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去见小黑
    “宁小姐架子倒是蛮大的……”魏红一边走近,一边再度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说过的话。

    宁晞脸上原本还准备扬起的礼貌微笑慢慢的消融了下去:“魏小姐这话怎么说?”

    魏红看着宁晞板着一张脸的样子,顿时冷哼了一声。

    “我去找过宁小姐几次,每次都见不到人,看样子宁小姐是根本不愿意见我?”

    宁晞正要说话,手上抱着的穹月却是不耐烦的嚎叫了一声。

    魏红才看见被宁晞抱在手里的穹月,顿时一惊。

    她刚才自顾自的看着宁晞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受伤抱着的白团子。

    “董事长真的信任你啊,下班了竟然也让你带着他的宠物啊。”魏红阴阳怪气的开口说道。????其实这个时候她的心里是更愤恨的。

    大家都是差不多的新人,为什么她要跟一个大腹便便的老男人,而根本就没有她有风情的宁晞却直接进入了董办,不但每天工作轻松,还每天跟董事长总经理一起进出?

    一个女人的嫉妒心燃烧起来向来是很恐怖的,有的时候嫉妒心一旦开始燃烧,她们根本就不会考虑到别人,一心只觉得命运对自己不公,只会想到都是别人对不起自己,自己就是受害者。

    宁晞只觉得魏红这个人根本就是在无理取闹,即使脾气再好如她,她也不想再陪着魏红叽歪下去了,于是直接就冷着声音道:“魏小姐,我知道你到底想要我干什么,但是很抱歉,我只是一个特助,当初那件事我还是这么说,我早就和我舅母一家毫无瓜葛,你就算是当初放了她进来,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我也就是受点名誉损失而已,我不在乎这件事,魏小姐如果执意要拿这件事来威胁我帮助你做事,那恕我不能答应,我言尽于此,如果下次魏小姐还对我这么有敌意的话,那我只好求助于公司来解决这件事了。”

    宁晞虽然平日里表现的脾气很好的样子,但是小黑是一个暴脾气,就不可能养出一个脾气真的好的宁晞。

    她只是平日里有小黑在,所以对外界并不在意而已,但是现在小黑不在了,她自然是要自己保护自己。

    魏红没有想到宁晞这个人竟然会这么有脾气,顿时就怒了:“我说你——”

    她的话才刚开了一个头,却在看见从宁晞后边的门口转进来的那个人的时候硬生生的哽在了喉咙里。

    “董……董事长……”震惊不过一秒,魏红就用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变脸绝招,原本一副刻薄的表情在一瞬间如同潮水般褪去,随之换上了一副谄媚的面孔。

    宁晞第一次直接当着当事人的面翻了一个白眼。

    魏红和宁晞面对面,正好看见了,心里恼怒却是不敢在陆苍黎的面前表现出来,脸上只能维持着媚笑。

    陆苍黎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目光压根就没有从魏红的身上过,直接看向宁晞问道:“怎么这么久?”

    穹月差点没有笑出声来,他对着陆苍黎一顿嗷呜,叽哇了许久。

    魏红看的目瞪口呆。

    她压根听不懂穹月的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有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

    听穹月告完状,陆苍黎的目光终于落在了魏红的脸上。

    那道目光太过的冰冷,让魏红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似乎在一瞬间被冻结了。

    “职责所在,你如果真的要拿这件事来要挟,那你就直接走人吧。”陆苍黎冷声说完,伸手直接拉住宁晞的胳膊,带着宁晞就进了地下室。

    魏红被陆苍黎的话说的呆愣当场。

    她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在这一刻忽然觉得有点不够用。

    董事长那个话是什么意思?知道了自己拿宁晞舅母的事情来威胁宁晞了?

    可是为什么呢?董事长是怎么知道的?

    刚才那个狼的一番嚎叫?

    人可以听得懂狼的话的吗?还是说主人可以听得懂自己宠物的话的?

    有这样神奇的事情?她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魏红身后的电梯“叮咚——”的响了一声,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看见魏红傻站在门口,看了看四周没人顿时就抱了上去。

    “怎么了?不是叫你在车上等我的吗?怎么就直接站在电梯口了?不怕被人看见了?”

    男人的声音十分的猥琐,听起来就让人有一种想要打人的冲动。

    此刻魏红就有这种冲动,但是她的脸上却是带着一种讨好的笑:“哪里啊,我刚才下来正好碰见宁晞那个女人了,刚想要跟她说话,董事长却直接把她拉走了呢,董事长什么时候对一个特助也有这么好了?”

