扭头看了看,准备看陆苍黎是不是醒了,一扭头才发现陆苍黎已经靠在了枕头上,正拿着一本书在看。

    宁晞一愣,随即又些抱歉的笑了笑:“是不是我醒晚了?”

    陆苍黎的目光依旧锁定在书上,闻言只是摇摇头:“没有,起床洗漱吧。”

    宁晞点头,快速的找到了自己的衣服之后就去了浴室。

    陆苍黎照例靠在浴室的门口等待。

    等到宁晞出来之后,他才拿了衣服进去。

    没一会他就收拾好了西装革履的走了出来。

    宁晞对于陆苍黎每天都是一身西装已经免疫了,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黑白格子裙,宁晞有些诡异的看了一眼陆苍黎身上的手工黑西装。

    怎么瞧着有些像情侣装的样子。

    不过这诡异的感觉也就只是在宁晞的脑海里绕了一瞬。

    后来马上就消失无踪了。

    毕竟她跟陆苍黎八杆子都打不到一起去的存在,情侣什么的真的是想多了。

    两人一起下楼的时候,餐厅里陆苍雪和穹月已经在吃早餐了。

    看见宁晞下来,穹月迈着小短腿就跑了过来:“宁宁,你终于下来啦。”

    宁晞伸手将穹月抱了起来:“昨晚睡的好嘛?”

    穹月瘪了瘪嘴,刚要诉苦,陆苍雪却是比他更快的开口了:“一点都不好,这家伙晚上太闹腾了,今后他还是跟你们睡吧。”

    穹月瞪了自家小舅舅一眼,不爽的道:“是小舅舅打呼打严重了,吵的我睡不着!”

    陆苍雪顿时脸色就变了,黑着脸看向穹月,声音森冷:“我打呼?嗯?”

    穹月顿时将头塞进了宁晞的怀里,只留了一个垂着尾巴的屁股给陆苍雪。

    宁晞没忍住笑了笑。

    原本因为小黑不在的郁闷心情缓解了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