    男人压根没有把魏红的话放在心里,一只手已经从魏红的套装底下摸了进去,另一只手拉着魏红朝着地下室自己的车里走:“董事长也是男人嘛,哪里有男人不喜欢女人的,就算他喜欢上自己的特助了,那也是那个特助的本事,来来,我们走吧,赶紧去酒店里,不然一会我家那个母老虎要打电话来查岗了。”

    魏红心里暗暗鄙视这个尽想着偷吃却不肯为她做一点事的男人,但是身体却是顺从的任由他拿捏。两人推推搡搡的进了车库,没多久停在车库某处的车子就开始震动了起来,男人的喘息声和女人压抑的哭声慢慢的透了出来……

    宁晞坐在副驾上,第三十次拿眼角的余光去瞟正在开车的陆苍黎。

    陆苍黎戴着一双白色的丝绒手套,美好的手型完全被套在手套里,将原本就修长有力的手指凸显的更加的完美,甚至于在现在这种完全不暴露一丝皮肤的情况下,那双手竟然给宁晞一种诡异的性感的感觉。

    宁晞觉得自己绝对是疯了。

    看一个男人的手都能想入非非,这真的是要癫掉的节奏!

    “你在看什么?”宁晞第三十一次去看的时候,陆苍黎忽然出声了。

    宁晞“啊”了一声,有点被吓到了。

    还有什么比偷看别人还被人发现了更加尴尬的?

    穹月嘿嘿笑了两声,代替宁晞说道:“宁宁在看舅舅啊,舅舅长的很帅的说。”

    宁晞低下头,有一种被猪队友给卖了的感觉。

    “那个女人找过你很多次了?”陆苍黎没有管穹月的话,忽然问道。

    宁晞又是“啊”了一声。

    这次倒是又些歉疚的。

    “是不是影响了你了?对不起,我会找机会直接跟她说清楚的。”

    陆苍黎的洁癖宁晞是见过的,如果不是因为洁癖他也不会开个车都要戴手套,今天魏红竟然露出了那样看着就让人不舒服的表情去讨好陆苍黎,依照陆苍黎的性子,没有直接让魏红滚蛋就已经是很仁慈的了。

    陆苍黎忽然扭头看了宁晞一眼。

    那一眼,带着不解,带着诡异。

    宁晞有些懵。

    穹月笑了笑,用狼爪子挠了挠宁晞的手背,看好戏的道:“我舅舅那个眼神的意思是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搞错了?”

    哈?

    宁晞更加懵比了。

    陆苍黎看着宁晞瞪大一双眼睛,檀口微张,一副完全不知道现在出了什么事情的样子,眼里闪过一抹笑意。

    难得有好心情的解释:“我只是有洁癖,并不是有洁癖到看到恶心的人就会让我心情不好的地步。”

    宁晞:……

    所以陆苍黎这是在变相的说明魏红就是一个恶心的人是吧。

    不知道魏红如果知道自己拼命讨好的人对自己是这个印象之后,会不会哭。

    不过该说不说,宁晞此刻觉得十分的舒服。

    魏红讨好陆苍黎的样子实在是太碍眼了。

    车子稳稳的上了环城路。

    没过多久就一路到了小木屋。

    一阵紫色的光芒围绕着小木屋游动着。

    宁晞一下车,就感觉到了小木屋周围充沛的灵气。

    这个地方,的确是个养伤的好地方。

    两人一狼顺着小路走到了小木屋的门前,才一到门口,宁晞就感觉到了小黑猫的存在。

    宁晞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和小黑分离的越久,宁晞就觉得自己越孤独。

    她就越想他。

    “进去吧。”陆苍黎开口。

    宁晞点了点头,伸手把穹月放在了地上,轻轻的推开了木门。

    屋内,一只体型娇小的豹子蜷缩在半空中,一个紫色的光圈包围着他,宁晞可以看见点点滴滴的紫色珠点在慢慢的渗透进入豹子的体内。

    宁晞站着看了一会,忽然就笑了起来。

    穹月站在宁晞的脚边,看着宁晞一会要哭一会又笑的样子,只觉得奇怪,他用狼尾巴甩了甩陆苍黎的裤腿,在成功的吸引到了自家舅舅的注意力之后,伸长着脖子问道:“舅舅,宁宁这是怎么了?”

    陆苍黎用脚跟踢了一下穹月的屁股,轻声道:“你安静点。”

    穹月:……

    捂着屁股退后了几步之后,穹月才掀了掀眼皮赏了自家舅舅一个大白眼。

    多少年不踢他屁股了,他说错什么了忽然又开始踢他屁股了?

    在小木屋里呆了十来分钟,宁晞只是静静地看了小黑十分钟之后,就和陆苍黎带着穹月离开了。

    让陆苍黎陪着自己走一趟又等了这么久,宁晞颇有点不好意思,决定晚上回去的时候做顿好吃的感谢一下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